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特别的“黑帮”家族,在城市里大打出手,却没有人去阻止它们的“火拼”,反而都在夸黑帮们可爱?

这就是

新加坡水獭的“黑帮斗争史”

,其中势力最庞大的两个水獭家族,在城市里上演了好几年的爱恨情仇,除了“战争与仇恨”之外,甚至还有

水獭版“罗密欧与朱丽叶”

的爱情故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下面我们追随文字的脚步,来感受一下两个水獭家族的故事。

两大帮派的建立

首先我们聚焦本次故事的主角——

小爪水獭

。小爪水獭与一般的水獭外形相似吗,只是个体要小得多。这些不足3公斤重的小家伙体长42到60厘米。

它们的脚趾间生有游蹼,利于在水中游泳,趾爪极小,不突出趾间。体毛为咖啡色,富有光泽。

小爪水獭是新加坡的原住民,栖息在河流、湖泊一带,筑巢在靠近水边的树根处,也喜欢在旱地上活动。

上世纪60年代,因为新加坡大规模的土地开发,森林大面积缩减,河水也受到污染。

许多水獭成为了这场人类文明与自然之间战争的炮灰,侥幸活下来的水獭,也忍受不了每天泡在臭水沟里,于是移民到了马来西亚的森林生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77年,人类意识到了环境保护的重要性,新加坡政府组织开展了“清洁河流运动”。

好在人类治理能力丝毫不逊色于破坏环境的能力,十年时间,森林河流渐渐恢复到了以前宜居的样子。

远走他乡的水獭们听闻了消息,带着对故土的眷恋,当即改回国籍,在1998年游过柔佛海峡,千里迢迢赶回新加坡。

当消失数年的水獭们一个个小脑袋露出水面时,围观的人群无不欢呼雀跃, 对于这些失而复得的小家伙,自然是恨不得捧在手心里养起来。

在人类的多番照料下,原本数量不多的小水獭们,渐渐的兴盛起来。

水獭每年产胎,一胎1-2仔,最多的有6仔。随着从2到4再到8的数量不断增加,水獭的家族群雨后春笋般在这片水上王国建立起来。

其中名为

“碧山”

的家族靠着强大的生育能力和各种可利用的资源,很快在这片水上王国一骑绝尘。

它们沿着加冷河南下,历时5年,将圣安德烈教堂附近的

“德烈帮”

,卡兰公园的

“卡兰帮”

,以及

“尼诰帮”、“禺滨帮”、“家丽湾帮”

等大大小小近十个家族的水獭打得俯首称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最终,这次13公里的征程,碧山帮一战成名,成了这片水域唯一的王。

正当打了一辈子仗的碧山帮准备享受享受之时,真正能与之抗衡的对手出现了。

2013年,加冷河入海口的新加坡滨海湾金沙酒店附近,

出现了两只水獭夫妻

。当时有探子得知后汇报给了碧山帮的老大,老大不屑地舔了舔小爪子,表示两只外来的水獭翻不了什么风浪。

然而,它低估了这两只外来水獭的生育能力,一年时间就生下了5只,比它们当年的繁殖能力可强多了。

很快这两只新来的水獭建立起了

新的帮派“滨海帮”

三次大战

当碧山帮意识到滨海帮已经是一个祸患时

,已经到了2015年。

当年3月,享受已久的碧山帮重新捏起了小爪子,对滨海帮发起了清剿工作。初具规模的滨海帮也不示弱,进行了英勇的反抗。两个帮派在滨海湾金沙酒店附近的一处浅湾中进行了一场激烈的对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或许是对碧山帮的突然袭击没有做好准备,又或许是这些外来的水獭真的只是初具规模,很快,滨海帮就落入下风。

碧山帮并没有打算轻饶它们,而是继续将这些残兵败将驱赶到900米外的海水淡化厂附近。

历时1小时的战争结束,滨海帮4平方公里的绿植地带,和长达1.3公里的水域全部割地给了碧山帮。

战争的失败使滨海帮陷入艰难的境地,外出觅食时总会受到滨海帮的驱逐。为了活下去,它们需要夜里偷偷横穿马路去对面觅食,每一口饭都是九死一生。

既然生存如此艰难,何必苟且偷安。滨海帮首领一咬牙,继续干!

滨海首领带着族群发动几次小规模的战争,意图夺回金沙酒店附近的领土,可毕竟敌我悬殊巨大,几次都以失败告终。

靠着几个弱小的成员,想要夺回曾经属于自己的领土实在太难,它们决定改变战术,横渡加冷河,饶开碧山帮的领地,从人类城市穿过向西北前进5公里,来到了滨海湾大草场附近休养生息,扩建族群以图再战。

新家园既没了碧山帮的威胁,又有着丰足的食物。它们不停地造娃,家族规模越来越大。

2017年6月,它们的首领不幸逝世。这个有望东山再起的家族失去了前进的方向。

它既是一个族群的首领,又是一个家庭的爸爸。在长途跋涉前往新家园的途中,路上寻找到的每一份食物,首领都要先试吃,确保安全后才分给家人。

也因此

误食了人类涂抹着老鼠药的面包,

身体落了病根。

在有人拍到的滨海帮首领生前的最后一张照片中,首领已经十分消瘦,可见人类的那一点点毒药,不停折磨着它小小的身躯。

新家园到了,可没有一丝的喜悦。

上天的打击并没有因此放过这个落难的族群,就在第二天,碧山帮的眼线发现了滨海帮的新领地,第二次大战开始了。

2017年6月11日,碧山帮没有给滨海帮喘息的机会,迅速带领族群对其发动了进攻。

滨海帮此时丧失首领,只剩孤儿寡母参与抵抗,这场战争,毫无悬念地出现一边倒的局面。

当时围观的人类看不惯碧山帮这种赶尽杀绝的行为,但法律明令禁止下,人类也不便干预动物之间的争斗,只能在旁进行声援。

在人类一声声呐喊和跺脚声中,碧山帮开始感到恐惧,带领族群灰溜溜逃走。这一场战争算是平局结束。

2018年5月,时隔第二次大战一年,正当碧山帮准备继续进攻时,它们的首领也去世了。

这位稳居王位7年,带着碧山帮从小小的种族,到旁獭不敢侵犯的强大家族的英雄首领,獭生无憾地闭上了眼睛。

纪念“碧山老爹”

新首领上位,继续对滨海帮发起大战。此时的滨海帮经过一年的休养生息,实力已经足以与碧山帮匹敌。

令人想不到的是,碧山帮新任首领并非善茬,它竟然懂得运用人类19世纪特拉法加海战所使用的经典战术三角战阵。

简单说就是队伍围成三角形,将对手冲散,然后进行多打一。

最后有着新型战术的碧山帮再次取得胜利,滨海帮失去了领土,再次踏上了流浪生活。

战争中的爱情

两个族群为了食物、为了领土、为了族群的战争轰轰烈烈,谁能想到在这样的战争中,竟然有獭在战争中划水。

在两个家族发生第一次战争的时候,相关组织就曾清点过双方水獭的数量,以便统计受伤阵亡数。

这时候滨海阵营这边少了一只一代雄性水獭幼崽,当时的人们认为它已经战死沙场或是溜到什么地方,最后却发现,

这小子叛变了。

原来这只消失的雄性幼出现在了敌方碧山帮的家族里,最后观察它跟碧山帮的一只雌獭腻歪在一起,才知道这小子是中了敌方的美人计。

当第三次大战,也是最终的决战到来之时,正当人们期待这个叛变的小子打算帮老丈人家族还是自己的家族时,它竟然没有来参战。

当时两方人马几乎全部出动,这只无故缺席的雄獭,或许正躲在某个角落,艰难地选择该帮谁。当真正下定决心,决定挺身而出那一刻,已经打完了。

在两方势如水火的时候,这种不合时宜的爱情成了它的一种枷锁。

可是爱情偏偏就是这样,总是喜欢以遗憾捉弄世人。

水獭与人类的战争

水獭与人类的战争并不是在第三次大战后结束内战才对人类发起的,而是早在2015年就已经不间断的进行了。

这种战争也不像水獭之间那样动手动脚,而是一种无形的侵入战。

2015年,有人在市中心发现水獭的身影,标志着水獭与人类的战争打响。

在新加坡一款名为Otter Spotter的程序中,人们上传了一些水獭的目击地点,这些本应在河里待着的小家伙,出现在了城市各个角落。

有人在高档社区的游泳池里,看到叼着一条鱼,比人类还要享受地游着泳。酒店喷泉池里,也有这些游泳的小家伙,它们还乱入了医院,植物园,天桥马路。

小家伙们之所以敢在新加坡的街头闲逛,是因为它们认定了人类并不会伤害它们,还会对它们照顾有加。还有一点原因是缺少天敌,能吃水獭的鳄鱼少之又少,使得它们数量得到很大增加,因此随处可见。

水獭的泛滥,对人类的生活产生不小的影响。

去年3月,一群水獭堵住总统府外的街道,警察为了给水獭让路,只好拦住车流。

当然,仅仅是堵路倒值得原谅,可它们还会偷鱼。

新加坡很多人喜欢养鲤鱼当宠物,往往一养就是好多年,即便鱼不贵,付出的时间也是成本,况且,还有日月积累的感情。

2021年的5月,水獭冲进圣特蕾莎教堂,100条教会和园丁养了超过15年的鲤鱼被它们消灭一空。

附近一个60岁老人从小就开始养鲤鱼,早已产生了难以割舍的情感,当看到这些多年老朋友被水獭吃掉时,他是多么难受。

光偷鱼或许还能忍,但这些水獭们进一步出现伤人的情况。

2017年,一个5岁女孩在滨海湾花园被水獭咬伤。

2021年5月,一个77岁的老大爷在加冷河边锻炼,遇到20只水獭,大爷没有立即避开,当即就被一只成年水獭咬了一口。

目前,新加坡的国家公园局为无法获得自然食物来源的水獭进行“搬家”将它们转移到能够获得自然食物来源的地方。

希望人类与水獭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早日平息。人与动物和谐共生,距离是最不能跨越的红线。只有互不干扰,水獭才能继续可可爱爱。

参考文献:

[1]城市被各路水獭占领!新加坡人在这场水獭“战争”里,愁坏了....

[2]水獭:新加坡“最大黑社会”,曾因“世仇”当众爆发惨烈火并

[3]偷吃鱼、睡马路…...这群新加坡水獭终于要被请走了

[4]百科:小爪水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