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以冲突爆发后,一些观察者猜测这或许是俄罗斯策划的一场复杂的“代理人战争”,其目的可能是通过“围魏救赵”的方式,解开俄乌冲突的死结,或者逼使美俄就某些问题达成交易。美俄同时向以色列和哈马斯施加压力,似乎初步证实了这一猜测。最近的一则消息引起了广泛关注,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1月24日报道,新任英国驻俄大使奈杰尔·凯西在莫斯科的府邸首次以俄语发表讲话,强调与俄政府和俄罗斯人民保持关系的重要性,并表示这或许比以往更为重要。他还特别强调,俄罗斯的决定对英国和全球都有重要意义,并提到他在英国驻俄大使馆工作长达20年,一直致力于改善英俄关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一举动引发疑问,因为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俄罗斯一直受到西方主流国家的孤立,而英国一直是传统的“反俄”国家,且与美国关系密切。那么,为何英国驻俄大使在这一时刻释放出“友好信号”呢?我们可以通过三个方面来解读他的表态:首先,他使用俄语发表讲话,传递出一种尊重和倾听俄罗斯声音的姿态;其次,他强调与俄政府和俄人民保持关系的“重要性”,暗示双方应该共同努力改善关系;最后,他突出了倾听“俄罗斯声音”的重要性,显示出愿意理解并回应俄罗斯的关切。

这三点表明,凯西大使的表态意味着英国有意缓和与俄罗斯的关系,追求改善两国之间的互动。这引发了一个问题,为何英国会在这个时候采取这样的态度?考虑到二战后英国一直是传统的反俄国家,而且英国与美国关系密切,这一变化背后可能是美国的意愿。英国作为美国在欧洲的“代言人”,可能是美国向俄罗斯释放“友好信号”的媒介。这也符合最近的一则消息,报道称沙特、约旦、埃及和巴勒斯坦四国外长齐聚莫斯科,参加由俄外长拉夫罗夫主持的“加沙地区局势会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引起关注,因为巴以冲突本质上是犹太人与中东国家之间的矛盾,而中东四国——包括巴勒斯坦在内的冲突当事国,为何要选择在莫斯科举行会谈?这明显显示出俄罗斯在这场冲突中具有重要的影响力,甚至可能发挥主导作用。考虑到参会国家的地缘政治地位,沙特是逊尼派国家的领袖,对中东有广泛的影响力;约旦是中东第一个站出来表示可能对以色列“宣战”的国家;埃及态度强硬,总统塞西再次表示“绝不接受将巴人迁移到埃及”。这些国家的外长齐聚一堂,显示出普京试图向美国展示俄罗斯在巴以冲突中的巨大影响力,进而通过这一议题迫使美国与俄罗斯进行某种交易。

普京可能希望通过这个“大项目”来实现一些重要目标,比如解决俄乌冲突、结束对俄制裁等。美国或许认识到了俄罗斯在这一议题上的重要性,因此向俄罗斯释放一些“友好的信号”以缓和关系。而英国作为美国的盟友,可能是受美国指示采取这样的立场。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美国要通过英国向俄罗斯“示好”,并可能愿意考虑改善双边关系。但是,需要注意的是,美国可能同时在采取一些措施来削弱俄罗斯在巴以冲突中的影响力。据央视新闻23日报道,美国警告胡塞武装,如果再次向以色列发起导弹袭击,将考虑将其重新列入“恐怖组织”。

这表明美国可能打算削弱俄罗斯在巴以冲突中的“施工方”地位,以减缓普京对这场“大项目”的影响力。因此,普京的策略是通过巴以冲突迫使美国与俄罗斯进行交易,而美国的回应则是通过向俄罗斯释放一些“友好信号”来缓和关系,同时保持一些压力,以确保俄罗斯在冲突中不会过于强硬。这也解释了为何英国在这一时刻采取了缓和态度,成为美国向俄罗斯传递信息的一种方式。

在这一复杂的国际关系中,各方的立场和行动都牵涉到复杂的地缘政治考量。英国驻俄大使的表态只是其中的一环,反映了更大范围内的博弈和交锋。未来巴以冲突的走向以及俄罗斯在其中所起的作用,还需要我们进一步关注和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