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成立后,我军开始筹建装甲兵,并决定以第2兵团部分领导机构为基础组建装甲兵司令部,统一领导全国装甲兵部队的建设。装甲兵的司令员兼政委是许光达,他为装甲兵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被誉为“中国装甲兵之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许光达毕业于黄埔第五期,学习的就是炮兵专业。1930年2月,他参与组建中国工农红军第6军,任参谋长。后来,他又担任了红二军团第17师师长的职务。1932年许光达在一次战役中负伤,去了苏联治疗和学习,直到1937年才回国。不过,这样的经历,也让他错过了革命最为困难的阶段。

回到延安后,许光达在抗大担任了训练部部长、教育长等职务,后去了晋西北抗日前线工作。

解放战争期间,许光达在彭老总的率领下在大西北作战,是第2兵团司令员,为解放大西北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许光达是新中国十大大将之一,他三次请求将自己的军衔降低,甚至向领导人写了降衔申请书,不过遭到拒绝。这种高尚的品质,让毛主席称其为“共产党自身的一面明镜”。

许光达建国后差一点进入外交战线,不过新中国军事现代化的建设,也是需要人才的。就这样,许光达留在了部队,并且成为了装甲兵司令员,筹建自己国家的装甲兵部队。

那么,装甲兵的领导班子,除了大将许光达外,还有谁呢?

装甲兵副司令员聂鹤亭

聂鹤亭是老革命了,曾担任叶挺独立团排长,参加过南昌起义、广州起义。

长征开始后,聂鹤亭担任红一军团第一师参谋长,作为左翼部队掩护军委纵队前进。中央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他又担任重编的红一方面军参谋长,是红一方面军重要的军事干部之一。

抗日战争爆发后,聂鹤亭被任命为中共中央军委参谋部部长,后到晋察冀,历任冀中第四军分区参谋长、晋察冀军区参谋长等职。

解放战争期间,他奔赴东北,担任松江军区司令员,之后又兼任哈尔滨卫戍区司令员。到了1949年3月,又开始担任四野副参谋长。

新中国成立后,聂鹤亭担任装甲兵副司令员。授衔的时候,他被定为中将,可他坚持自己应该被评为上将,但这并未得到认可。因此,1955年他并没有授衔。后来他意识到自己的不足,接受了中将军衔,这已经是第二年的事了。

装甲兵副政委向仲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向仲华,1930年加入红军,在部队中担任了秘书一职。此后,在红军中他长期从事政治宣传工作。曾负责编辑出版红3军团的《红军日报》,也曾担任过《红色中华》报社社长,后又任新华通讯社社长。

解放战争爆发后,向仲华担任晋察冀军区第2纵队政治部主任。第6纵队成立后,文年生任司令员,向仲华则任政治委员。1949年1月,第6纵队改为第68军,隶属第20兵团。向仲华任政委,后他又升任第20兵团政治部主任。

新中国成立后,他担任了装甲兵副政委,协助司令员许光达工作,后升任政委。

参谋长张文舟

张文舟曾在冯玉祥系的西北军任职,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开始从事兵运工作。1935年调回陕北参加了陕北红军,最初只是陕北红26军的一位副连长,后来一路升任了红29军参谋长。

抗战爆发后,张文舟留在了大后方,被安排在八路军留守兵团工作。西北野战军成立后,他担任参谋长,协助司令员兼政委彭德怀等指挥野战军转战陕北。1948年5月他又调任西野四纵参谋长,一野成立后,张文舟升任2兵团参谋长。

建国后不久,中央决定以第二兵团领导机关为基础组建装甲兵司令部,张文舟也就成了我军第一任装甲兵参谋长。抗美援朝期间,彭总曾点名让张文舟入朝,接替正在板门店谈判的志愿军参谋长谢方,担任志愿军代参谋长,可见彭总对张文舟的能力是认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