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2000年以后,聂磊在青岛一左一右基本没有对手,但是到了其他城市,谁惯着你这磊那磊的,照样大嘴巴子给你扇的咕咕响,那你看今天究竟是谁把聂磊给一顿暴揍呢?咱们也都知道,聂磊在山西太原有个好朋友叫李满林,在江湖上人称是三爷。

李满林特别生性好干,一出道拿着猎枪就哐哐给人拔腿销折,就乱刀给人砍销户。

2000年以后,李满林的势力基本上达到顶峰,在整个山西江湖上就开始论资排位了,说的是一丁二尾曹三胖四毛五拐六和尚,横批叫满林最大,所有混社会的见着李满林,你必须得叫一声三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是有这么一个人不太服李满林,在外边公然的扬言就说了,李满林是个懒蛋皮呀,他是没碰着我,碰着我人脑袋给他打成狗脑袋。

就他那小矮个,就他那小撮把子,就他那小秃顶,我要见着他,我不死削他呀,我不枉死揍他呀,在外边就一进扬言,就导致李满玲跟他呀就一劲大干,两个人的仇也是非常的深。

在1993年的时候,李满玲就制造了震惊整个山西的大观园事件,当时他去打这个小四毛任爱军,还有任爱军的一个手下,当场打伤了一个,然后打没了一个,给这个小四毛就给打跑了。

中间有这么一段时间,小四毛回来了,没有什么势力了,不得已不向三马虎,李满林低头,但是内心里面小四毛是不服李满林的,而在山西真正够格能和李满林掐一架的也只有小四毛任爱军,所以小四毛属于是运筹帷幄,等待时机,他和李满林之间必定有会一场终极之战。

那你看这怎么就把聂磊给牵扯进来了,赶不上这么一天,李满琳把电话打给聂磊,没别的意思,好长时间不来往了,兄弟们在一块相处的好,你得来往,满林电话一拨,聂磊这边一接上,喂,哈哈,三哥,兄弟在没在青岛啊?我在青岛呢,你得大半年没跟你三哥联系了吧?三哥咱俩好久没在一块坐着了,你猜猜我干啥去了?你干啥去了?三哥,你是做买卖挣钱去了还是怎么的?没有啊,前一段时间呢,我他妈出个事,我给个小子打得挺厉害,山西这边有关部门的意思是我出去躲一躲,我这在外地躲了四个月,我刚回来,算是平稳着陆了,我心里边挺高兴,就想见见好哥们。

我给家代打电话,他说在深圳挺忙的没空,你这么的,你过来陪陪我,咱哥俩聚一聚。

聂磊当时一想那这是好事啊,三哥你这么的,你在太原等着我,我去给你接风,那我等你了,好嘞。

电话趴着一撂下,撂下电话之后,聂磊当时跟兄弟们说了,走吧,咱去太原给你三哥接风去,他这回来了,我给他送点什么礼物呢?这寻思一寻思,兄弟们说不行,直接给拿钱得了,别别,别老拿钱,太俗了,这么的吧,前段时间在深圳加代这边送给我了一把宝剑,因为这把宝剑跟常胜掐起来的,后来聂磊不是把这个宝剑拿回来了吗?聂磊说我也稀罕够了,把这把剑送给他得了,当回是拿着把剑,带着手底下四大金刚以及几位成员,一共十五六个拿着宝剑,哥几个开着车悠哉悠哉的这奔着太原这就来了。

李满林这边也挺激动的,早早的就上高速口过来等着。哥俩的感情非常深。

李满琳在这等了足足一个来小时的时间,当时就说了,我磊弟还不来呢,急死我了。

刚一说完这话,那边就已经开始排队交费了,打头的是个宝马760,后边跟的全是奥迪一百一共能有三四台车。

聂磊大老远就看着李满林了,那小秃顶了,小个头不高,跟个小波冷鼓一样,在这东瞅瞅西望望,我磊弟来了,一会见了以后都喊磊哥,听着没?聂磊当时从车上移下来,大老远就把手伸出去了,哈哈,三哥,李满林把手这一伸出去,啪这一握上好兄弟好久不见,完事李满林拉着聂磊的手跟着满林的车上就去了。

当时一上车,哥几个开车跟着李满林就走了,到了李满林的住处之后,桌上什么饭菜都已经摆好了,往这块一坐,李满林瞅着聂磊呀,心里边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高兴。

聂磊当时说,三哥呀,在外边跑了这多长时间,咋不给我打电话呢?我通过白道上给你摆一摆,嗨,兄弟,三哥心里有数的,你们的关系那终归是你们的关系,我李满林走不进人家的心里,所以我自个能解决,我就自个解决,我指定不给我兄弟添麻烦。李满林绝对是牛逼。

聂磊当时竖起大拇指说,三哥,这么的吧,事也摆平了,我送给你一个礼物,是明朝的,花多少钱我就不告诉你了,什么东西啊?紧接着从底下直接把箱子就拿出来了,扒着一打开一把宝剑,带着寒气。

三哥当时一瞅,哎哟,我靠,兄弟,这真打算送给我呀,多少钱我给你。

三哥,咱俩不谈钱,只谈感情,哈哈,我太稀罕这东西了,快快快放我办公室里,手底下一个小兄弟。

当时放在李满琳的办公室里了,李曼琳挺喜欢的,也挺高兴的,那你看事这也就要来了。

聂磊的几个兄弟和李满林哥几个在这块叮当,这就他妈喝上了,喝着喝着,这也喝的也差不多了。

李满林就提议说,不行,这么的呗,咱找个夜总会溜达溜达。聂磊直接就说,算了吧,咱哥俩在一块只要上夜总会的话,那肯定是打仗。

史殿林蹭的一站起来,哥呀,溜达溜达吧,听说太原的姑娘特别漂亮,咱得好好的开开眼。

旁边刘毅跟任浩说,你坐下得了,哥说不去就不去了呗。

史殿林当时就沾点赌气囊塞了。

紧接着聂磊说,三哥,我们开了一天的车,有点累了,找个宾馆休息了,行,那我给你安排,不不不,我们出去逛一圈,随便找个酒店就住了,你上屋里稀罕稀罕那把宝剑去吧,你别管了,哥俩的关系非常好,根本就不用客气。

聂磊带着他这十多个兄弟一站起来扭头就走了,上车,这就找酒店住去了。那你看,事情出现在聂磊这边了。

聂磊当时开着宝马溜达溜达来到了化州酒店,化州酒店就是小四毛任爱军开的,把车往化州酒店后面一停,这条街应属化州宾馆最好了,好几层,一看装修的挺气派,门口豪车也多。

聂磊当时就琢磨了,这个酒店应该不错,哥几个把车停好,奔着屋里边就去了。

来到前台,王群力该登记登记,该交钱交钱,聂磊现在挺困了,开好房间之后,兄弟们先把聂磊送到了一个套房里,小豪和卢建强必须跟聂磊住一个屋里,给门邦一关,四大金刚一人一个标准间,刘毅跟任浩住在了一个房间,这就回屋睡觉去了。

但是你看史殿林回到房间里拿着房卡往这一扔。

给衣服一脱下来,浑身燥热,今天晚上史殿林玩的不是怎么尽兴,吃也没吃饱,喝也没喝好,往沙发上一坐,一看旁边有两罐啤酒,拿起来扣开一罐,顿顿两口就喝完了。

给这易拉罐在手里边扒着一攥,顺手直接就扔地上了,这俩手往这沙发后面这一搭,小二郎腿巴着一翘起来,哎呀,上哪溜达溜达,真他妈没意思啊。

拿着电话叭一拨过去,直接就打给刘毅了。

刘毅电话叭一借,喂,大林啊,大晚上不睡觉干啥呀?你这么的,你喊上任浩上我这屋来,咱喝点,我可不去了,你赶紧过来得了,咱俩唠唠,有菜吗?这守着酒店还愁没菜吗?一会我给前台打电话,点俩菜就完了呗。

行啊,给电话扒一撂。刘毅一瞅旁边任浩困得,得喝的说,史殿林找咱俩过去喝酒呢,我不去了,我困了,你去吧,拿被子往脑上一蒙,没一分钟呼呼就睡着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刘毅穿好衣服奔着大林这屋就来了,桌上光有啤酒,这怎么也没菜呢?点几个菜啊?史殿林说,点什么菜啊?他这一楼是个歌厅,他指定就得带点什么特色,你说咱俩大老爷们在这喝个什么劲呢?刘毅,我现在瞅你这张脸我就够了,那你啥意思啊?哈哈,我现在直接就给前台打电话,今天晚上慢慢长夜,不找几个女孩在这块陪着喝,那有啥意思?

当时电话拨给前台了,电话啪一接上,喂,老妹啊,你这一楼是歌厅吧?啊,是有女孩吗?那当然有了,你这么的呀,小费肯定不是问题,怎么的?哥,你要下来唱歌吗?不不不,这挺累的,唱歌也没啥意思,你这么的,你给我找四个女孩来601房间里边陪着咱们喝点酒,小费该给给,行哥,那我马上就把这个女孩给你整上去,好嘞,电话扒着一撂下,刘毅当时一瞅,你怎么又整女的呀?你这狗改不了吃屎,你懂个屁啊,你等着就得了。

紧接着在菜单上点了点菜,没有五分钟六分钟的时间,女孩来了,大林又要惹祸了。

走廊里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史殿林明显就兴奋了,完事,那边敲门了,你好,哥,快快快,刘毅开门去,哈哈。

刘毅当时来到门口,给门扒着一开,门口站着四个大姑娘,长得也是贼好看啊,身高都在说一米六八以上,全是长头发,而且穿的十分暴露。

刘毅当时一瞅,进来吧,是男的都喜欢这个,谁不愿意玩啊?只不过史殿林表现的欲望比较强烈四个女孩当时往跟前一站,哥,晚上好啊,让我们姐们四个伺候你们这个吃夜宵怎么样啊,真好啊。

史殿林当时一瞅,来来来,快坐快坐,哥,那你的意思是相中了?相中了,快坐下吧。

几个女孩往这块一坐,刘毅也坐下了。

大林问了问几个女孩,你们酒量怎么样啊?你看咱是干这个的,咱的酒量能不行吗?你放心吧哥,今天晚上咱指定把你喝好就完事了,指定把你陪好就完事了,行,那来吧,菜啥的什么时候上了?刚一说菜什么时候上,外边厨师敲门就敲门了,一个小餐车直接就推进来了,给整了八九个菜,往桌上一放,又整了几箱啤酒,几个人就在这块喝上了。

其实一开始史店林没想怎么的,真就打算说单纯的聊聊天,在这块吹吹牛逼是吧?一整就是你知道哥在青岛是干啥的吗?那你知道哥在青岛什么段位吗?姑姑在这一吹牛逼,刘毅本身就是个话少的人,但是这几瓶子啤酒一下去,再加上在李满林那块喝了点白的,白的啤的一混合,俩人都上劲了,刘毅不怎么爱吱声的人在这也吹上牛逼了。

说到兴奋的时候,从后边啪地掏出来家伙,拍在桌子上,让那几个女的看这玩意。

什么段位的人,2000年了,敢揣着这玩意出来呀?没跟你们吹牛逼吧?老妹啊,本来一开始没想怎么的,但是他越吹牛越上劲,越上劲他越膨胀,史殿林这个手直接就搭在女孩腿上了。

老妹啊,这么的啊,咱们商量个事。

刘意一看史殿林上手了,这边也憋不住了,给只手啪的也往一个女孩的大腿上一放,一使劲掐了一下,哎呀,对不起啊,实在不好意思,哥,你干啥呀,那个啥呀,商量个事啊,妹妹们商量个事,咱们那个台费给打个折呗,行,没问题啊,打什么折呀,哥呀,就是不差钱啊。

刘意去把床头柜上我的包给我拿过来。

刘意把包往他面前这一放,史殿林拿过来,给拉链一拉开,2万块钱往跟前这一放,刘毅当时一瞅,你从哪整这些钱的?你出来不都不拿钱吗?我刚从磊哥包里边偷的。

那你别告诉哥呀,她的钱都没数,几个女孩当时一瞅,哥呀,咱这台费也就两三千块钱的事,用不上这些。

那老妹啊,眼瞅着时候也不早了啊,都四点来钟了,别回去了,把门锁上,一会咱先一块进去洗洗,不行咱就搁一块玩会得了,然后咱就搁一块睡吧。

史殿林当时就表露出他的想法来了,刘毅一瞅,反正史殿林花钱是你偷的磊哥的钱,回头磊哥感觉钱少了,找你也不找我。

刘毅也跟着说,我兄弟说的对,要不行就别找了,你们看这上一个月班,你们挣多少钱呢?2万块钱,一人拿5000块钱,这多好啊,咱们今天晚上就在一块吧。

刘毅当时也说了。

聂磊的兄弟史殿林和刘毅在太原小四毛任爱军的酒店要给小姐上活,这几个女的在这块直摇晃脑袋,那脑袋摇得跟个小拨浪鼓一样,不行不行,哥,咱们吃饭归吃饭,老妹陪你在这聊天归聊天,但是别的项目那咱可真没有,再陪你会唱歌也行。

哥这么的,把电视机打开要不行,我给你唱个歌吧,我唱歌可好听了,唱什么歌呀,你是歌唱家呀你,我不听唱歌,你这么的2万块钱不行,我再给你加点呗,我包里边还有点钱呢,哥不是钱的事,咱们店里有明文规定,那不让女孩出台,哪有那么些规定啊,那规定是死的,人不是活的吗?这玩意咱讲究个自愿不就完了吗?你出去就说我是你男朋友,真不行,哥,那真不行,你看这个他不行,那你们几个呢?让他回去咱仨玩也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行啊,哥,我们都在一个酒店里边上班,她不行,我们指定也不行呗,我们老板脾气老大了,得知我们出去挣外快的话,跟客人出去了,要是不往店里边交钱,恨不得都得把我们腿打折。

上一回有个女的跟客人出去了,整了点外快,没往店里边交,那让我们老板都把腿打折了,现在还在医院里边躺着呢,那你往店里边交点就得了呗,往店里边交咱就合不上了是吧?你整2万块钱给店里边交80%,咱四个人到时候分1000块钱,那有啥意思?除非哥你这么的,你花20万完咱姐妹几个整几回,那都行,我们往店里面交交,咱们还能说合得上是吧?你这2万块钱咱往上交吧,分子钱那都合不上了。

哎呀,太扫兴了,这他妈太扫兴了,那这么的吧,给捏个脚吧,行吧,给做个足疗吧,足疗咱不会啊,那你会干啥呀?我会唱歌,我他妈现在不想听唱歌了,你怎么非得给我唱歌呢?哥,要不然我给你跳个舞呗,跳舞行,哈哈,跳舞行,但是哥这边可有个要求啊,啥要求啊,你把身上这衣服脱了跳,这可别闹,哥,我先给你跳蛤蟆。

刘意当时一瞅,说,先看看跳的啥样,那四个女孩往跟前一站,给电视打开,给音乐调出来了,那伴随着这个音乐,四个女的在这块就跳上了,你看本身这俩人喝点酒就受不了了,这四个女的在这一跳,史殿林在这块直咽唾沫,刘毅在这块也直咽吐沫,我靠,这是怎么回事啊?

史殿林当时一杯冰镇的小啤酒一下就喝进去了,别看刘毅平常不怎么爱吱声,这小子蔫吧坏趴着一站起来,我不行了,往前这一上,直接给一个女孩往怀里一抱,啪嚓的按地上了,史殿一瞅,哎,我靠,你怎么把我这套业务学会了呢?史殿林也上来了一下,抱住俩,来吧,往地上一摁,他都不知道稀罕哪个好了,这三女的怎么能摆楞过两个醉汉呢?他俩人喝得都像一滩烂泥一样了。

有个女的站在一边喊道,你们别整我姐们,不行,不能这样,哥,你赶紧起来,你赶紧的吧。

史殿林一拽,他就给拽坐在地上,你坐会,等一会哈,一会咱俩玩。

史殿林一手一个往这一摁,在这块玩上了那女的俩脚啪啪在这块就踢,闲着的那个女的那当时这一瞅,妈的,两个臭流氓从桌上拎起来两个啤酒瓶子,左手一个右手一个小啤酒瓶抡圆了,朝着史殿林和刘毅的后脑海,这俩啤酒瓶子基本上是双管齐下横着就过来了,咔嚓,这一下子史殿林闷哼一声,一下给史殿林就打晕了,刘毅还好点,在这块正缓着呢,这女的一瞅,这都不晕呐,旁边又拎起来一个朝着后脑海上横着就过来了,啊,给刘毅和大林这哥俩直接就打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