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包含虚构创作,内容为版权方所有。

清朝时期,河南总督府库失窃了一千两银子,总督大怒,要当地知县限期一个月破案,若追不回银子,必治他渎职之罪。

知县胡一岛说道:“一个月太久,若能一个月盗贼恐怕把银子都花完了,下官认为,只七日,便可破案。”

总督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说道:“此等大案,不可戏言。”

胡一岛说道:“总督大人放心,只要总督大人依我三件事,必可追回失窃的银子。”

总督道:“你且说来,只要能追回失窃的银子,本督什么都依你。”

胡一岛说道:“第一需要本县的衙役守卫在总督府的四周,第二凡是总督府门口进出者,准许本县检查,第三下官来参见都督,都督需随时接见,若都督依从,定可破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都督表示全部答应。

胡一岛回去之后,立刻安排衙役守在都督府周围,又安排八个衙役守住都督府的第二道门。

一切准备完毕,已经是半夜时分,胡一道表示要见都督,门卫汇报之后,胡一岛便进入都督府,只见他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在都督府前前后后转了一圈,随后辞别都督。

都督见状,有些莫名其妙,但是牵涉到破案,也没说什么。

之后的几日,胡一岛总是接二连三的拜见都督,有时一天来三四次,有时候一天来五六次,不管白天还是黑夜,搞的都督坐立不安,精神疲惫。

都督见状,心想这哪是查案啊,这分明是在消遣本督,于是喊来胡一岛,埋怨了一番。

胡一岛也不生气,只说,都督且莫慌,下官即将要破案了,说罢辞别总督。

如此过了六日。

第七日清晨,胡一岛带着七八个衙役,来到总督府,恰逢总督在府内和几个姨太太喝茶聊天。

胡一岛参拜总督之后,指着总督身边的一个姨太太,对衙役说道:“此人便是盗贼,尔等速将其拿下。”

胡一岛刚说话,几个衙役一拥而上,将一个总督的姨太太拿下。

总督见状大惊,这可是自己的心爱的三姨太,怎么会是盗贼,对胡一岛喝道:“你说本督的三姨太是盗贼,可有凭证?”

胡一岛没有直接回答总督的话,只说:“总督大人且随我来。”

然后招呼衙役来到三姨太的房间。

总督觉得奇怪,想着看你搞什么名堂,于是带领随从跟随到三姨太的房间。

三姨太的房间里有一张床,胡一岛说道:“将三姨太的床单揭开。”

衙役立即揭开三姨太的床单,并将床挪了出去,之后在床后发现一堆松土,挖开一看,里面有一堆银元宝,拿出来一看,赫然便是官银,清点之下有几百两。

此时胡一岛开始追问都督的三姨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胡一岛问道:“你将其余的赃银藏哪里了?还不快如实招来。”

三姨太不可不言,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胡一岛道:“如今赃银已经找到,你还想抵赖,我看不动大刑,你是不肯招了?”

于是喝令衙役,将三姨太拘到县衙,严加审问。

三姨太见事不妙,吓的面如土色,忙跪下磕头,说出其余赃银藏匿所在。

胡一岛带领衙役前去,果然找到失窃的银子,随后将银子奉还都督。

都督大喜,见胡一岛几天就破了此案,不禁十分钦佩,当晚将胡一岛留下都督府,设宴款待。

席间,都督问道:“胡县令,三姨太进府半年,为人谨慎,很会讨本督欢心,你是怎么知道她就是盗贼的呢?”

胡一岛随后说的话,让都督佩服的五体投地。

胡一岛说道:“库房乃是都督府重地,一般人根本没有机会混入,更不要说偷银子了,所以下官认为,必是内贼,而且一定是经常进入库房的人才有机会下手。于是,下官便向都督提了三点请求,其中前两件,为了虚张声势,目的是不让盗贼将银子运出都督府。”

都督笑了笑,问道:“那第三件事呢?”

胡一岛说道:“因为都督府人员较多,究竟是谁盗窃了银子,下官也不好一下判断,于是向都督提成第三件事,之后下官便经常来叨扰都督,目的就是要引出盗贼。”

都督有些疑惑,道:“此话怎讲?”

胡一岛说道:“但凡作奸犯科者,一定做贼心虚,很想知道我每次来对都督说了什么,以了解破案的进展,所以一定会偷听我们的对话,所以下官每次前来,都安排衙役在不远处观望,果然发现三姨太躲在门口偷听,试想,她若不是心虚,怎么会偷听我们的对话呢?所以,下官断定,她一定是盗贼。”

都督点了点头,说道:“正是如此。”

随后都督又问县令是如何知道藏银之所的。

胡一岛道:“下官每次来叨扰都督,都会在府内转悠一圈,每次都有几个随从和姨太太跟着,有一次下官经过花厅的时候,发现里面的床好像有移动的痕迹,随后观察,三姨太的眼光总是时不时的盯着那里,于是下官断定,赃银一定藏在那里。”

都督听完胡一岛的分析,越发佩服了,之后对胡一道委以重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