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得罪了一整条的利益链,导致维护正义艰难阻力重重!幸好,还有网络的巨大呐喊在支撑着正义前行。11月28日,武汉市卫健委通报,针对上官正义反映的普仁医院从事代孕、瑞博祥司法鉴定所出具虚假亲子鉴定等问题,市卫健委会同公安、司法等部门,进驻涉事医院及鉴定机构开展调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通报称,当前,已暂停普仁医院出生医学证明签发资格,对该院生育服务及出生医学证明办理等情况进行专项核查。已责成瑞博祥司法鉴定所停止司法鉴定业务,接受调查处理。

上官正义这次的举报没有一帆风顺,而是遭遇到两个“意外”的阻力。

第一个是上官正义举报瑞博祥机构出具虚假亲子鉴定,他们抢先报警:“一切等警方调查,相信法律会给我们一个清白。”

上官正义在记者跟随下与中介面谈,并没有和涉事鉴定所有直接接触,拿到的证据是一份鉴定报告。线索移交后,寄希望于警方的深挖细查,收集固定证据,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打掉出具虚假亲子鉴定的黑产。

因为没有证据明确指向这家鉴定所,所以他们才敢抢先报警,机构负责人还信誓旦旦地表示,公司是合法合规经营,针对网络流传的情况已经报警,一切等警方调查,相信法律会给我们一个清白。

法律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凡有不法,必留痕迹,只要伸过手,一查便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好在今天武汉卫健委发布正式通报,对瑞博祥进行了处罚,并暂停了他们的检测资格。另一个阻力就更耐人寻味了,使得不少网友对上官正义的安全表示担心。

上官正义举报瑞博祥出具虚假亲子鉴定后,当地警方迅速介入。离奇的是,当夜,有匿名人员打电话来,声称是警察,索要他掌握的证据,并拒绝提供全名和警号,上官正义发文质疑:有固话今晚连续打了三次,前来索要证据,只说是姓赵,三次要求告知全名和警号都不说,神奇的是,办案可能不告知全名和警号吗?

举报当晚就接到民警电话,非同小可,这里有几个问题需要解答:

是办案人员有打电话索要证据,却不需要做笔录的?

二是既然说是办案,却又不提供全名和警号,是冒充警务人员还是另有隐情?

三是对方是如何拿到上官正义联系方式的?公民有配合公安机关查案的义务,同时,警员也必须依法依规办案,出示证件,告知警号是基本操作。

这位自称民警的匿名人晚上联系索要证据,还使用固定电话连续拨打三次,不得不让人怀疑其动机,上官正义完全可以拒绝提供相关信息。

一连串的阻挠升级,也不得不令大风紧张起来,但网络上的热血网友和舆论关注是坚定站在上官正义身后的,这是他的坚强后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