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阅读此文前,麻烦您点击一下“关注”,方便您进行讨论和分享,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感谢您的支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 前言 ≻—●

在我们印象中,中东各国枕在石油上数钱,都是富得流油的国家,但有一个小国,虽然国内富有石油,但极其贫穷,急需世界各国的帮助。

这个小国就是叙利亚,多年的动乱让这个国家完全改头换面,再也没有当年的景象。

如今的叙利亚是什么情形?动乱给这个国家带来了什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 环境影响国情 ≻—●

叙利亚位于亚洲西部的边缘位置,在阿拉伯半岛和地中海之间,与欧洲和非洲离得很近,是连接亚非欧三片大陆的关键之处。

所以,自古以来,周边很多强国都占领并统治过叙利亚,比如马其顿帝国、罗马帝国、阿拉伯帝国等等,因此,叙利亚有很多其他文明的残留,至今官方语言仍是阿拉伯语。

作为中东地区关键一员,叙利亚同样拥有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

但除了天然资源外,叙利亚也依靠农业和轻工业,整体上,叙利亚能够达到中等收入水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叙利亚国土面积不算大,只有18.5万平方千米,人口却有1900多万,算是人口较为稠密的地区了。

在这1900多万人口中,阿拉伯人要占到80%以上,此外,叙利亚还有不少亚美尼亚人、库尔德人等人种。

如今,叙利亚的人口仍在快速增长中,但国内却提供不了相应数量的工作岗位,失业率较之前提高了不少。

但叙利亚并非所有地区都不好过,大马士革的发展还算不错。

大马士革是叙利亚的首都,也是叙利亚的中心城市,更是中东地区名副其实的国际化大都市。

时至今日,大马士革已经有三四千年的历史了,时间的积淀让大马士革有不少世界闻名的景区,最著名的要数倭马亚清真寺和大马士革古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倭马亚清真寺是世界十大清真寺之一,大马士革古城更是世界文化遗产之一,保留着很多恢弘的古建筑,可惜的是,由于种种原因,这些景点很少有游客观光。

与首都同名的大马士革刀,是世界三大名刀之一,这种刀通过多次锻打,把软硬钢材融为一体,不仅有极高的硬度和韧性,还有繁复漂亮的花纹。

叙利亚的气候普遍干旱,除了北部少数地区是地中海气候外,很多地区都是热带沙漠气候。

60%的国土沙漠覆盖,处于极度干旱之中,全年降水量不足30毫升。

为了抵抗干旱,叙利亚人做出一种“蜂巢屋”,房屋的地基用石头为原材料,整个房屋由泥土制成,屋顶是一个大大的土圆锥,并且有几个孔洞。

这种物资不仅可以防风防沙,还能够保持物理的水分,冬暖夏凉。

●—≺ 热情的叙利亚人 ≻—●

人可以避暑,庄稼却不能,于是,流经叙利亚的幼发拉底河成为名副其实的母亲河,这条河不仅带来珍贵的水源,还冲刷出肥沃的土壤,让叙利亚拥有一些重要的农业产区。

母亲河只有一条,其他地方仍是非常干旱,缺水是普遍情况。

由于干旱缺水,叙利亚把每一处水源地都看得很重,格兰高地拥有丰富的水源,却被以色列占去大半,两者经常为此发生冲突。

值得一提的是,叙利亚的物价非常便宜,吃喝方面都不太花钱,对于饱受战争璀璨的叙利亚人来说,当前的物价还能接受。

对于外来游客,叙利亚人民和当地的天气一样,非常“热情”,他们会和游客交谈握手,熟悉之后,叙利亚人也喜欢亲吻脸颊表示问候。

大部分叙利亚人不仅会阿拉伯语,也会一些英语和法语,和外国游客交流不成问题。

叙利亚人平时饮食很简单,以米饭和面食为主,羊肉是这里常见的肉类,如果叙利亚家庭用烤全羊作为待客的,那表示最高的敬意。

有意思的是,大部分叙利亚人信仰伊斯兰教,他们拒绝猪肉却不禁酒,若是有客人到叙利亚人家做客,他们会用酒招待,当然吗,最先拿出的肯定是咖啡。

●—≺ 麻烦的现状 ≻—●

从2011年开始,叙利亚在战争泥沼中挣扎12年了,各个方面都有不少麻烦。

战争之前,旅游业、石油开采业、农业是叙利亚的最重要的三个产业,可经过战争的摧残,叙利亚的旅游业已经奄奄一息,连首都大马士革都鲜少有人游览。

而且,战前的叙利亚是一个粮食出口国,除了本国的消耗外,每年还可以出口200万吨的小麦,卷入战争后,很多水源地被占领,叙利亚需要从别国进口粮食来维持运转。

石油方面更是凄惨,2010年叙利亚每天可以产油38万桶,仅仅十年,叙利亚的产油量就变成每天3万桶,连本国的需要都无法满足。

更令人不忍的是,长期的战争,造成了太多流民,仅在叙利亚国内的流民就高达620万人。

同时,医院、学校等社会基础设施均遭到破坏,几十万学生被迫失学。

如此恶劣的国内环境,很多叙利亚人民开始逃亡,仅仅在联合国登记的难民就多达500多万,可见战争对叙利亚人民的摧残之深。

如今的叙利亚依然风雨飘摇,很多青年人无事可做,通货膨胀严重,恢复到战争之前的状况,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

顺便说一句,现在很多人装修房子的时候,喜欢把“叙利亚风”挂在嘴边,来形容一些装修简陋的房子,这种行为不值得提倡。

叙利亚是一个饱受苦难的国家,他们的人们也不想住战火摧残后的房子,破败的房屋不是他们的风格,而是他们的痛苦。

我们无法为受难的叙利亚人民做些什么,但也不要用这样的词汇来代表他们的困境,毕竟,我们也不希望别人用“抗战风格”这样的词汇形容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