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当地时间11月24日7时开始,加沙地带进入了为期4天的短暂停火期,停火期间双方执行的主要协议为:

第一:停止敌对性武力活动,截至目前来说这一项执行的还是可以的;

第二:交换人质,哈马斯方面要释放50名妇女儿童,以色列方面则释放150人,这一项也在顺利进行中;

第三:人道主义救援物资进入加沙,尤其是到被以军围困多天的加沙城,该项执行得也还可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总的来说,起码到目前为止停火协议内达成的主要项目,都还算在顺利执行,一些加沙人也开始在被炸毁的家园活动。当然,以色列国防部长表示,停火结束后还将继续战斗2个月时间。

所以说后面的仗大概率还要打,而我们总体谈加沙战事,其实在不同的时间段情况不一样。

10月7日,属于是加沙城以哈马斯为主的巴方武装集体出击,它的声势虽然大,但其实出动的兵力不多,至多只有2000人;以军在8日后便调集了充分的兵力,经过此后数日的清剿作战后,将巴方武装赶回了边界墙内。

此时以色列空军对加沙地带开始猛烈轰炸,现役及预备役地面部队则开始集结,并在10月20日后发动了数次试探性地面战;自10月27日起,以军全面进攻开始,三路大军会攻加沙;在停火协议达成前,以军完成了对加沙城的四面包围,并控制了一部分加沙城区。

就作战态势而言,以军是占优的,但是外界对以军作战的评价却普遍不高。

之所以如此评价是因为以色列军队的总体实力是加沙北部哈马斯守军的百倍以上,甚至可用人力都是十倍以上,它的力量对比不均衡。

如果是十个壮汉跟一个小孩对打,打出了平手的结果,那人们也会评价说是壮汉输了。

以军全军动员猛攻北加沙,空军战机投弹毫无威胁,地面重武器有数千辆之多,而对方一架战机没有、一辆坦克没有、一门重炮没有,甚至连正经的反坦克导弹也没多少,主要依靠的武器只是“手搓”的火箭筒和步枪。

以如此悬殊的军力对比,以军在全军动员一个多月后,没能完成哪怕是对加沙核心城区的表面占领,其实是难以交代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且以军在作战宣传和过程上均出现了重大问题,在以军发布的作战视频中,很难找到杀伤多少哈马斯武装的实证(注:后者伤亡必然也不小,但未能体现在以军的宣传物料中);反倒是在炮制虚假情节中,被多次挑出硬伤,处于极为不利的境地。

在作战中,以军暴露出了连步坦协同都不会的事实;而且在随后步兵不得不下车作战的阶段,步兵战斗意志及素质更为低下。

虽然说以军以物质力为支撑,依旧可以形成总体优势,但因为部队战力的拖后腿,使得战斗进度以及战斗表现颇为诟病也是事实。

而哈马斯武装方面,所展现出的近战破甲能力,以及战地视频的直播式发布,也刷新了人们的认知。

如果在战前有人说哈马斯的战斗员可以抵近到以军坦克、装甲车的“零距离”实现破甲操作,还能全身而退,人们肯定会笑掉大牙,因为这是游戏中都难有的操作,可能在神剧中才能看到的场景;但在2023年的现实战事中,这种情况真的出现,而且还不止一次,谁能想到现实竟比神剧还夸张?

也正因如此,哈马斯下属的卡桑旅以微弱物质力将以军近乎全军的精锐之师拖在加沙城将近一个月,而且还确保了核心城区,依旧保留了组织战斗力,其实在阿拉伯世界的对以作战中,已经算是逆天存在了。

所以我们谈战争优势,它仍然在以方,这是毫无疑问的;但谈战斗表现,卡桑旅则大大优于IDF了。

很多网友对现在的战局表示不能接受,主要源于历史上对IDF战无不胜的滤镜,但在装甲车内能把枪口缩回去,坐等磁性破甲雷被贴上去的新一代IDF,其实是远不复先辈们当年之勇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有了目前我们看到的短暂停火,否则以军进展神速,在如今期限内都打赢了,那就是另外一种概念的停火了。

而目前的这种停火,是以色列的作战目的还远未达到,而哈马斯武装战力尚存的停火,因此以色列军政方面要员便表示停火结束后,还会继续作战。

现在这几天双方在军事上虽然偃旗息鼓,但不代表军事上会毫无作为。

就以色列国防军来说,从前线撤出大批常备军进行快速休整非常关键,因为从参战番号来看,以军投入到加沙城战的部队还是以现役常备旅为主。这些单位在最初哈马斯突袭时,便受到了一波打击;此后长期在紧张的城市战中,无论精神还是身体都有些吃不消,毕竟以军很久以来根本就未曾设想过打这种仗。

同时,以军可能会筛选出一批动员后恢复战力较好的预备役单位,执行一定程度的加沙城战。

而在物质方面,以军所做的会有两方面:

其一:储备弹药,以军在加沙的作战是以耗弹量极大的战法进行的,凡是疑似的哈马斯据点都要炸掉,这使得以军的弹药消耗会很快;接下来以军将攻击加沙核心区,这几天时间抓紧从美国搞来弹药补充战备至关重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其二:维护保养装备,以军作战以履带式重武器为核心,此类重武器即便没有哈马斯武装的打击,也不能执行长期间的战区任务,否则故障率会大为升高,以至影响战力;短暂几天时间,以军可以抓紧对作战装备维护保养,同时加紧战损装备的维修,以确保建制部队的装备满员率。

另外以军还会进行战法上的改善,以总结先前的作战经验教训为基础,找到尽可能减轻战损的合适战法,反正照先前的打法肯定是不行的。

而在哈马斯方面,要比以军更需要这几天的休整。

哈马斯武装在整个加沙地带是被截为了南北两端,我们不清楚以军是否对蜂腰部之下的主地道成功进行了破坏。

如果这里还有地道可用的话,那么这几天时间会是南端生力军、武器、药品抓紧北运;伤病人员迅即南运的阶段。

如果这里的地道被截断,那么加沙北部的哈马斯武装会抓紧重建战场的组织系统,并进行缩编整合,编组出新的战斗队;同时有条件梳理战区目前的各类弹药及其他物资的情况,然后在本部掌握一部的同时,下发到其他各部,以待停火结束后的续战。

以加沙战事的实际烈度来看,哈马斯武装的战斗人员损失会有,甚至几名高级指挥官的阵亡信息已经公布,这些人可能死于以军的轰炸,毕竟不可能高级别军官扛着火箭筒炸坦克去;而就后一种战斗方式及涉及的大量哈马斯战斗员而言,可以证实的折损不算太大,甚至实证都没有几个。

制约这些战斗员发挥战力的主要因素在于亚辛火箭弹的数量还有多少?

目前加沙核心城区尚在,而且以军在占领地带的控制程度也不算高,哈马斯武装活动的空间还是有的;只要弹药足够,那么守军就可以再战斗一个时期。

所以这一次的加沙停火虽然是有国际压力的因素,但对双方在军事上来说,也未尝不需要。

而在停火之外,因为这一次哈马斯在战略上已经得手,所以它后续是不想再打,会追求更长时间停火;以色列现在的战略目的没有达到,所以还想打,但其在军事、经济和国际方面承受压力不小,即便后续继续开展,恐怕它的活动空间和时间窗口也会越来越窄。

以色列国防部长加兰特称在短暂停火之后,以色列将对哈马斯继续采取“有力的”军事行动,预计至少再持续两个月。所以后面大概率还是会打的,对以军来说尽快吃下加沙,宣称消灭哈马斯主力是关键;对哈马斯来说,尽可能拖长时间,以拖待变则是要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