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1年32岁的老舍娶了26岁的胡絜青为妻,但在新婚之夜老舍却突然变了脸色,严肃地对着新娘子说:“如今你既然已经嫁给我,必须得答应我三件事,而且必须得做到,如果做不到那我们就一拍两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31年的一个仲夏,北平城落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雨过天晴,满城檐上、叶尖都挂着晶莹的雨滴,被晨曦映照着,熠熠生辉。
在这座古老的城池里,一场別样的婚礼正在热闹进行着。新郎是齐鲁大学的汉文教授舒庆春,字老舍,今年32岁,新娘子是北京师范大学才女胡絜青,比新郎小了6岁。
两家亲朋好友都说这是一对天作之合——一个大学教授,一个画画写文章的才女,一个以教书育人为己任,一个也喜文学创作。
婚前两人干脆利落,一拍即合。谁知新婚之夜,老舍的脸色却突然一沉,严肃地对新婚妻子说:
“如今你既然已经嫁给我,就必须答应我三件事,而且绝对要做到,否则我们就只能分道扬镳!”
胡絜青不解地问:“你说,到底是什么事呢?”
老舍说:“第一,以后日子要能吃苦耐劳,不怕困难磨难,第二,要不断学习知识,勤于充实自己,第三,绝不能吵架,我们必须和和美美地过日子,如果遇到分歧,也要通过沟通解决,不能动怒。你愿意吗?”
胡絜青微笑着说:“我当然愿意,咱们会过得很幸福的。”
两人就这样拉开了婚姻的序幕。1931年秋,老舍去了济南的齐鲁大学任教,胡絜青则在当地一所中学教书。夫妻两地相隔,但每周都会固定聚几次。1934年,长女舒济出生,1935年,老舍调任燕京大学教授,一家人搬到了北平团聚。1938年,二女舒乙出生。
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中日战争全面打响,祖国危在旦夕。老舍情急国难,毅然决定南下重庆,投身抗日救亡运动。胡絜青含泪送别了老公,带着两个女儿回到北平娘家。
六年间,胡絜青辗转带着两个女儿躲避战火,生活艰难。她靠着一点画画稿费和出租房屋的收入,抚养两个女儿,还要照顾年迈的婆婆。日日奔波劳碌,胡絜青想念南下的老舍,却无法即刻南下与他团圆。
1942年,老舍的母亲去世,胡絜青带着两个女儿,历尽艰险,走了50多天的路程,终于来到重庆,与老舍团聚。她还怀着身孕,不久之后便产下二女舒立。
重庆的生活并不如想象中的安稳美好。小女儿出生后,胡絜青常常身体不适,却还要照看三个小女儿。老舍虽然尽力在抗战事业中发挥作用,但他是一个文人,能做的终究有限。
这时,一个名叫赵清阁的女子出现了,她是老舍的秘书,二人均对文学创作情有独钟,老舍更是钦佩赵清阁的才华与睿智。
两人渐渐在工作中走得很近,甚至同居一处。这给了胡絜青沉重的打击。
胡絜青本就是一个传统女性,她宁可忍受丈夫的变心,也不想破坏这个家。
她默默承受着,尽心尽力照顾孩子和家务,希望老舍能想通。
1945年,老舍接到胡絜青怀孕的消息,这使他陷入两难。他不忍伤害胡絜青,也舍不得离开赵清阁。在矛盾的纠结中,赵清阁主动离开了老舍,给他留下分手信后便离开重庆,前往上海发展。
老舍追去上海要挽回赵清阁,两人见了一面,赵清阁态度坚决,表示为了老舍的家庭,必须断绝来往。老舍只得扭头返回,胡絜青也产下他们的第四个女儿舒雨。
之后的岁月里,老舍经常写信与赵清阁联系,想重拾旧梦,而赵清阁没有再回信,只是听说她一直未嫁。老舍和胡絜青一家四口重归于好,生活在一起,直到老舍去世。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丈夫偏离常轨对家庭的伤害是巨大的。胡絜青宁愿忍辱负重,也要维系这个家。
即使在老舍过错明显时,她也没有过分指责,只是用自己的付出感化老舍。经历了这场感情风波,夫妻二人反而更加珍惜彼此。
赵清阁也是一个传统女性,她选择放手,不给老舍的家庭增加更多困扰,即使心中对老舍依然情有独钟,但她没有选择破坏老舍的婚姻,而是默默守候一生。

胡絜青尊重老舍的事业,默默支持,赵清阁明辨是非,果断放手,两位女性以不同的方式守护了这段婚姻。
而老舍经历这场打击后,也更加珍惜胡絜青这个妻子。
婚姻就像一叶小舟,夫妻就是共同的船夫,航行途中难免遭遇风浪,唯有互谅互让、共渡难关,才能到达幸福的彼岸。
老舍和胡絜青也历尽风雨,才守得云开见月明、直到白首不离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