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维持一段婚姻最基本的就是信任,一旦失去了信任,在相互猜忌中,只会酿成更大的悲剧。正如安徽这起案子,男子怀疑妻子不忠,在房间安装了监控摄像头,情夫身份却让他暴走,一气之下,他更是采取了极端手段,酿成了一桩难以挽回的悲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黄俊龙,安徽人,时年30岁;他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家庭,母亲早逝,父亲一个人含辛茹苦的将他拉扯长大,为了尽快养家糊口,他放弃了读大学的机会,高中一毕业就外出打工。

然而没想到,学历成了他最大的障碍,因为学历低,没有一技之长,他一直找不到一份满意的工作,只要能赚钱,他什么都干,当过卸货工,水泥瓦匠,经过数年的打拼,也攒下了一笔积蓄。

黄俊龙并没有过于崇高的理想,他只想攒钱做生意、娶妻生子;经他人介绍认识了曾丽。

曾丽出生于农村,因家中兄弟姐妹较多,她并没有得到太多受教育的机会,早早就外出打工了,她跟黄俊龙一样四处漂泊,她对另外一半的要求不要,只求一个相对安稳的生活,两个人对双方的印象都还比较不错,交往了几个月便结了婚。

为了改善家庭状况,黄俊龙在城里面开了一家烧烤店,每天是早出晚归,因为手艺好,价格公道,生意是越做越好,然而事业处于上升期,婚姻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矛盾,黄俊龙每天忙于工作,跟曾丽相处的时间是越来越少,她总是觉得黄俊龙不关心她,两人为此也没少吵架。

黄俊龙也是有苦难言,在城市安家,经济压力本就非常大,他的房子只付了首付,每个月都有房贷车贷的压力,而且等两人的孩子出生,又将是一笔巨大的开销,他要是不工作,两个人都要喝西北风。

曾丽的心情,他也不是不能理解,但现在他确实很难兼顾工作和婚姻,他想等烧烤店的生意步入正轨后,再好好补偿一下妻子。

2017年9月,黄俊龙从老家探亲归来,他迫不及待的跟妻子亲热了一番,事后却发现“安全套”好像少了几个,他觉得奇怪,随口问了一句,曾丽表示安全套快要过期了,就丢了一些。

起初他并没有在意,但是妻子近些天的举动让他更加奇怪,她将手机上了锁,总是会背着他打电话,一向不爱梳妆打扮的她,每天出门都会化妆;妻子的突然转变,让他留了一个心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虽然不想怀疑妻子,但为了安全起见,黄俊龙购买了两个针孔摄像头,他在房间和客厅各安装的一个,他每天都会看一看监控摄像头,经过数天的监控,终于让他发现了猫腻,然而情夫的身份却让他崩溃。

10月初的一个休息日,黄俊龙跟往常一样打开手机,点开监控设备,没过多久,妻子就外出归来,然而一同归来的却还有另外一个人,这个人正是他对门的邻居任军。

他跟任军也算是“老相识”了,搬来的第一天,任军就帮他们安装过厨房灶具,他还经常邀请任军来家里吃饭,没想到任军竟然别有所图,他看着监控,只见两人一同走进了卧室,他不敢看下去,但又好奇发生了什么,当他切换摄像头后,只听见一阵令他又羞又怒的“污秽”之声。

黄俊龙立马开车回家,当他推开门时,依旧还能听到两人的声音,黄俊龙一脚踹开房门,大喊了一句:“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曾丽和任军也是被吓了一大跳,连忙扯过衣服遮羞;王俊龙一把揪住任军,挥了他几拳;任军自知理亏没有还手,曾丽却上前拉扯着两人,任军趁着这个空隙,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

曾丽躲无可躲,只能苦苦哀求丈夫原谅他这一次,并保证一定会跟任军断绝来往,看着妻子哭得梨花带雨,抬起的巴掌始终没有打下去,他让曾丽暂时回老家居住一段时间,等两人冷静下来再好好谈一谈。

曾丽在老家待了一个月,这期间,她一直都在道歉,岳父岳母也在一旁劝说,黄俊龙终究还是心软了,又将妻子借回了城里居住,并当着她的面拆掉了卧室里面的摄像头。

11月6日,黄俊龙陪着父亲在店里面喝酒,又谈起了这件事,父亲比他更担心,提出试探一下,黄俊龙一想觉得父亲说得有些道理,两人一商量想出了一个计划,两人提前回家躲在了杂物间,随后黄俊龙通知妻子要去外地购买食材,三天后才会回家。

他们通过客厅的监控观看着曾丽的反应,当天并没有异常。

11月7日,黄俊龙被门铃声吵醒,他看了一下时间才早上八点,谁会这么一大早来敲门呢?

他打开手机,查看着客厅摄像头,没想到这个人又是任军。

曾丽将她拉进房间,说:“他出差了,我们有三天时间。”

任军听后又说:“怕啥,我都搬走了,他不会怀疑的。”

听着两人的交谈声,任军跟曾丽已经来往有一段时间了,看着手机中的画面,他彻底崩溃了,顺着抄起一根棍子冲了出去,朝着两人狠狠的挥了过去,发泄完怒火,又将任军和曾丽绑了起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黄俊龙威胁着说:“我已经放过你一次了,你还敢找我老婆,你说的,想怎么解决”。

任军心生恐惧,表示可以赔偿一笔钱,黄俊龙看着沉默不语的妻子,他对她已经彻底失望,决意离婚,干脆就要一笔“补偿费”,黄俊龙狮子大开口索要200万元。

然而任军根本没有这么多钱,他卡里面只有10万,黄俊龙和父亲又让他写下了一张188万的欠条,他让父亲守着曾丽,他这带着任军去取钱,还未走到银行,黄俊龙越想越不对劲,他这辈子从未干过什么亏心事,然而拿着这张欠条,总觉得心里不舒服。

黄俊龙想了想,撕碎了欠条,又将他放走了,任军离开后选择了报警。

黄俊龙和父亲黄某喜因构成敲诈勒索罪而被刑拘,根据《刑法》规定: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恐吓、威胁或要挟的方法,索要被害人财物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经法院审理,判黄俊龙有期徒刑4年,黄某喜有期徒刑6年。

一场婚姻的悲剧,让两人走上了一条不归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