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尼西亚初创公司创始人Timothy Hromatka表示,Living Seas Aquafeeds使用当地原料,包括:养殖海藻和红树林叶子,作为虾饲料营养来源,改善水质、FCR和虾的生长。

constitution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Timothy Hromatka,Living Seas Aquafeeds创始人

一、您能向我们介绍一下您自己吗?

我是一名养殖户,并在新加坡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获得有机认证的尖吻鲈养殖场。我寻求认证是为了让我的鱼,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脱颖而出,由于没有先例,我开发了自己的程序和符合Naturland有机水产养殖标准的“自然”养殖方法。

进行这项工作使我成为一个更好的养殖户,而且因为我现在需要有机认证的饲料,所以我也开始制作水产饲料。我使用一些海藻和天然氨基酸开发了一种功能性饲料,令我惊讶的是,它的价格与传统饲料相同,但饲料转化率 (FCR) 提高了30%。预计未来几年,我不仅为自己的鱼制作饲料,而且为印度尼西亚的其他鱼虾养殖户制作饲料。

二、Living Seas Aquafeeds到底在做什么?

我们的总部位于印度尼西亚龙目岛,正在使用当地海藻生产功能性虾饲料,我们称之为“虾补充剂”。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饲料,而是将传统饲料混合而成的一种饲料。

我们建议仅用它来替代3%的传统饲料。当然,一些早期采用者正在以更高的替代率使用,但我们发现替代率在3%左右,成本与生长性能方面获得了最佳价值。

我们有一系列的饲料尺寸。来匹配虾在养成周期每个生长阶段。配方根据虾的大小而变化,以改善池塘水质和常规饲料的消化。

Timothy Hromatka在他在新加坡设立的有机认证尖吻鲈养殖场

三、您的虾补充剂中还有什么?

我们还加入了来自当地火山的矿物质和少量的红树林叶子,然后发酵这些成分,使其具有生物活性,并在环境温度下“冷挤压”,避免了传统饲料挤压技术的高温和高压,从而保持了生物活性,从而保持海藻和红树林的生物活性分子“都活着”。

虽然没有现成的设备可以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自己开发设备和工艺。目前,我们每天能够生产一吨饲料,但随着市场的发展,我们将扩大规模。

四、它对虾有什么影响?

在我们自己的养殖场进行的试验改善了水质和稳定性,并提高了虾的耐力和活力。这使得存活率和生长率提高了15%,并减少了养殖户必须购买的传统饲料的数量,而传统饲料是对虾生产最重要的成本。

我们发现FCR提高了12%,碳足迹最多可减少18%,而且该饲料似乎比传统饲料更适合虾的口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Hromatka和他的商业伙伴Ghazan在 Living Seas Lab,该公司位于印度尼西亚龙目岛的实验养虾场

五、还有其他好处吗?

通过在当地采购原料,我们减少了虾类饲料中进口豆粕和鱼粉的使用,并将资金回馈印度尼西亚沿海社区。

另一个有趣的部分是,我们对红树林叶子的使用,我们付钱给当地红树林所有者收集,这鼓励他们保护红树林,因为他们既然能够保护完整的森林,也能得到收入,从而抑制他们通过将树木变成木炭,来破坏红树林。

六、你是如何开发你的产品的?

我的合作伙伴Ghazan是印度尼西亚人,拥有30年经营养虾场和孵化场的经验。同样,我拥有大量应用水产养殖知识,并对水产饲料中海藻的研究进行了全面的论证,然后是大量的试验和错误分析。我们经营自己的实验养虾场,我们称之为“生命海洋实验室”,并不断尝试虾补充剂的各种配方,以优化其积极效果。

我们的农场由圆形水箱组成,该设置使我们能够通过同时运行多个迭代,来进行快速试验和原型设计。

Hromatka与Hatch Blue联合创始人兼合伙人Wayne Murphy(左)以及Aqua-Spark交易流程主管 Tom Prins(右)。

七、您最近被最新的Hatch Accelerator评选为“最值得投资的公司”,是什么让你脱颖而出?

在被选中参与Hatch Accelerator的十家公司中,跟我们一起有三家专注于海藻,因此投资者显然对该行业很感兴趣。我认为投资者喜欢Living Seas Aquafeeds是一家影响力驱动的公司。而且,由于演讲是在新加坡举行的,并且我在演讲中讲述了我的新加坡养殖故事,我认为当地人群会认同我并欣赏我的行业经验。

八、您从参与Hatch Accelerator中学到了什么?

虽然节奏很快,工作量很大,但我自己的学习和成长却是巨大的。Hatch Accelerator的行业关系广泛,因此,我们有水产养殖各个领域的领导者作为导师,并介绍可以帮助我们公司发展的人员。我还从所有企业家同伴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