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马莲红

“第一次参加上马,最大的感触就是太好了,光送的T恤都比别的比赛多。”在参加完2023上海马拉松后,51岁的跑者李勇这样评价。

今年,除了参赛服,上马再次为每一位在关门时间内完成全程马拉松的跑者发放了一件精心设计的完赛T恤,此外,每一位净成绩突破三小时的跑者,都可额外获得“破三风衣”。一次比赛,获得三件装备,用跑友的话来说——“完全值回报名费。”

过去4年,体育大生意作为上海马拉松官方合作媒体,见证了上马升级为国际田联“白金标”赛事的不凡历程,并将继续携手砥砺前行。

今年上马报名人数、赛道成绩均创下新纪录。赛事赞助方面也再次创下新纪录,2023年上海马拉松共有22家赞助商以及合作服务商,其中东丽、耐克、沃尔沃、怡宝、佳农等品牌都是上马的“老朋友”,此外上海马拉松还首度携手全球著名珠宝品牌Tiffany & Co.蒂芙尼,共同为赛事男女前三名运动员打造独一无二的定制款奖杯与奖牌。这也是蒂芙尼首次与国内马拉松赛事的合作。

中签率创新低,超1万跑者为上马奔沪

作为国际田联2018年才推出的赛事标准,“白金标”门槛极高,放眼全球,目前也仅有14场赛事当选白金标,上马是国内首个入选白金标的马拉松赛事。直到今天,国内也只有上海、厦门两场马拉松赛事达到“白金标”标准。

尽管自2020入选以来,“白金标”上马已成功举办过两届,但由于疫情原因,这两届赛事的参赛规模大大“缩水”,而随着今年国内马拉松赛事全面恢复,“白金标”上马才真正地展现出它炙手可热的一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今年,上海马拉松报名首次超过17万人,相比2019年上海马拉松报名人数超15万人,又一次创下新的纪录。中签率也随之创下新低,上马全马共有2万名选手,中签率为13.7%,而2019年的中签率为22%。一签难求下,往年几乎“报了就能跑”的健康跑今年中签率也大幅降低,健康跑参赛规模为1.8万人,中签率为74.1%。

不少跑者为了上马专程奔赴上海。据李勇介绍,上马早已被跑友们列为“全国十大马拉松”之一,他们很珍惜这一次的参赛机会。比赛前两天,李勇和他的两位跑团好友从河南出发,睡一夜卧铺到达上海,比赛完又坐最便宜的绿皮车返回,车票加上住宿、吃饭,人均花费千元以上。

人到中年依旧热血“追马”的不在少数。根据今年上马官方给出的统计,越来越多不同年龄段的跑者加入上马大家庭,全马项目中,40-49岁的跑者占比最大,上马第一梯队人群30+大军在全马项目中抱憾第二。值得一提的是,报名今年全马项目60岁以上的人数将近600人。

还有12%的是外籍跑者,他们来自28个国家和地区,距离上海最远的外籍选手是故乡在南美洲、哥伦比亚的选手。国内跑者中也有1万人来自上海以外的城市,占比达到了2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国际精英选手首度参赛,上马赛事服务体验获赞

众所周知,“白金标”赛事有不少硬性标准,得益于今年赛事规模的全面恢复,上马也迎来了更多跑者对其“白金标”服务的深度测评。

精英选手方面,今年是上马获得世界田联白金标认证后,首次邀请各大国际精英选手参赛。最终,来自肯尼亚的基普丘姆巴以2小时05分35秒的成绩摘得男子组冠军,打破沉寂八年的上海马拉松赛会纪录,同时他还创造了中国境内马拉松男子组最好成绩。

这是基普丘姆巴今年继香港和厦门后获得的第三个马拉松冠军。“这是我第一次来上海。赛道非常好,今天的天气也很完美,”基普丘姆巴赛后表示,“我非常感激能够赢得比赛并打破赛道纪录,甚至打破中国马拉松的赛道纪录。”

“赛前整个领物的过程就很顺利,几分钟就搞定。”李勇参加过不少马拉松,按照以往经验,领取参赛包至少需要半个小时,比赛当天起终点存取包也要预留不少时间,“以前参加马拉松,存包的地方一般设得比较远,且人也多,光存包都要不少时间,上马在这点就做得很好,存取包的地方离起终点很近,存包用不了五分钟。”

“赛道上的志愿者数量也很多,每个人都很热情,在赛道上有任何问题都能得到迅速解决,不愧是上马。”今年,共有来自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上海科技大学、上海财经大学、上海第二工业大学、上海海洋大学、上海海事大学、上海体育大学、上海杉达学院等10所高校和东浩兰生集团约4600名小马达们(上马志愿者),助力跑者完成一场安全、放心的马拉松赛事。

李勇最终以4个小时46分钟跑完全程,他的两位跑友则以三小时出头的成绩完赛。在比赛结束后,李勇向家人展示了他的完赛包,除了开头提到的完赛T恤,里面还有完赛拖鞋、完赛大毛巾等,组委会还准备了香蕉、玉米、蛋白奶、蛋白粉等能量补给。今年全马的报名费第一次从100元涨至150元,但这一堆物资的价值显然已经远远超过报名费。

多元化合作背后,上马讲出马拉松商业新故事

“大型赛事本质是商业,而上马,是国内目前商业化运营最好的赛事,有每年不断成长的商业价值。”在五星体育直播间里,知名马拉松运动员沈乌贼这样说。

一般而言,马拉松收入主要由赛事版权、报名费、政府补贴以及赞助收入五个方面,但在国内,马拉松赛事版权尚未实现商业化,大多数赛事仍需要“付费直播”,因此,国内的马拉松赛事的收入来源主要为后三者。就上马而言,丰富的物资价格已经远远超过报名费,因此其主要收入为政府补贴以及赞助收入。

赞助收入方面,在尚未成为“白金标”赛事前,上马就已经是中国商业化赛事范本之一。上海马拉松的赞助商主要分为四个等级,最高等级为创始赞助商和至尊赞助商,第二级别为荣誉赞助商,第三级别为官方赞助商,第四级别为赛事支持商。数据统计显示,在2019年时,上马已经拥有21家赞助商。

加入“白金标”为上马增添了更多活力,尤其是在商业领域,开拓了更多空间。今年上马合作伙伴分别是:创始赞助商东丽,至尊赞助商耐克,荣耀赞助商中国银联股份有限公司、浦发银行、沃尔沃汽车,官方赞助商汇添富、携程旅行、中国太平洋保险,赛事支持商东方证券、佳农食品、中国石化、华润怡宝及魔力、京东运动、明治投资、豫园股份旗下上海表业、上海贵酒、上海市体育彩票管理中心、上海外服(集团)有限公司。珠宝品牌蒂芙尼则是上马官方奖杯合作伙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上海马拉松首度携手蒂芙尼

此外,从2020年开始,上马新增了物流服务商、官方指定能量胶合作商和官方指定摄影服务商。今年,上海马拉松还和三家官方国际旅游合作伙伴携手,打造了ITP合作项目(International Tourism Partner)。国际一流赛事非常注重外籍选手的比例及体育赛事的溢出效应,六大满贯赛事每场都有近千个名额来自ITP的报名通道。今年上马ITP项目推出多个三星级、四星级、五星级酒店的合作套餐,首次招募了来自6个国家和地区的国际跑者体验上马。

对赞助商来说,上马也成为必争之地。耐克大中华区企业及品牌传播部副总裁王星蓉对体育大生意表示,上海马拉松作为世界田联白金标路跑赛事,是中国体育盛事的代表,为耐克提供了一个展示新产品和理念的绝佳舞台。早在2012年,耐克就与上马携手,每年上马,耐克根据跑者的需求,推出一系列市场活动为城市马拉松赛事和跑步运动带来专业的指导,注入新鲜的创意和灵感。今年,则是以“下一步 何止纪录”为主题,鼓励跑者透过奔跑来找到属于自己的快乐和满足。

总结

2023年是上马创赛的第28年。虽为老牌赛事,上马却一直在创新和进步,无论是跑者的体验、对志愿者的关怀,还是对赞助商的诚信和支持,都体现出马拉松赛事运营的专业水准。而赛事的每一个细节,在赛后都成为传播亮点,让上马商业吸引力和影响力更上一个台阶。

同时从赞助类别来说,今年上马赞助商品类更为丰富,与珠宝品牌、国际旅游机构等的合作,也为正在发展的马拉松产业带来更多可供参考的案例。

注:本文所用图片来自上马和跑者授权提供

点击标题·阅读更多体育产业干货

大生意君|微信号:tiyudasheng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