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朋友让我聊聊吉林市的老城门,更有人直接点题,让我聊聊水门洞子。

其实这些年写自己的家乡风物,良莠不齐的文章早已经超过千篇,自己所有选题大致把握一条准则,就是在互联网上没有此类文章,或者我有新的内容可以作为别人发布文章的补充,如此方可动笔。但凡见到有人发布过,且文章质量优异,我一般是不愿再勉力续貂的。就比如我最钟情的吉林铁路题材,因见过王力先生发布过的文章,便没有积极单独动笔黄旗屯车站和松花江铁路桥。

这几年阅读了大量纸质史料,愈发觉得吉林城老城门这个题材,许多前辈和师长都写过,因而自己实在没有胆量积极动笔。不过仔细想想,在前人栽树下一味乘凉享受,反倒也算对前人努力的不敬——再蓊郁的大树也并非不需要裁叶修枝,于是今天闲聊水门洞子,既为向前辈致敬,也为自己补充的观点获取更多被斧正的良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

同治六年之后,清代的吉林城的城墙上,自西向东依次开有迎恩、福绥、德胜、致和、北极、巴尔虎、朝阳、东莱等八座城门,后来又开辟了新开门和小新开门,所以吉林老城墙上一共出现过十座城门。这些城门的取名引典籍、具奥义,不仅与环境位置契合,还考虑了堪舆风水,极大地彰显了古人对文化的重视。以福绥门为例,名称出自《诗经-小雅》中“君子万年,福禄绥之”一句。“福”字为福气、福祉之意,“绥”字有安定、安好之意,二字相连,则寓意福祉安定于此处。

那么“福绥”这个名称为什么要出现在古城的西侧呢?这恐怕与吉林城西关地区的地形特点以及旧时盛行的五行八卦之说有关。清代吉林城东、北、西三面有城墙,南侧依江无城墙。西侧共有三个城门,自北向南依次为德胜门、福绥门、迎恩门,城门外侧虽有高埠漫岗,但由于这一带为上古松花江水道堰塞形成,地势总体低洼易涝,形成有许多坑塘泡

福绥门虽位置偏向西南,但排序居于西三门的中正之位,不偏北也不偏南,故而可占了一个“正西”。按五行八卦之说,正西为八卦的“兑”位,其卦象为“泽”,又与吉林城西关多泡泽的地貌颇为吻合。同时,五行八卦的方位和卦象又有引申之意——卦象“泽”为水,“泽”在汉语里也有雨露滋润之意;但“兑”位按五行来说却属“金”,故而“金”与“泽”互济,让八卦方位的正西方呈现外柔内刚的中庸气象。

此外在卜卦时,一般认为“兑”即是“悦”,在《周易》中卦象为两水交流,上下相和,团结一致。主上下和睦、团结一致,秉刚健之德,坚行正道,引导人民向上。因此在西侧建城门时,借卦象之“泽”与地面泡“泽”之谐音,求“兑”位能够滋润“福祉”以求“安定”,恐怕才是为城门取名“福绥”的深意所在。
就我所知,目前除了吉林城,其它城市好像还真没有同名同义的城门(北京的福绥境与城门无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二、

尽管福绥门取名更多考虑的不是水,可并非是与水无关。
在吉林民间至今仍以“水门洞子”称呼福绥门。关于水门洞子俗称的由来,比较流行的说法是“大凡一座(古)城总要有一个汲水、排水的城门,按照五行方位,西方‘壬癸’属水位,所以水门都要修建在城的西面”。对这个说法,我认同前半部分,对后半部分则有自己的保留意见。

如前所述,地分五行,西方是庚辛金,并非是壬癸水。按八卦取位,壬癸水在正北“坎”位,(壬、癸水分别为阳、阴之水,也正因此,清代才在吉林城城北玄天岭修建“坎”卦石以避火)。一般来说,古人不可能在水灾频繁的江畔之城市“水上加水”,把“水溢”的寓意赋予本就易涝的西门。从目前国内一些古城的水门位置看,水门大多会修在八卦的“离”火位,即城墙的南侧。

在历史上,清同治六年扩建吉林城之前,老城西侧只有“西门”一座城门,而且这座西门肯定不是水门洞子,而是在西大街尽头。扩建吉林城之后修建的福绥门,也不是汲水、排水的水门,而是通衢大门。
那么为何清代吉林城的几座城门,不管有无城楼,不管门大门小,只有福绥门这里被叫作“门洞子”呢?从语言习惯上看,门洞子的规模一般比城门洞子要小。综合各种与之相关的记载,可知水门洞子应该出现得很早。

据记载吉林城初建之时,分内(木)城和外(土)城,外城之内有一些自然或人工形成的水道。如牛马行、河南街的风水河属于前者,历史记载内城“松木墙外周围有池子”(大约一丈宽,折合公制单位超过3米)则属于后者。据吉林市文史专家关云蛟先生讲述,大致在福绥门所在之处,外城的土墙上曾开有排污孔洞,有沟渠汇城内污水由此处排出城外,排污孔洞即水门洞子。虽未见到文字描述,猜测“水门洞子”的样子可能有些像连环画《岳飞传》中金兀术偷袭潞安州时,劈开的木栅水关。

这条排水沟渠在吉林城中的走向目前尚不可知,但文献资料上留下两个线索:其一是福绥门内的街道与财神庙胡同相交之处,曾名桥头(今桥头胡同与北京路交汇处),想必此处曾有跨河过沟的桥梁;另外在福绥门内北侧城墙根,曾残留一个狭长的排污臭水泡子,俗称黑河沿儿(今市七中西侧顺城街7号楼一带)。这两处河沟可能是一条相通的沟渠,也可能为两条交汇在水门洞子。

待到清同治六年吉林将军富明阿、副都统富尔逊主持扩建吉林城时,旧土墙水门洞子被扩建成福绥门,排污沟被填塞建成福绥街。由于这次扩建后,旧土墙尚在,水门洞子之俗称也得以保留。所以与排水有关的是早期的水门洞子,新建的福绥门与排水则关联不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三、

早在水门洞子升级为福绥门之前,水门洞子内侧就是繁华的地段。进城门后道路分岔,北侧胡同为吉林鸟枪营关防处、吉林府、吉林经历厅等三个重要衙署办公场所,南侧胡同经桥头与财神庙胡同、翠花胡同等金融、商业街巷相连。虽不比德胜门、迎恩门热闹,福绥门也别有一番
省城气象:

福绥门内有东升当、会全号、马碾房等知名商号,晚清时,福绥门内又出现吉林城最具盛名的戏剧表演场所——丹桂茶园。随着吉林城的城市经济不断发展,福绥门内的翠花胡同一带,又成为棉纺作坊的云集之所……许多富户也将住宅选在福绥门附近,如大地主恩祥,就在丹桂茶园北侧的水门洞外修建了自己的豪宅,这处宅院在民国时被卖给后来的抗日名将冯占海将军……

虽然生长在吉林东关,我知道的第一座吉林城城门却是民间俗称的水门洞子。童年时观看小人书《岳母刺字》后,我对水门洞子就充满了好奇。记得某次探亲时,特意央求家长乘1路车在水门洞子下车,步行剩余的路程。可惜现实的水门洞子早不见了古意盎然的城门,也没看到小人书上画的水关,放眼望去,只见大片平房和基座突兀的楼房。模糊记得船营医院门前路口是个农贸市场,若不是家长在小市场买了一些食物调动了我的情绪,简直可以用索然无味形容那次“探访”。

后来和一位比我年长一旬的长辈给我讲了很多水门洞子内外的奇闻轶事、江湖传闻。他讲得眉飞色舞,我听得兴致盎然,几乎挪不动脚步,于是数次站在船营医院门前向东张望,眼前仿佛又出现了城门、剧院、店铺、深宅大院,以及生活其间的那些个性鲜明的贩夫走卒、西关球子、失足妇女。可惜当时只顾着听,忽视了记,几十年下来,脑海里只残留了一点点记忆碎片。

然而人生的特征又往往是遗憾。
我今天仍遗憾没有见过福绥门从前的旧影(网络上流传的吉林城福绥门照片实为1936年前后珲春的镇定门),更遗憾的那位会讲故事的亲人已于数年前去世,想再听他绘声绘色讲一遍以还原我的那些记忆碎片,今生已然不可能了……

特别鸣谢贾大为先生(网名易林学馆)对本人撰写此文给予的支持和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