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陪闺蜜相亲,对方满嘴跑火车,使劲树着高富帅形象,我实在看不下去了,翻出手机里一张照片给他看后,他满脸通红,没过多久就找个借口开溜了。
事情是这样的:小臻是我的小学同学,也是闺蜜,她16岁就到东莞打工,嫁给了一位台商邓,当起了全职太太。小臻和邓生了一个女儿。后来,邓的公司破产了。破产就破产呗,没钱也要过日子,把开支压缩一些就是!小臻是这么想的,可邓不这么想,邓要东山再起。邓与一位广东的富婆合作,在佛山重新开始了事业打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广阳岛历史文物

有一天,女儿种水痘在家休假,邓回东莞看望女儿,深夜,邓接了富婆的电话,就丢下妻儿,连夜开车赶去了佛山。小臻这时才发现,邓借口工作忙,已经大半年没有在家过夜了。后来,邓提出,要把女儿转到湖南读书,说湖南学习风气比东莞好。小臻也就听信了,和女儿一起回湖南了,从此后,邓每月按时给小臻转账5千元,就再也不见人影了。
再后来的一天,小臻悄悄回了东莞,才发现,家里已经多了一个女人的衣服和生活用品。小臻赶到佛山找到邓,被那位富婆当场羞辱了一顿,说小臻是邓的累赘,对邓的事业毫无帮助,只有她才是他最需要的。小臻冷冷地问邓怎么选择,邓考虑了良久,说:“对不起,如果没有事业,我也养不活你。”小臻不想再争辩什么了,当天就与邓协议离婚了。
离婚时,邓把唯一的财产东莞的房子给了小臻。小臻把房子委托给中介,然后就回来了,一心一意为女儿陪读。

女儿进高中读寄宿了。小臻一下子觉得空落落,常喊我到她家去聊天。小臻问我,有没有合适的朋友,介绍给她,她想找个人结婚过日子。我把身边的男士都筛选了一遍,没发现与小臻匹配度高的。小臻的前夫邓,日本留学博士,长得一表人才,除了年龄比小臻大了16岁外,其他都比小臻强。如果找个各方面都不如前夫的,小臻会觉得落差大,我不想做这件尴尬事。
今天上午,小臻说,她一位姐妹给她介绍了一个对象,安排今晚见面,她想请我陪同去参考。

见面地点定在一家火锅店。我一听火锅店,印象就不好了,相亲不是应该去茶楼么?那种可以一边吃饭一边听音乐的浪漫地方。但小臻很贤淑,她说:“听姐妹说,对方常驻重庆四川,所以喜欢火锅,理解理解。”她理解,我不理解,常驻重庆四川就选火锅店相亲,那只能证明这个男的很自私。
见面后,我对他的印象就更差了。
男的姓马,长沙望城人,自称是做土石方的老板。
土石方?哈哈,那不是说到我的老本行了么?小臻正准备说“你们是同行”,被我制止了,我就喜欢听人家吹牛皮。
那位马先生做梦也没想到,我这个纤纤弱女子竟然跟土石方能够有联系。他说,他在全国各地做土石方,但做得最多的地方是重庆。提到重庆,他就开始吹了,从Bxl聊到了刘一手,说着说着,马先生竟然说:“重庆有个岛,叫做广阳岛,那是长江流域第二大岛。那个岛上刚刚搞开发的时候,土石方工程全部是我承包的。”
我试探问了一句:“那么大的项目,土石方全包了,那你赚大了呀。那是不是考虑买栋别墅送给我们小臻呢。正好,小臻的房子也卖掉了,现在都是租房子住。”
马先生说:“嗨,那些年,确实是赚得多,钱在我眼里那就是纸一样。我当年还在广阳岛买了房子。只怪自己不争气,有了钱就豪赌,有一个晚上,我输掉了380万。”
我看到小臻的脸色有点变化了,又故意试探了一句:“输掉了380万,还剩多少嘛?”
马先生尴尬地笑笑:“那次是差不多把家底全输了。不过,我有人脉,随时可以东山再起。”
糟糕!我在心里暗叫。这个人八成是从小臻的姐妹那里听了小臻的故事,他只怕是盯着小臻那套刚卖掉的房子的。而此时,我竟然发现,小臻的脸上泛起了红云,也难怪,那位马先生长得确实很帅,比小臻的前夫邓更帅。颜值真是毒药啊!
他为什么不吹北京上海,偏偏吹重庆广阳岛?我猜想,他可能是在广阳岛混过,也许是个小土方老板,但绝对不是他说的那种大老板。
我必须想个办法,让这位马先生自动退出。
我问他:“你广阳岛的房子在哪个位置?”
他一愣,随即不屑地说:“说给你听,你也不晓得啊”
我再问:“具体哪年啊?”
他跪着手指头算了算,说:“应该有10年了吧。我那时候正是有钱的时候,自己开发的楼盘,就买了一套。后来输了钱,人也回湖南了,就把房子卖了。”
一个人,最好莫说谎,因为说一个谎言,需要再说100个谎言去圆这个谎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不想再逼问马先生了,我打开手机,从QQ相册里翻出了一张旧日照片给他看,照片右下角写了日期。那是我的一张工作照,当时,我们是第一批进驻广阳岛开发的。我想再和他聊聊广阳岛上的历史文物,这位马先生就借口晚上还有个项目要谈,急匆匆结账买单走人了。
回来的路上,我问小臻,是不是喜欢上人家了。小臻说:“他如果不这样吹牛皮,我完全能够接受他,他为什么要吹呢?”
是啊,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要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