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汪伟来

图片来源:网络

01

姜副县长的司机姓简名单,是个二十大几岁的年轻人。

简单在部队是汽车兵,复员后在县商业局开货车,全县的生产资料生活物质全靠汽车运输,那时路况差,路面大眼小窟坑坑洼洼,颠簸一天,浑身骨头要散架。

姜副县长原是县经委主任,他的司机是位年过五十的老师傅,当上副县长后本打算把这位老师傅借调过来,一看县委县政府开小车的是清一色的小伙子,大都当过兵,而且长得帅气,姜副县长打消了这个念头。

简单有个同学跟周县长当秘书,听说姜副县长缺个司机,就把简单介绍给了姜副县长。

简单在县政府开小车比跑长途运输轻松多了,不但脸上荣光,而且实惠。

比如节假日下属送礼,总少不了司机一份,有些老板为了承揽工程,往往从司机这儿打开缺口,送多少礼和怎样送礼都得征求司机的意见,所以领导的公事私事以及外面的关系网司机一清二楚。

当领导的不敢马虎,明白这当中的利害关系。

姜副县长知道简单的爱人在商业局下辖的一家招待所做临工,经过他多方斡旋,把简单的爱人转为商业局的正式员工,并当上招待所的财务会计,地位一下子得到提升,解决了简单的后顾之忧。

02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简单对姜副县长心存感激,鞍前马后更加忠心耿耿。

一次到省里开会,车行中途简单突然两眼一黑,他反应快,一个急刹车,小轿车在路面滑了四五米,右前轮撞在路栏边上,好险,慢一秒刹车后果不堪设想。

姜副县长吓得面如土纸,忙推醒简单,战战兢兢问:小简小简,你怎么啦?

简单睁开眼,打了个哈欠,说:没事没事,我刚才脑壳有点儿晕。

姜副县长忙叫简单下车走几步,吸吸新鲜空气,活动活动筋骨,并问他晚上打过牌没有?

简单摇头说没有。

姜副县长不信,说:没打夜牌怎出现这种现象,从今往后,只要白天出车,晚上一定要休息好,你知道吗,稍有不慎就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简单点点头,说:我记住了。

第二天一大早,简单刚起床,姜副县长打来电话,说:我批你一天假,到县人民医院搞个体检,我跟秦副院长打了招呼,你去找他。

当天下午体检报告的结果出来了,简单的身体状况基本正常。

秦副院长向姜副县长作了汇报,姜副县长仍心有余悸,每每想起感觉后怕。

大约过了两个月,简单送姜副县长到邻县开经验交流会。

途经一个拐弯处,简单减速慢行,突然两眼又是一黑,幸亏刹车快,小轿车撞在路边一棵大树下息火了。

姜副县长当场吓昏过去,除了心脏没节奏地擂鼓外,大小便全失禁了。

简单清醒过来后,对姜副县长连说几声对不起。

姜副县长脸色铁青,朝简单吼道:

车还能开吗?转回去,向周县长说明情况,另派人参会,老子跟你阎王殿前走了一遭呀!

03

回到县政府,姜副县长当即要简单交出车钥匙,说:你身体屡次出现状况,不再适合开车,我的命不能毁在你手里!

简单无话可说,迟疑片刻,把车钥匙交给姜副县长。

问:我怎么安排?

姜副县长接过车钥匙,说:你到行管科报到去。

行管科长对简单说:

行管科一个萝卜一个坑,不养闲人,你的人事档案退商业局,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有个女同志对简单说:

李副县长的司机因身体原因被安排到车管所上班,你跟姜副县长谈谈,领导一句话的事。

简单每天都到办公室等,姜副县长一连几天没露面。

简单找到姜副县长家里,姜副县长瞪了简单一眼,说:

你来干啥?周县长为我找好了司机。

简单说:

我跟你快三年了,李副县长的司机干了不到一年,李副县长把他安排到车管所了,你就不能安排我去吗?

姜副县长摇摇头,说:我没李副县长的本事大呀!

简单用乞求的眼神望着姜副县长,姜副县长拿起公文包,说司机在楼下等,我还有个会,说着丢下简单走了。

简单去了县纪委。

不几日,姜副县长被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