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8日,北京大学发布讣告:

著名考古学家赵化成教授,于2023年11月7日20时,在北京因病逝世,享年71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赵化成老师,在弥留之际,仍笔耕不辍,挂心他的学生,挂心中国考古学问发展。

他的一生,值得我们细细品读。

他是,披星戴月的师者

怎样的老师才能称得上“好老师”?

摩洛哥的纳瓦尔说:“一个好老师能够把她最珍贵的东西传给未来的一代。”

作家张铁道说:“一个好老师就是一所好学校。”

赵化成老师,就是这样一位当之无愧的好老师。

作为北大的考古学教授,赵化成常常穿着粗布便衣,在田野上,手把手带学生划灰坑、刮地层、对应平剖面。

这对于第一次进行田野发掘,好奇却又手足无措的学生来说,无异于开启了世界之窗。

这个窗口,是正在寻求成长、渴望打开中国考古业大门的年轻人心中,最向往的风景。

生前,赵化成在学生面前最常念叨的一句话是:

“品格好最重要,去到哪都是这一条。”

他不仅说,更以身作则,展示了为人师者的优良品格。

赵化成的学生周繁文,就深受他的影响。

如今年过四十的他,也是一名老师,在中山大学教书。

每当他的教书之路遇到困惑,他就会想想赵老师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应对。

一想,便有答案了。

是赵化成,让周繁文明白了“老师”这个称呼背后的千钧之力,更让他成为了一个实打实、甘愿为学生付出心血的教师。

在学生心中,赵化成,是老师,是引路人,更是,无法分割的朋友。

他总能和学生打成一片。

月夜里,和学生一起爬上山坡,在田野里撒欢。

到饭点,教学生怎么在草帽上搓面鱼儿。

闲下来,还爱讲笑话,陪学生一起跳芭蕾。

在学生的记忆里,留下的都是赵老师吆喝着、鼓励着、陪伴着的身影。

他虽逝去,但他的热情,他的脚踏实地,他的真挚,将永远镶在后代心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是,热爱又珍惜生命的普通人

有人这样形容赵化成老师:“桃李满天下,相伴一身病。”

在北大,他因教学优秀,获批【十佳教师】、【中国十大教育英才】、【最受学生爱戴的教师】等称号。

可这般优秀的他,却被病魔盯上了。

化成得过五次癌症。

罹患鼻咽癌、肺癌、甲状腺癌、肾癌和胰腺癌。

普通人患了癌症,可能会开始怀疑人生,放弃治疗。

可赵化成却看得很开,他从不讳疾忌医,也不害怕谈死亡。

因为多次化疗,他留下了手抖的后遗症。

可他居然得意地说,现在他的签名就很难让人模仿了,因为,“一般人抖不出来”。

每次病情好转,他都会笑呵呵,向大家报喜,“我又好啦!”

三十多年来,这般乐观无畏的他,成功四次战胜癌症,堪称奇迹!

但无奈,因他患的第五次癌——胰腺癌,是癌中之王,十分难对付,他还是离开了。

或许你读到这,很悲痛,但赵化成老师更想告诉我们的是:

面对人生,除了乐观,更要珍惜。

在北大的一次会议上,需要老师给后辈送寄语。

其他老师说的大多都是,你们现在年富力强,要狠下心,奋发向上,争取成为各自领域的大家。

轮到赵老师,他却是嬉笑调侃了一句:

“什么是大家?别人都不在了,而你还活着,你自然就是大家!”

这就是赵化成。

他常挂在嘴边的笑容,是对生命的深深热爱和珍视。

他那坚不可摧的生命力,也让我们上了一堂厚重的生命教育课。

他是,把一生献给考古的考古学家

网上曾有人说,赵老师就是考古界的袁隆平。

因为,他常年都在田野奔波,不怕苦不怕累。

赵化成的一生,是考古的一生。

年少时他为什么要选择考古这个冷门专业?

因为在他看来,考古意味着能远离现实纷扰,还能全国到处跑,他向往这种自由。

毅然选择了考古的他,是实打实地愿意为其付出。

2019年,去西安乡村考古时,恰逢下大雨,道路泥泞,以至于车子一直打滑,无法前行。

赵老师马上跑下车,使劲推车。

尽管泥水灌进了他的鞋子里,尽管浑身都湿透了,他却没表示一点不适。

到了墓地现场,古稀之年的他,完全不顾安危,沿着墓壁上开凿的狭窄且陡峭的台阶,径直向前走。

一旁的学生们看得心惊胆战,他却是乐此不疲。

还说,能真切了解墓葬情况的感觉真好,收获很大!

其实他何尝不会害怕,只是在热爱面前,他从不会退缩。

后来到了弥留之际,他深受病魔折磨,面容憔悴,瘦到皮包骨头,还完全无法进食,仅靠输液维持生命。

可一旦有人跟他聊起考古的事,他立马恢复了精神,思路也跟着清晰起来,跟别人滔滔不绝地输出自己的看法。

他是真真正正把对考古的热爱揉进了骨血里,沉潜到了灵魂中。

恰如他的学生张晓磊所说:“他的考古一生不虚!”

赵化成老师,一路走好!

赵老师生命最后,有两个细节,我记忆很深刻。

一个是他的学生周繁文从外地跑来看他。

赵化成很高兴,问他能待几天。

周繁文说,一天。

赵化成教授轻轻“噢”了一声,好似有些失望。

他是真的爱他的学生,就跟爱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

还有一个细节,是有人跟他聊起最近的考古研究。

彼时,他一如既往,话开始变多,但聊着聊着,突然沉下眉头,说:

“考古好玩得很,可惜现在玩不了了。”

在生命尽头,他依然笔耕不辍,完成他的考古著作。

他是放不下挂心了一辈子的考古事业!

更是为了给中国考古学问多尽一份自己的力量!

诗人臧克家说:“有些人死了,但他还活着。”

这位关爱后辈,披星戴月,默默奉献,乐观潇洒的长辈,就这样离我们而去。

斯人已逝,但他的乐观,他的思想,他的作品,依旧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人。

唯愿天堂没有病痛,愿赵老师能在另一个世界,继续开怀大笑。

赵化成老师,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