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傅首尔参加《奇葩大会》遗珠大赛,因“圣女果不是小番茄”的段子火遍全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之后傅首尔又参与了《奇葩说》第五、六、七季的录制,并获得第七季总冠军殊荣,一举斩获BBKING称号。

从此这个语速飞快、笑点密集又不乏人生智慧的女人,成为一名炙手可热的综艺咖。

在此之前,傅首尔主持一个叫做“男枪女炮”的公众号,写一些略擦边的文章,言语出位姿态大胆。

她从不避讳分享自己人生中的挫败,比如说自己最害怕的就是“穷”。

关于“穷”,傅首尔有过一般人很少有的极致体验。

傅首尔原名傅娟,“首尔”是她给自己取的笔名,soul,意为灵魂,她希望自己是个有灵魂的人。

在傅首尔很小的时候,她的父母就离婚了,傅首尔跟着妈妈住在一个满是老鼠的米仓里。米仓很黑,为了省电,妈妈从不开灯。

幼年时无数个夜晚,傅首尔都是在黑暗中度过。

导致后来她生理性怕黑。

她先生老刘刘毅曾是她的救赎。不管傅首尔去哪儿工作到多晚,老刘永远为她等门。

刘毅像是一盏夜灯,照亮傅首尔回家的路。

然而,36问里,傅首尔终于说出了那句话,“我现在没有那么怕走夜路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刘毅眨了眨眼睛,若有所思。

然后低下了头说,“我知道。”

好的婚姻是,你有病我有药。

当你的药对于我的病来说,不重要了之后,就是PAPI酱说的,“缘分到了!”

傅首尔,上岸第一剑,先斩意中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傅首尔和刘毅这对夫妻关系,就是女强男弱的典型。

傅首尔是奇葩说辩手,还是情感博主,各大综艺节目里都喜欢找傅首尔来输出观点。

这也就是这季《再见爱人》让很多观众出戏的地方,节目组请来的嘉宾和傅首尔太熟了,熟到他们顾及彼此的关系,考虑将来下了节目还要再合作的利益,对傅首尔的话,总是说的言不由衷。

傅首尔41岁了,可她的原生家庭,仍然是她的痛点。

傅首尔三岁那年,母亲决定再婚。傅首尔抱着妈妈的大腿让她不要离开自己,妈妈跟她说:

“妈妈不走,你躲在柜子里妈妈就去找你,妈妈不去结婚了。”

傅首尔在柜子里藏了很久,始终没有等来妈妈。

她被送去跟着外婆生活,外婆对她要求严格,外婆家还有其他的表兄弟妹会来住,傅首尔一直找不到家的感觉。

小朋友之间的感觉其实很敏锐,大家很快就从一个班的孩子里识别出不太被爱的那个,然后欺负她。

傅首尔在学校总是被排挤。她后来写下这样一段话:

“我小时候,喝过洗洁精水,嚼过别人嘴里的泡泡糖。大部分时间都在冷眼冷脸、轻视责骂,以及无限的期待与要求中度过,没有感受过温情,我不知道被人抱在怀里没事儿亲一口是什么感觉。”

其实这种不安全感一直困扰她,直到现在,你都能明显看得出来,她很喜欢抱团。

在综艺《做家务的男人》里,她很努力地和李诞抱团,打压朱丹。

在综艺《展开说说》里,易立竞和杨天真掌握绝对的话语权,傅首尔努力的平衡在她们中间,显得杨笠很孤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傅首尔不是故意的,她完全是本能。

或许是童年太缺乏关注,傅首尔个性里有很强的表演欲望,她读大学时,李咏的《幸运52》正红,傅首尔报名参加过。

通过在节目里的表现,傅首尔获得了欧洲七国游的机会。

在飞机上,傅首尔认识了一位广告公司的老板,被她的口才吸引,把她邀请到自己的公司上班。

之后,傅首尔在北京和上海顶尖的广告公司工作了几年。

那是很撕裂的几年,一方面是她在职业生涯上不断得到的正面反馈,让她觉得自己有才华,有可以施展的空间。

另一方面,公司安排她和客户去吃西餐,她从来没用过刀叉,整个饭局的前半段,她都在观察到底怎么用刀叉…

公司办睡衣趴,只有她老老实实穿着睡衣去,其他人穿的都是各种有设计感的小裙子。

当傅首尔起飞时,她骨子里那个小镇姑娘,总是在不经意间就会跳出来,扯一下她的后腿,让她猛地想起自己的出身和过去。

这种无力感终于从心理上将她拖垮,傅首尔决定辞职,回到合肥,专心写作。

她就是在这个时候认识了刘毅。

相比傅首尔,刘毅的童年普通到乏善可陈,普通人家的普通孩子,学习一般,生活质量也一般,不比人好也不比人差。

就是班里最不起眼的那个普通男生,恶作剧你都不会想到他头上。

遇见老刘前,傅首尔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两人青梅竹马一同长大,一起考上北京的大学。

傅首尔是北京林业大学,男生是北大。

北大的学生,哪个不是天之骄子。

傅首尔和男孩谈了五年,对方妈妈不喜欢她,嫌她不够优秀,又嫌她单亲出身个性敏感。

但这些都没让小情侣分手,真正分手的原因是他们之间没话说了。

共同语言,说没就没了。

就是这个时候,傅首尔认识了刘毅。刘毅和她以前认识的人都不一样,老刘心态极好,从不为任何事发愁。

人生有时候,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傅首尔喜欢老刘的优点,也成了她后来最难以接受的缺点。

要说爱,一开始明显刘毅爱得更多。

他会写情书给傅首尔,“和你分开之后,我每一刻都在想念你。”

老刘去香港出差,分开短短四天,他忍受不了,“我想把你带来香港,想带你去照相,想和你一起坐在迪士尼乐园的旋转木马上。”

那肯定是爱啊!

傅首尔妈妈看不惯老刘的爆炸头,老刘二话不说剃成了光头。老刘在当地是有编制的电视台员工,也是个不错的结婚选择。

恋爱四个月后,她们结婚了。

傅首尔当时25岁。

婚礼办在一家土菜馆,花了3万块。

刘毅亲手做了一个短片,循环播放。

后来傅首尔却说:“当时还有一家也在办婚礼,那个短片唯一的作用就是盖过那家的声音。”

傅首尔从一开始就看不上老刘,她不崇拜他。

刘毅是她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在那个年代,人人都是要结婚的,北大的男友留不住,老刘总是很能抓得住的幸福吧。

15年前,刘毅给她的就是不离不弃的安全感,15年后,刘毅没变,傅首尔变了。

傅首尔小时候过过的“穷日子”,在她婚后又来了。

和老刘结婚后,傅首尔在家写作和读研,老刘负担家庭开支。

一年后,她们的儿子多乐就出生了,短暂的二人世界宣告结束。

彼时,傅首尔和老刘买了一套房子,这套傅首尔口中的小房子其实也有三室一厅,正在还房贷,老刘的父母先后查出癌症,日子一下就变得捉襟见肘。

傅首尔有整整三年没买过一件新衣服,穿婆婆的衣服就是发生在那个阶段。

她像最朴素的妇女每天期待老公多打一点猎物回家,可惜老刘的个性就是知足常乐,他安慰傅首尔,面包总会有的。

可面包为什么会有,老刘答不上来。

傅首尔陷入产后抑郁和焦虑,老刘帮不了他。

一次傅首尔和老刘逛街,老刘看中了一顶价值200块钱的帽子,十分想买,傅首尔因此和他大吵一架。

36问里,傅首尔很明确的对老刘说,“我相信你的人品,但我不相信你的能力。”

她相信老刘是个好人,但这个好人给不了她要的生活。

傅首尔要靠自己。

她和王诗晴一样,骨子里都是慕强的。有几个女人不慕强,强代表资源代表金钱代表人脉,代表安全感。

她的生活里都是李诞、黄执中、陈铭这样的男人,回到家看到三捶打不出一个字的老刘,落差显而易见。

傅首尔从第二季《奇葩说》就开始报名,她每年都去,但导演组始终认为她没有亮点。

直到2017年,傅首尔三战《奇葩说》,还花费420元买了一件新西装,得到的评价却与三年前一样:“没亮点,太普通。”

傅首尔一怒之下,对着节目组大喊:“你们这个节目做不长的,你们不想听听普通人在想什么吗!”

这句话成为敲门砖。

傅首尔的成名作里,有三分之二与老刘有关。咸鱼般的老刘和打了鸡血的她,形成鲜明的对照组,观众也因此对傅首尔多了几分怜惜。

一个要养家的女人,一个迫不得己的大女主,她精准命中时代脉搏。

多少女人午夜梦回看着自己家的咸鱼,做着傅首尔的梦,没有傅首尔的机会和能力,只好默默给傅首尔点个赞。

傅首尔也曾用自己的人脉给老刘安排工作,2020年,老刘还参加了《脱口秀大会》,但在第一轮就被淘汰,没有激起太多水花。

老刘都听安排,但都消极对待。

失衡就是在这些瞬间产生。

终于,傅首尔要离婚。

她甚至不惜参加一个综艺来离婚。

节目里,老刘说,“你看我烤馕第一名”,傅首尔接话“你在家怎么不做呢?”

傅首尔嫌老刘没有自己的爱好。

老刘:我想去西藏。 傅首尔:“我不想去,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老刘:“我想看沙尘暴。” 傅首尔:“我害怕,进来陪我。” 终了,傅首尔对老刘说:“女人不该围着男人转,男人也不该围着女人转。”

看,这活脱脱就是师太说的:

当一个男人不再爱一个女人,她哭闹是错,静默是错,活着呼吸也是错,死了还是错。

20多岁时,傅首尔曾在自己的一篇文章里如此描述爱情:

“事实上,我多么渴望有个无话不谈的人。我们睁开眼睛有话说,闭上眼睛有话说,吃饭时有话说,看电影时有话说,接吻时有话说,打架时有话说,高兴时有话说,受伤时有话说。最好,连梦里都有话说。”

她和老刘,早就没有话说。

傅首尔在节目里哭了很多次,老刘的周年礼物她没哭,老刘唱《小镇姑娘》她也没哭,她只说,“应该去上牛班,上完会唱的更好。”

她唱《梦醒时分》却哭了,“早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早知道爱情总是难舍难分…”

她的眼泪只为心疼自己而流。

离吧,结婚不一定是为了快乐,离婚一定是为了快乐。

记得财产对半分就好。

不相爱的人本就不应该绑在一起,让你们痛苦的是习惯而已,都会过去的。

人这辈子,遗憾是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