导言:1984年到1989年,在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场上,冒出一个千里之外取敌首级的狙击杀手,他几乎百发百中的冷枪让越军胆寒。

这位阻击手只是一个年仅22岁的“毛头小子”,外表羞涩腼腆,初次见到他的人,很难将他与“老山第一杀手”的外号联系起来。

1988年底,越军一条电报被我军捕捉:“本部队在1个月时间里,竟有31名官兵在侦查中伤亡,子弹均从头部或胸部穿过,估计是出自一人之手。”

这个消息让人有点儿怀疑,因为前线没有收到过这个消息。事后经过调查是某部8连向小平,用一支79式狙击步枪,31枪击毙30人,重伤1人。

消息属实,向小平这位普通的战士,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老山第一狙击杀手”。

军委领导对向小平提出了表扬,并授予他战斗英雄的光荣称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66年,向小平出生在四川南充,因为父亲是一名退伍军人,因此小时候他对军队就充满了向往。1968年,他的父亲转业带着全家人回到了四川省南充市南部县老家,当时的年代,没人能顾及揣着转业证明等待安置的人,他的父亲就带着转业证明回老家种田了。

向小平12岁时,父亲因病逝世,母亲经过别人介绍,带着六个孩子到了青海共和县,与一名地质勘探的工人结婚。

1984年12月,18岁的他高中毕业后如愿成了一名解放军战士。准星、缺口、目标,三点一线,对他有着特殊的吸引力。受他所在团的老团长——神枪手魏来国先进事迹的影响。

魏来国可是连开国上将许世友都佩服和赞赏的人,他是解放战争时期的神枪手,1946年在胶济铁路南泉车站以东兰格庄阻击战中,以125发子弹毙伤国民党军110人;次年在泰安战役的白马关阻击战中,领导全连连续击退数倍于我之敌的七次进攻,毙敌500余名,个人毙敌90余人。

在两次战斗中,魏来国用265发子弹,打死202个敌人,成为我军华东军区的人民英雄,荣获“山东射击英雄”称号。

老团长的传奇事迹,给了向小平巨大的鼓舞。

他在参军后的第一篇日记里写道:“我一定要像魏来国那样,做一名魏来国式的神枪手。”

为了练好手中的枪,向小平一不怕苦,二不怕累。在雪地里练瞄准,他一趴就是3个小时;为了练臂力,他在枪管上挂上砖头练瞄准。他早晨练,晚上练,练了卧姿练跪姿,练了跪姿练立姿,执着与苦练,使向小平成了一名弹无虚发的神枪手,每次实弹射击,他都是全连第一;在全团、全师的射击比赛中,他也是第一。

所以当部队收到去老山前线的命令时,就命令他改练最新型的79式狙击步枪。向小平也没有辜负部队的期望,1000米外的平射散布不超过一个苹果大小。战前训练时有一只雕在训练场上盘旋,射手们纷纷举枪射击却没有效果,结果向小平一枪就把它打了下来,好不得意。

1988年,向小平所在的部队开赴云南前线对越作战。上级指示——选派一名狙击手,到边境的39号阵地潜伏,进行狙击作战,用冷枪歼敌。这个人选,非向小平莫属。

39号高地,是一座怪石嶙峋的小山包,山上经过双方炮火轰炸数年,只剩下一些低矮植被,到处是敌我双方埋设的地雷。

快速熟悉环境后,向小平先后排除了60多颗地雷,并找到了7个观察点和11个射击点位。

在窄小的猫耳洞内,向小平无声地卧倒,双眼直盯着前方,等待敌人的出现。

为了寻找击毙目标,向小平需要像壁虎那样,一动不动地趴在那里好几个时辰,甚至是一整天。即使被虫子肆意叮咬,身躯早已被碎石失去知觉,他也只是专心地搜寻着目标。

不巧,那几天接连下雨,他在泥泞中潜伏了好几天,全身皮肤都被泥水泡得发白了。

数日之后,他终于等到了越军一支小队经过,眼见我军阵地迟迟没有行动,敌军变得肆无忌惮起来,他们趁机摸了上来,就在他们想要越境时,向小平一枪击毙了前哨。他一动不动,脑海里划过一个念头:

“这可是活生生的人啊……”

过了一会儿,观察手曾怀志推了他一下,干着嗓子说:“打死了,该、该回猫耳洞了。”向小平这才缓过神来,和曾怀志一起回去。快到洞口,这两人互相看了一眼,才发现两人的军装都被汗打湿了。

这是他第一次杀人,回到猫耳洞后,向小平只觉得心跳得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他想抽支烟冷静冷静,顺手递了只烟给曾怀志。

两个年轻的战士沉默地抽着烟,夹烟的手都还在轻微地颤抖着。

自打死第一个敌人之后,向小平的内心就仿佛挂了个包袱,晚上睡不着,睡着了也做噩梦,那天那个被打死的越军掉下悬崖的情景,一遍遍地在他眼前回放。

有时候,向小平会梦见被人追杀,自己却怎么也跑不动,有时候又梦见双手沾满了血迹,也不知是谁的半夜,做噩梦大喊大叫。这种情况持续了多天才逐渐有所好转。

然而后来,战友们接连牺牲,年轻的小战士终于清醒地意识到侵略者是残忍的,只有用雷霆手段将他们狠狠地赶出中国,才能避免更惨烈的流血牺牲。

向小平迅速成长为了一名合格的军人,一个坚定地保家卫国的英雄。

从这一刻开始,“老山杀手”的威名,将开始响彻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