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同志,你们抓错人了吧,我虽算不上良民,但刚吃了十多年的牢饭出来,不敢再犯错啊”。

男人在挣扎的时候,一名警察从队伍的最后走了出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索小江,我可是找了你整整二十年。”

看清男人的面目,刚才还在叫嚣无罪的男人突然就放弃了抵抗,心里想的,果然世界上最安全的只有一个地方。

藏匿二十年,索小江究竟是如何做到的?他又是犯了怎样的大错,才让一个警察对他如此“长情”?

在阅读此文之前,麻烦您点击一下“关注”,既方便您进行讨论和分享,又能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感谢您的支持。

29刀,终结一条人命

“你好,我要报警,有名男子被刺,流血不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四川旺苍县的警方在1999年接到报警电话之后,第一时间出警,倒地的男人被送到医院,却还是不治而亡,据说只有24岁。

围观群众说,是有人持刀行凶,三个人,都是男青年。

当街杀人的恶劣引起了警方的高度重视,根据目击者提供的线索,很快抓捕了两个人,一个叫苟加忠,另一个叫王平。

落网的两人很快招供,未落网的另一人,名叫索小江,这次的人命事件就是由他而起。

索小江就是一个“街溜子”,正经事不爱干,大街上看见美女也控制不住自己,他不管美女身边是否有帅哥作陪,该怎样勾搭就怎样勾搭,经常说女生是“小姐”。

小马的女朋友就是在街上这样被索小江给嘲讽的,血气方刚的男人自是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友挨骂,但女朋友一看索小江这副街头混混的模样,就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拽着自己的男朋友走了。

只能说,冤家真是路窄,没隔几天小马跟朋友喝酒的时候,竟然又碰见了索小江,气不打一处来的他,带着自己的几个好哥们就将索小江给揍了一顿。

这索小江,自然不是吃亏的人。

他很快找到自己的大哥,也就是王平,再加上一个苟加忠,三人提着大刀就要报复,其余人都跑的比较快,落在队伍最后的潘刚,成了几人泄愤的人肉垫子,失去了性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杀人者要受法律制裁,这是肯定的,其余两人都被判处了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可就索小江,跟凭空消失了一样,亲戚本来就不多,也不跟他们联系,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警察们也是没有调查的突破口,只能列为“悬案”。

黄永先并不打算放过这个杀人凶手,所以当2017年公安部门要求旧案清结的时候,他马不停蹄进入专案组,开始了对索小江的又一轮追踪。

那么,在警察为了寻找他花费九牛二虎之力的时候,索小江在干什么?害人之后,他又是一步步避开追捕,侥幸存活二十年的?

20年,大半都在狱中

时间拨回1999年,真的闹出人命之后,索小江虽然一贯不靠谱,却也还是被吓了一跳,之前都是小打小闹,这一下,可怎么整?

逃跑!

三人聚在一起的目标最大,所以三人选择了分开逃窜,也并不知道其余二人去了哪。

索小江决定前往广东,一路上,他只挑偏僻的方向走,再加上1999年的摄像头远不如现在,所以竟真的让他离开了。

办案民警黄永先以为索小江没读过几天书,应该跑不远,但他做到了,还鬼使神差的得到了彭德勇这个假身份。

身无所长的索小江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小偷小摸的旧毛病很快上身,一条人命依旧没能让他看到自己所为的不应该,拘役过几次,于他而言,也始终是不痛不痒。

到最后真的没钱的时候,竟然铤而走险,干了笔大的,没有以杀人定罪,却因重大盗窃判刑十几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索小江的命里可能真带“监狱”二字,可正是监狱,让他逃过一次次的搜捕,竟然将最危险的地方,混成了最安全的地方。

但黄永先的坚持,改变了这一切。

他利用DNA数据库进行对比,终于将从凶器上提取的指纹与“彭德勇”配合,获知此人在2006年就已经在监狱服刑的消息。

苦心寻找之人竟然唾手可得,可当黄永先信心满满准备去监狱提人的时候,却被告知“彭德勇”已经因为表现良好,在2018年提前释放了。

消息再度中断,已经鼓起信心的黄永先却并不打算放弃,他拜托监狱的同志帮自己了解一下“彭德勇”在狱中服刑期间可有交好的人,询问其是否知道他出狱之后决定去哪。

好消息真的有,其中一个男人表示“彭德勇”答应自己出狱后会帮着照顾家人,根据男人妻子留下的电话,警察顺利缩小“彭德勇”的活动区域,守株待兔了几天,真的将逃亡了二十年的索小江给缉拿归案了。

所谓不见铁窗心不死,看着警察的抓捕,索小江的心里明白可能是怎么一回事,嘴上却一直没闲着,一直在为自己狡辩,直到黄永先赶了过来。

看着眼前这个有点眼熟的“老朋友”,索小江终于是放弃了抵抗,承认了参与杀害潘刚的事实。

闻知索小江的落网,潘刚的家人只想落泪,法律终于可以给自己的孩子一个交代,逃亡了二十年,等着索小江的依旧是死刑。

没有骨子里的恶人,自由践踏在一条人命之上,索小江却依旧不知悔改,不是在作案,就是在坐牢,他这种行为又对得起谁?

问之动手理由,结果只是血气方刚下的冲动,觉得丢了面子,所以才勾结三两兄弟报仇。

王平和苟加忠也是“真的可怜”,本来只是想帮自己的好兄弟出出风头,最后竟把人命搭了进去,甚至说比主犯死的还早一些。

选择用拳头说话的人,是最无能的弱者,法律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不公者伸冤,有些人不想着用法律保护自己,只想着用拳头解决,这种病态的行为,早晚会造成恶果,就是不知道,这最后的果子,到底是用钱还是用自由来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