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君笺雅侃红楼

✪插图:孙温《绘全本红楼梦》

《红楼梦》所有故事都不是独立发生,而是盘根错节,脉络绵延。

就说贾琏与王熙凤的夫妻感情走向破裂,曹雪芹就铺垫了非常多的线索,汇总到最后让读书人幡然醒悟,原来背后原因是那么的复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表面看琏凤二人的分崩,源于王熙凤的妒忌。但贾琏的变化才最让人深思。王熙凤反而是那个“不变”的。

贾琏的变化,出在他陪林黛玉去江南一年后回来。

据刘姥姥一进荣国府,周瑞家的对她说“我们这里不比五年前”,说明琏凤二人当时成亲起码五六年,已近七年。

尽管那时没有“七年之痒”说法,但久别胜新婚也不能长久。贾琏仍旧不免对王熙凤厌倦。

护送林黛玉回南那一整年在外头,谁会管他这位爷的逍遥?他是真正快活似神仙。

可一回到京城便又被套上夹板,没有了饕餮盛宴,家中只守着糟糠之妻,肯定落差极大。

彼时赶上贾府修建大观园迎接元春省亲,贾琏管家一系列事务繁忙,且又都在家中忙碌,倒也能安分守己。

但心中“不满足”,日积月累只会越发高涨。

当元春省亲结束一结束,贾琏马上就出了状况。

当时女儿大姐儿生天花,他搬去外书房住后。原文形容多姑娘去勾引,贾琏内心急的像“饥鼠”一样。那状态如果想象成“没头苍蝇”那样乱转,可能更加形象。

贾琏至此就变了。

当晚,他买通小厮穿线搭桥摸去多浑虫家中,与多姑娘“胡天黑地”起来。原文这段描写极丑,不多赘述。但有一句却让人极为深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贾琏恨不得连身子化在他(多姑娘)身上。”换成白话就是命都不要,死也甘愿。

一个有妻有女的男人,女儿正在生重病,妻子在家心急如焚。他却为了“色”字命都不要,可还有一丝父女之情、夫妻之情?

贾琏此时的变化代表他受够了王熙凤的控制,要冲破封锁,必然就要反抗。

第二十一回,他去多姑娘家中厮混。

第四十四回,他在凤姐生日当天叫鲍二媳妇来家中鬼混。

第六十五回,他停妻再娶,与尤二姐在外做了夫妻。

他先“去人家”,“来自家”,再“停妻再娶”,一步步变本加厉,针对凤姐步步紧逼。

根据21/44/65/88的数字规律,可以肯定第八十八回就是琏凤夫妻反目的时刻。也就是那时,王熙凤大体会被休下堂,“哭向金陵事更哀”。这是后话。

如果说贾琏与多姑娘出轨时,对王熙凤还有惧怕之心。他是什么时候升起反抗之意的呢?

多姑娘只是开始,真正对凤姐不满,还要再往后一阵。

(第二十三回)贾琏道:“果这样也罢了。只是昨儿晚上,我不过是要改个样儿,你就扭手扭脚的。”凤姐儿听了,嗤的一声笑了,向贾琏啐了一口,低下头便吃饭。

记住这句话,才是贾琏与王熙凤婚变的分水岭。

在此之前,贾琏对王熙凤顺从。

在此之后,贾琏便开始了反抗和反击。

起因也很简单。那多姑娘是什么人物?贾琏在她身上食髓知味,自然会觉得与王熙凤“寡淡无味”。

他要求凤姐“改变”换个样儿。在夫妻床笫情趣之外,就显示出贾琏对凤姐的不满意,以及委婉要求她改变的诉求。

可惜这件事触及了王熙凤的底线。她出身大家闺秀,做不得多姑娘那样的浪荡。就像贾琏与别的女人偷欢也是凤姐的底线,坚决不被允许一样。

凤姐不只拒绝配合,还“扭手扭脚”反抗,结果当然是“不欢而散”。

凤姐的拒绝让贾琏欲求不满,只会越来越逆反。

所以,“改个样儿”可不只是夫妻房事小插曲,而是贾琏给王熙凤最后的机会。

至此,他对凤姐彻底死心不再奢求改变,转而开始反抗,才有了后面的鲍二媳妇和尤二姐等一系列故事,直到把凤姐休妻下堂。

✍以上观点根据《红楼梦》80回前故事线索整理、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