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武陟东旭

1950年3月30日拂晓,新疆哈密伊吾县,2连战士刚到操场集合,打算进行训练。

突然,耳边响起密集的枪声。

密集的子弹雨点一般从山头射来,有6名战士中弹倒在地上。

“卧倒!”副营长胡青山大声喊道,“准备战斗!”

向他们开枪的,是当地的土匪,一共有1000多人。

2连隶属于一野6军16师46团1营,一共138人,他们是1950年2月下旬,奉命来到伊吾县,主要任务是剿匪建政,维护秩序,帮助地方恢复生产。

伊吾县地处哈密东北,这里四面环山、交通闭塞,军警很难到达,成了滋生土匪的温床。

过去为了肃清土匪,维持稳定,蒋军在这里建了一座武器库,内存大量武器弹药。

新疆解放后,我军在这里没来得及部署兵力。

进驻伊吾县,已经刻不容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解放大军进疆

上级考虑之后,把2连放在这里,这是一支英雄连队,连队干部战士久经考验,有三分之一在解放战争中立过功。

团里对伊吾县很重视,特意让一营副营长胡青山带队驻守伊吾。

胡青山,河南滑县人,1922年出生。

他17岁参加八路军,久经沙场,战功卓著,智勇双全。

2连刚到伊吾县的时候,气氛比较友好,根据新疆和平解放协议留任的县长艾拜都拉满脸堆笑欢迎,说“做梦都盼着你们来”,让战士们倍感温暖。

其实,此人是笑里藏刀,因为他的小舅子、原警察局长别名阿合买提伊明是蒋军特务,对我军恨之入骨。

一场秘密的武装叛乱,正在酝酿。

2连到伊吾之后,主力108人驻扎在县城,其余30人分成两个小分队驻扎两地。

一个小分队由二连连长赵富贵带队,驻扎淖毛湖;另一个小分队由胡青山带队,驻扎在下马崖。

局势表面还稳定,胡青山决定让这30名战士们给群众疏通渠道,等播种之后就可以浇灌农田了。

3月27日这天,胡青山副营长骑马来到淖毛湖检查部队生产情况,而后和通信员李世成一起返回县城。

没想到,危险一步步向他靠近。

两人骑着快马逆伊吾河向县城快速奔去,到苇子峡时,空气中竟然飘来一股饭香。

路中间站着一个人,满脸堆笑,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胡青山和通信员一见,只好翻身下马。

“胡营长,辛苦了,在苇子峡吃吃抓饭再走吧。”那人一脸诚恳地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胡青山(1922-1980),河南滑县人

胡青山一愣,问道:“你会算命?如何知道我要从这里经过?”

那人听了一怔,有些尴尬,结结巴巴地说:“我会……不,我不会算卦,大军来伊吾之后,不断有大军从这路过,所以我守株待兔……不……在此恭候。”

胡青山见那人形迹可疑,便说“谢谢,不必了”,然后和通信员李世成翻身上马,绝尘而去。

两人骑马飞奔,转眼来到拜其尔,胡青山警觉起来。

这里山林密布,是打埋伏的好地方。

而且这里静得出奇,静得可怕,胡青山和李世成翻身下马,仔细观察。

突然,“扑啦啦”一阵响,一群野鸽子从树林中飞起,二人同时用右手按紧了手中的冲锋枪,卧倒在一块岩石后面。

刚刚卧倒,“砰砰”,树林里射来两颗子弹,打在他们隐蔽的岩石上,火星乱溅。

胡青山大喝一声:“上马!”二人翻身上马,奔向密林深处。

原来,拦路要管饭的是一名土匪,他们得知胡青山要从此处路过,准备两套方案。

首先是留人吃饭,在饭中下毒;如果对方不上当,在前面路上设伏。

他们没想到,胡青山到了埋伏点竟然下马,打乱了他们的计划,土匪沉不住气,纷纷开枪射击。

胡青山和李世成刚好躲在岩石后面,逃过了一劫。

与此同时,县长艾拜都拉又让人去邀请2连官兵去参加一对新人的婚礼,被指导员王鹏月看出端倪,婉言谢绝。

这时,门外响起急促的马蹄声,王鹏月指导员出门一看,是胡青山和小李回来了,敌人的阴谋被粉碎。

土匪暗杀计划失败,并不甘心,他们一计不成,再生一计。

3月29日早上,淖毛湖。

赵富贵连长刚刚起床,“当当当”,外面传来一串轻轻的敲门声,淖毛湖的负责人那满夏出现在门口,他邀请赵连长去沙力家商量生产上的事。

赵连长没有多想,欣然答应。

可是,他一到那里,便被几个彪形大汉摁倒在地,头上挨了一棍,失去知觉……

当他醒来时,自己已被五花大绑,锁在一间低矮的屋子里。

他趁敌人不注意,磨断了绳索,跳出窗户,拔腿就跑。

就在这时候,他被土匪发现了,随着一声枪响,赵连长头部中弹,英勇牺牲。

这位来自山东曹县的干部,参军6年,多次立功,牺牲时年仅25岁。

一名叛匪化装成百姓,来到部队营房,一进门就大声嚷嚷说:“解放军同志啊,不得了了,我们的水渠垮了,老百姓的房子淹了,快去救人吧。”

13名战士(另有一名有事不在营房)没有多想,连武器都没带,跟着他走了。

当他们来到喀尔桑红柳丛时,被一群匪徒包围,他们呐喊着,用大刀,用木棒向战士发动袭击。

战士们手无寸铁,结果可以想象,有的当场牺牲,有的被打昏抓了起来。

在战士们心中,百姓就是天,他们太相信“百姓”了。救人如救火,他们这才不假思索,没有带武器。

而土匪却利用我军的仁义,去欺骗战士,下毒手残杀,可谓丧尽天良。

14名战士只有一名幸存,他叫刘银娃,是从甘肃入伍的,当兵不到半年。

他当时刚好去戈壁滩上打柴火,不在现场,逃过了一劫。

然而,他在半路上被匪徒发现,很快被控制。

刘银娃被押到一间黑屋,之前遭到袭击的战友也关在里面。

刘银娃只有16岁,身材也瘦小,绳子捆得不紧,一来二去,竟然被他弄开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随即去解战友的绳子,被副排长郭瑞华劝阻:“这些人是被匪徒蒙蔽的,我们一跑,不是加重了误解吗?他们明天会想通的。”

第二天一早,匪徒们并未良心发现,他们将这些战士一个个用棍棒活活打死。

副排长郭瑞华很自责:“同志们,是我糊涂,害了大家!”

大家都牺牲了,最后只剩下刘银娃一个人。

匪首见他是个孩子,又眉清目秀,便对他说:“给我当儿子吧。”

刘银娃眼睛一瞪说:“弄错了吧,你给我当儿子还差不多。”

土匪恼羞成怒,从腰间掏出了手枪……

战士们全部牺牲,当时的情况,是参与杀害的匪徒事后交代的。

下马崖的15名战士,在3月29日一大早,也遭到了百十名匪徒袭击,全部牺牲。

3月30日,700多名土匪包围了伊吾,向正在出操的100多名战士发动突袭。

胡青山身经百战,沉着镇定,当即命令2排长周克俭带一个加强排(配备2挺机枪,1门60炮)攻占北山制高点,其余战士退守到营房。

这时,46团派到警察局工作的指导员孙庆林汇报说,县长艾拜都拉叛变,胁迫全县3000多人上山,切断了我军的电话线。

胡青山当即命令孙庆林,将警察局和工作人员也武装起来,协助2连跟敌人作战。

在机枪火力的掩护下,周克俭排长带领战士经过一番激战,拿下北山制高点。

艾拜都拉向匪徒打气:“淖毛湖、下马崖的人被我们消灭了,只剩下城里的百余名,我们十打一,轻而易举就能拿下,杀一个人给500元,外加一个处女。”

土匪们一听,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策马挥刀向我军杀来。

胡青山低声命令战士们:“不要随便开枪,等我命令。”

当敌人来到跟前,距离只有30来米的时候,胡青山一声令下,卧倒的战士才向敌人射击,还有的战士向敌人的骑兵投手榴弹。

敌人的进攻被打退,但胡青山的心里并不轻松,大部队当时在400公里以外的西线剿匪战场,自己带的这100多人可谓孤军奋战,后面还有恶战在等着。

胡青山当天晚上召开会议,连夜加固工事,工事间还修了暗道,相互连接,这样发生战斗时能相互增援。

结果,敌人几次进攻都无功而返,还丢下上百具尸体。

4月5日,土匪改变战术,直接向警察局攻击,因为那里只有50多名警察,战斗力有限,敌人很快就占领了警察局的仓库和两座碉堡。

而警察局仓库与2连营房只隔两个院落,情况万分危急。

胡青山抱着一挺机枪,带了一个班赶去增援,很快将这股敌人打退。

7天过去了,伊吾依旧控制在2连的手中,但我军的食品快没有了,胡青山心急如焚。

电话线断了,团里联系不上自己,团领导应该着急啊,为何没有动静呢?

其实,46团的领导也察觉了异常。

团长任书田对参谋长说:“2连的电话打不通,肯定出了事,你带部队去看看!”

部队4月5日抵达下河时,带路的老乡和侦察兵报告了一个噩耗:2连全军覆没。

参谋长一听,如五雷轰顶,当即泪如雨下。

这时候,土匪发动了攻击,参谋长带着部队冲出重围,回到哈密大本营。

他流着泪向团长任书田报告:“团长,伊吾失守了,胡营长和战士们……”

任书田(1921-1999),河南卫辉人

“胡说!”任书田大声吼道,“我不信!”

他不相信这是事实,这是一支身经百战的部队,红军时期开始就很少打败仗,加上有战斗英雄胡青山在指挥,怎么会被一群蟊贼消灭……

任团长不信,师长吴宗先、军长罗元发也不信。

罗元发军长给任书田团长打来电话:“情报一定有误。你团必须再次增援。”

经过几天战斗,围困伊吾的艾拜都拉匪军被消灭了一半,他们不敢再发动大规模的进攻,只能利用地形,在晚上偷袭。

2连指战员开动脑筋,把八二迫击炮弹改装成“地雷炮”,布置到碉堡、工事前沿,对敌人进行威慑。

4月10日开始,土匪开始心理战,连送6封劝降书,被胡青山一把撕碎,说:“再来送信的话,老子砍掉你们的脑袋。”

4月15日,敌人看到劝降无效,再次发动进攻,依旧被击退。

双方就这样僵持着,持续到了5月7日。

这时候,2连已经坚持了一个多月,战士们是在饥渴中坚持的,体力到了极限。

偏偏这一天,巴里坤大草原又罕见地降了一场大雪,战士的手脚都不同程度冻伤,枪都拿不稳了。

艾拜都拉兴奋得胡子都翘了起来:“哈哈,真是及时雪啊,援兵不会来了,里面的人没有棉衣,冻也冻死他们!几天后,我们只管进去收尸就是!”

可是他高兴太早了,46团日夜兼程杀向伊吾,他们后面还跟着5军(原民族军)40团3营,一共2000余人,其中有一个营的骑兵。

5月7日早晨,冰天雪地中,援兵从天而降,以风卷残云之势将土匪全歼,只用了不到2个小时。

任书田团长和司马义诺夫骑马向2连营房跑了过来,胡青山不顾一切从战壕里跳出来,他挥舞着胳膊,大声喊道:“团长来了!团长来了!”

二连的战士们大声欢呼,与营长一起扑了上去,像失散已久的孩子见到了母亲。

胡青山紧紧抱着团长,泣不成声。

任书田的眼眶也湿润了,含着泪花,久久说不出话。

停了好久,他拍着胡青山的肩膀说:“我就说了,2连不会输!”

长达40天的伊吾保卫战终于结束了,2连的战士又投入到新的剿匪战斗中。

不久,彭总到新疆视察工作时,专门来到哈密,命名2连为“钢铁二连”,胡青山则被授予“战斗英雄”光荣称号。

庆功会上,胡青山始终没有笑,他想起了赵连长,以及长眠在那里的41名战友……

参考文献:

1.《胡青山:伊吾保卫战中的全国战斗英雄》

2.《西北剿匪纪实》黄志刚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