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罗地亚与塞尔维亚外交冲突,引发新一轮紧张

近日,克罗地亚与塞尔维亚之间的外交纷争再次升级,一名克罗地亚外交官被塞尔维亚驱逐,引发了双方间的新一轮紧张关系。据媒体报道,这位驻贝尔格莱德大使馆的首席秘书被指控从事间谍活动,因此被宣布为“不受欢迎的人”,克罗地亚立即做出反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一事件加剧了两国长期以来复杂的历史纠葛。克罗地亚与塞尔维亚之间的关系自二十世纪末南斯拉夫解体以来一直备受关注。两国之间的争端根源于地缘政治、领土争端以及对历史事件的解读存在分歧。不同历史阶段的纷争和冲突留下了深刻的创伤,仍然影响着两国间的外交互动。克罗地亚、塞尔维亚以及波斯尼亚三国,原本同根同源,语言页基本一样,但是由于分别受到罗马教廷、拜占庭帝国与奥斯曼帝国影响。造成其在国家民族完全形成前因为分别信仰天主教、东正教和伊斯兰教而形成不一样的民族认同,导致此后千年冲突不断,直到南斯拉夫解体更是爆发血战,至今三者依旧关系紧张。

塞尔维亚外交部指称这位克罗地亚外交官“严重违反了外交规范”,并将其视为间谍,然而并未透露更多具体细节。另一方面,亲政府的塞尔维亚报纸《晚间新闻》报道称,这起事件涉及到“有文件证据的间谍活动和为克罗地亚服务的招募案件”。

克罗地亚对此做出反击,驱逐了驻扎在萨格勒布的塞尔维亚大使馆顾问。克罗地亚外交部长戈尔丹·格里奇·拉德曼表示,“这种激烈的外交举动是前所未有的,特别是当克罗地亚一直希望改善与所有邻国的关系时,这种情况更为罕见。”他将塞尔维亚的行动置于该国的议会选举背景下,并将克罗地亚外交官的驱逐称为“令人担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面对这一事件,克罗地亚外交部长强调克罗地亚拒绝了驱逐外交官的基础,并表示不知道塞尔维亚做出这一决定的真正原因。他强调指出:“塞尔维亚并没有说明原因,这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

该事件凸显了两国之间持久而复杂的紧张关系,加深了两国外交上的不信任和分歧。随着这一事件的发酵,国际社会也呼吁双方以对话和合作的方式寻求解决方案,缓解紧张局势,以促进地区和平与稳定。

奥地利军队面临重大危机,多达64%坦克陷入瘫痪状态

然而在1990年代南斯拉夫内战爆发时,特别是斯洛文尼亚战争与克罗地亚战争两个阶段,大批前南难民进入奥地利,奥地利边境与军队遭受重大压力。而塞尔维亚此前与科索沃关系紧张,现在与克罗地亚也重新关系恶化,这引起了奥地利对奥地利军队现存问题的担忧!奥地利审计院最近的一份报告揭示了联邦军队内部的不堪一击的状况,特别是第4装甲步兵旅的“重型旅”。在2013年至2021年期间,军队的机械化力量遭受了严重的挫折,审计院对此提出了严厉的批评。

报告显示,特别是在2018年至2022年7月的时间段内,多达64%的坦克被判定为“无法在战场上使用”。而且,对于一些车辆的存放条件,尤其是那些被安置在“待拆迁状态的车库”中,也受到了批评。

不过,随着对军队的财政支持,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国防部长克劳迪娅·坦纳(奥地利人民党)在报告期后宣布了一项旨在现代化坦克部队的计划。据悉,将投入约5.6亿欧元用于更新Leopard和Ulan系统的170辆车,计划在2029年前完成。

然而,报告列举了造成这种战备不足的多方面原因,包括预算限制导致在物资和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不足。由于坦克的老化,零部件采购变得困难,这进一步威胁了军队的维护工作。在2018年至2022年7月期间,Leopard战斗坦克的平均战备率为64%,而Ulan步兵战车为44%。

报告还指出,在审查的三个地点,即Ried im Innkreis的Zehner-Kaserne、Wels的Hessen-Kaserne和Hörsching的Fliegerhorst Vogler,几乎没有一个车辆符合标准。审计院建议国防部对新采购实施“生命周期管理”,以确保未来的投资得到合理利用。

此外,报告还指出了军队人员的一些问题。在第4装甲步兵旅的指挥层中,有超过12%的人员在2021年未通过正面的绩效测试,包括俯卧撑和2400米跑。另外,大约16%的指挥层人员在手枪和突击步枪的基本射击能力上不符合要求。约四分之一的指挥层成员未能完成每年的射击训练。

审计院还警告说,由于军官、下士和军士的职位占用率逐年下降,军队面临严重的人员不足。在2015年至2022年初,69%的计划职位已被填补。由于执行边境等地的安全警察协助任务,其他任务无法完成,对义务兵的培训产生了负面影响。

- THE END -

(以上内容由欧洲时报中东欧Karl原创编译,部分内容参考自ORF、奥地利《新闻报》《信使报》《奥地利报》《今日报》等,部分图片来自新华社、APA及网络,转载请注明《维城》Euro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