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荷兰大选的结果出炉有几天了,前几天就有读者让我写写这件事。今天天气好,我也得了空,可以在家好好查资料,写写这件事。

有读者担心,新的荷兰政府会是一个亲俄反乌政府,大家很担心荷兰还会不会继续提供F-16战斗机给乌克兰。

对于这次大选结果,本文只会聚焦于对乌克兰的影响,不会涉及其他方面。

02

荷兰议会一共有150个席位,维尔德斯所领导的自由党(PVV)在此次大选中获得了37个席位,成为议会第一大党,这使得维尔德斯成为最有可能担任荷兰下一任首相的人。

维尔德斯以前有过许多支持俄罗斯和普京的言行,即使是在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击落马航MH17航班飞机造成193名荷兰公民遇难之后,维尔德斯仍然选择在2018年前往莫斯科,与被欧美制裁的俄罗斯官员会面。

在他于2018年2月27日所发布的一则推文中,他展示了俄罗斯与荷兰国旗胸章,并称“戴上这个胸章,我很骄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他当日的另一条推文中,他展示了他在俄罗斯国家杜马(议会下院)内的留影,并用英语写道:“俄罗斯、莫斯科、杜马;停止俄罗斯恐惧症;是时候面对现实政治了;做伙伴、而不是敌人。”

我可以引用维尔德斯在五年多以前的话:“是时候开始现实政治了”。

这句话,对于今天的维尔德斯,非常适用。

03

自由党虽然是荷兰议会下院的第一大党,但是席位却只有37个,不到总席位的四分之一,这就是维尔德斯所要面对的最大的政治现实。

维尔德斯想要担任首相,就必须确保至少有76名议员支持他。这就意味着,维尔德斯要与其他政党合作。

既然要合作,那么维尔德斯就必须要放弃自己的一些想法,放弃自己的一些政策路线,以换取其他政党领袖的支持。维尔德斯必须要把一些至关重要的内阁职位托付给其他合作党派,什么职位呢?甚至有可能是国防大臣、外交大臣这样的关键职位。但具体会是哪些职位,还得根据协商结果而定。

下图就是荷兰此次大选的结果,最右边的那一列数字,就是各个党派所获得席位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上图中,第二大党有25个席位,但是这个党派与自由党是相反路线的,所以不可能合作。第三大党VVD有24个席位,是中右翼政党,也是现任首相吕特所在的政党,吕特政府是乌克兰的强烈支持者,在向乌克兰提供F-16上,发挥了很大作用。但是VVD的现任党首,已经表示不会与自由党合作。

我挨个查看了上述各个政党的政治光谱,我发现,维尔德斯可以选择的合作党派并不多,拥有20个席位的NSC有可能,拥有7个席位的BBB也有可能,那么与自由党本身所拥有的37个席位相加后,就有64个席位了,还差12个。

NSC与VVD一样,同属于中右翼。在今年8月,NSC的党魁曾经排除了与自由党组建联合政府的可能性,因为他觉得自由党没有达到“法治的基本条件”,不过他也说,如果自由党能够关注一些实际议题,比如移民问题、国内公务员问题的话,那么他愿意认真考虑与自由党合作组建政府的可能性。

鉴于自由党的席位数只有37席,因此,自由党必须要得到拥有20个席位的NSC的支持,才有可能成功组建政府。NSC党魁现在也表示,有兴趣与自由党展开组阁谈判,但他“不能保证一定会加入”。

维尔德斯领导的自由党之所以能够赢得大选,其主要原因并不在于乌克兰,而是在于他的国内政策。

然而,即使是这部分内容,维尔德斯也不得不在选举结束后立即降低声调,因为他明白,他必须要软化、让步、放弃一些东西,才能换来其他党派的合作,才能让他成为“共主”。

04

尽管维尔德斯在2018年表示要与俄罗斯做伙伴,但是荷兰政府,无论是在谁的领导下,如今都不可能与俄罗斯做伙伴,也不可能成为乌克兰的实际反对者。

维尔德斯现在也把俄罗斯定义为侵略者,并且谴责俄罗斯对乌克兰的侵略。

维尔德斯可能会减少对乌克兰的军事与财政援助,但是荷兰的外交方向不会发生变化。

吕特政府通过欧盟这个渠道,做出了一些援助乌克兰的承诺,包括提供F-16,纵使维尔德斯是欧盟怀疑论者,他也难以改变这个已经定下的国家承诺,因为荷兰毕竟还在欧盟内。

预计乌克兰将在明年春天开始接收F-16,那时,或许维尔德斯还没有走马上任,而仍然处于组阁谈判中。

即使维尔德斯担任了首相,他的政府也只会获得议会的微弱多数支持,因而反对党是很强势的。乌克兰议题又是一个外交问题,所以维尔德斯还得在此议题上面临来自北约、欧盟、美国的压力。

可能有人会说,匈牙利也是欧盟、北约成员国啊,怎么欧尔班在乌克兰问题上就那么“刚”呢?一个很明显的原因就是:欧尔班阵营在199个议会席位中占据了135个。维尔德斯没有这样的优势。

05

在去年,当梅洛尼赢得意大利大选后,就有许多俄罗斯支持者兴高采烈,许多乌克兰支持者黯然神伤,认为意大利外交将调转方向,支持俄罗斯。我在当时写了一篇文章《不用担心,意大利新总理对乌外交大转弯的可能性很低》。后来事实证明确实不用担心意大利会亲俄。

梅洛尼虽然为总理,即使她有想法,却也无法一人独断意大利的外交政策。她所在的意大利兄弟党只是执政联盟中的一员,执政联盟中还有另外三个党派。所以,外交政策,还得商量着来。即使梅洛尼要改变目前的亲乌政策,也需要获得执政联盟内部的支持。否则,有可能导致执政联盟的瓦解。这种瓦解,可能会葬送她的总理职位。
寰宇大观察,公众号:寰宇大观察《不用担心,意大利新总理对乌外交大转弯的可能性很低》

维尔德斯并不是依靠他的乌克兰政策而成为首相热门人选的。他的政党,虽是第一大党,得票率也只有23.7%,因此其他政党必然会在此问题上对他形成制约。

自由党能够获得23.7%的选民支持,成为第一大党,足以证明其国内政策议题获得了越来越多荷兰人的认可,其实选民们也更关注国内议题。

但在乌克兰这种外交问题上,荷兰大转弯的可能性非常低。在野时怎么说都可以,在朝时(尤其是以联合政府的形式)就不一样了,维尔德斯不能只按照自己的想法来。

选举结果更不代表荷兰民间不支持乌克兰,看看各个政党的得票率吧,再去看看那些政党纲领中的乌克兰政策吧。

所以,支持乌克兰在荷兰民间仍然是一股很强的民意。这些也是荷兰的“现实政治”,也是维尔德斯必须要面对的现实。

至于荷兰国内积弊,希望维尔德斯能尽量顺利地解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