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不管是去见哪位领导,一定是个大人物,咱爹出去肯定不能穿的太寒酸!”

1956年6月份,湖北蒲圻县的一个普通人家正在为这家的老人忙前忙后,只见这个老人的子女在翻衣倒柜的找些什么,这一幕如果被外人看到还以为是子女不孝搜刮老人的财产呢,随机传来一声“让咱爹穿这身怎么样?”另一个人说:“试试,就这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只见一位年近花甲的老人穿上了一身正装,在镜子面前照了照,说了句:“会不会太夸张了啊,我总觉的有些别扭”。老人身着白色上衣,黑色裤子,脚踩一双水牛皮做的大头凉鞋,

这放在当时年代还是有些阔绰的,而老人穿这一身又是要去见哪位大领导?这个老人又是谁呢?

一、“马夫”陪毛主席走过的长征路

这个老人名叫王天相,是一名老红军,之所以打扮的如此庄重,是要去见一位大领导,这位领导就是是他口中的“毛大哥”,就是我们的毛主席,但在王天相见完毛主席回来,就将这身衣服放了起来,再也没穿过,这又是为何,毛主席又为什么要见他呢?两人之间的关系还是要从红军的时候说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王天相其实本名叫王天祥,而且是出生于1899年的四川省,正因为他有着四川的口音,所以战士们都听成了王天相,所以就一直就这么叫了下去。王天相的家中有兄弟八人,所以这也给他的父母造成了沉重的负担,但随着孩子们都长大成人了,但地少人多,使众人常常填不饱肚子。

后来红军路过王天相的家乡,王天相的三哥率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受他的影响,王天相和他的四哥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王天相的个子在军队中并不算高,体格也不强壮,但他的脑子特别灵活,所以在入伍后,刚开始并没有什么适合他的工作,在地方上担任侦查员。

一次在路上他碰到地方上的民团捆绑着六名身着布衣的老百姓,而王天相在侦察期间发现了这群人后,就立马让身边的人藏在了路边的草丛中,因为他觉得这六名“百姓”并不像普通人,因为普通人的话民团不会将其绑的这么紧,而且从周围看押的民团可以看出,他们对这几名“百姓”看管很严。

所以王天相决定将这六名“百姓”从民团手中将其解救下来,埋伏在草丛中准备伺机而动,看着民团离他们越来越近,众人将其拦下,不仅将这些人都抓了起来,还解救了被捆绑的六名“老百姓”,正如王天相所料,这六名“百姓”正是我党中重要的地下成员。

王天相在此次事件中表现出色,也看出他身上有种机敏劲儿,于是中央就将其调离原来的岗位,让他来到中央警卫团做警卫工作,正是这次工作上的调动,让他接触到了毛主席、朱老总等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由于王天相刚到警卫团工作,毛主席对他还不是很熟悉,两个人之间也没有很深的情感联系,王天相在警卫团主要负责毛主席的日常保卫工作,但警卫团中也有不同的保护方式,王天相的工作就是帮毛主席管理马匹,由此成为了一名马夫。

王天相和毛主席是在长征路上结下的深厚友谊,作为毛主席长征路上的马夫,他对这项工作非常负责,而且养出来的马就是在踏雪山、过草地期间都是膘肥体壮的,但是在长征路上,毛主席一直没有骑马,常常会让伤员骑自己的马。也正是在这个期间,两人之间的交流多了起来,而且私下的情谊也是十分浓厚。

二、“穿山甲”执行任务超额完成

在毛主席身边的王天相更是一种全能人才,他有一次在放牧的期间发现了一颗地雷,他牵着马头用鞭子抽在马的身上,自己从马的一侧翻到另一边,才化解了这场危机。尽管他的个子不高,但很灵活,所以毛主席有一次就说:“我给你取个绰号,叫‘穿山甲’行不行啊?”,王天相一听很快就同意了:“毛大哥能给我绰号,那是我的福气。”

这也是毛主席在武汉的时候见他没有喊他的名字,反而叫他穿山甲的原因,随着红军到达陕北地区,又经历了东征西征,在西安事变后,党中央在延安建立了根据地稳定下来,毛主席也不再用马匹了,于是王天相也不再担任马夫的工作,被调到了后勤部门,但由于他的文化知识不够,所以在八年的时间里也只是从一名普通的战士升到一个排长的位置,但他丝毫不在意这些东西,只是兢兢业业的做好自己的工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解放战争开始后,王天相在晋冀鲁豫野战军中任职,此时的他仍然是一名排长,主要还是负责后勤方面的工作,但是在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后,部队中的粮食出现了短缺,于是作为后勤部排长的王天相又像当初做侦查员时一样,乔装打扮下山给部队筹备粮食。

王天相有次带着几名战士下山前往市镇中的粮铺,走到门口的时候,看见一名老汉在门口哭泣,王天相便赶忙过去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老汉说自己辛苦挑来粮食来卖,粮铺的老板也给了他两元银钱,但当他拿着银钱去别的地方买东西的时候,老板却告诉他那是假钱,为此又特意来找粮铺老板理论,但粮铺老板并不认账,所以老汉无奈的在地上开始哭泣。

王天相闻此怒不可遏,想找粮铺老板为老汉出气,但幸好被随来的战士拦下,称有要事在身,不能胡来,于是王天相才罢手,用两元银钱换了老汉手中的假钱。

那时候军中的津贴很少,王天相一个月都拿不到两元银钱,相当于是将自己攒了很长时间的钱都给了老汉,老汉也连忙道谢,甚至跪下来称他为活菩萨,正是这一举动,引得众人注目,卖粮的人知道王天相是用真钱换走了假钱,于是就直接将粮食卖给他。王天相没到半天的时间就将买粮的任务完成,而且花费要比粮铺少许多。

但一旁黑心粮铺的老板见此对王天相的举动恨之入骨,于是他立马向敌人通风报信,说解放军下来买粮食了,王天相一行人刚走出市镇就遭到了敌人的攻击,他为了掩护粮食和战友撤退,在与敌军的战斗中不幸中弹,但好在子弹打到他胸口的位置正巧被怀中的银元给挡下了。

就在敌人猛烈的炮火攻击下,他很快弹尽粮绝,但好在队友及时叫来部队支援,王天相才死里逃生,逃过一劫。

三、供销社社长走马上任

1949年解放战争进入了尾声,王天相由于身体原因已经不再适合行军打仗,而且此时的他也已经五十多岁了,且在一次负伤检查中身体存留着许多子弹残片,且无法取出,所以上级便将他调到了地方上工作。

此时在蒲圻县创办了全国第一个供销合作社,让王天相担任合作社社长,而当他真的走马上任后才发现这个地方有多难,蒲圻是个穷乡僻壤的地方,虽然农民们听说开了供销社,就前来买种子、设备,但由于手中还是捉襟见肘,拿不出钱,很是为难。

而王天相为了不让农民为难时常将店里的东西拱手相送,很快就将供销社“干倒了”,上级听闻此事质问王天相,为什么要将卖的东西送出去,王天相义正言辞的回答:“我既没有贪,没有浪费,就是想让百姓们过上好日子,有什么问题吗?”

虽然王天相是好心,但正是由于他知识的缺乏,不懂经济规律,才好心还是办了坏事,最终上级也没有处理他,而是让他经常去学校、工厂等地讲革命故事来增加收入,解决温饱。

1956年的一天,王天相接到上级通知,说有一位领导要去武汉,让他前去接见,但并没有透露领导的信息。因此得到消息后的王天相家中变得格外的忙碌,他的子女开始给他找合适的衣服去穿,所以就有了开头那一幕。

到了武汉的政府招待所有人带他去了一个房间,原来前来让他接见的是一别多年的“毛大哥”,毛主席此次是来武汉视察大桥工程的,而且距离回京时间还早,就来见见老战友,作为当年与毛主席相处融洽的马夫王天相,毛主席也没有忘记,所以才让他过来接见。

毛主席一见到王天相,看到王天相的打扮边说道:“穿山甲,你现在很阔气呀,这双凉鞋简直都能把你的影子照出来了。”但毛主席并无它意,只是看到生活王天相生活上变好了,感到欣慰,毕竟都是从艰苦岁月过来的。

然而王天相却以为毛主席是在敲打他,意指他“忘本”了,他回家就将那身衣服换了,放在柜中锁起来了,因为当时去见毛主席时,毛主席身上穿的尤为朴素,所以才会显得他很“阔气”,后来他再去首都游玩的时候,穿的旧军装还打了绑腿,本想见他的“毛大哥”一面,想告诉毛主席他没有忘本,但由于毛主席工作繁忙最终也没有见上一面。这一件事也成为了王天相一生的遗憾。

结语

从艰苦岁月走出来的老红军怎么可能忘本,我们知道他们的艰辛,毛主席更是亲身体会过,所以毛主席也并不会认为王天相是忘本,只是由衷的感叹道生活变好了,而王天相也只是想穿的庄重得体些,毕竟是见上级领导,所以难免会有了误会。

但他们之间的友谊情感是真挚的,能够坚守艰苦朴素的作风,为国家为人民做出了贡献,就凭着他们怀揣着一颗赤诚的爱国爱民的心,也不会误会彼此,只是想让对方看到自己的拳拳爱国心,流露的真挚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