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虽然剧版的结局很圆满,不过后半段的节奏很快,删减了部分原著的名场面,不免让人略感遗憾。

今天就给大家聊聊,原著中谢危和姜雪宁感情进展的关键情节——误吃椿药。

当晚发生的事情,既冒着粉红泡泡,又让人热泪盈眶。

燕临率军从鞑靼迎回了长公主,沈芷衣顺利生下孩子,边城里一片欢腾,大家在大年三十晚上举行了流水宴。

席间,一些将士向燕临敬酒,还让来宴席上帮忙的女孩给燕临斟酒,没想到被燕临拒绝了,说他不喝酒。

场面正僵持中,恰好姜雪宁和谢危等人来了。

姜雪宁得知燕临不喝酒,是怕吓着人,不由心里一疼。

她想起自己多年前曾跟燕临说,“不要喝酒好不好?我害怕。”谁知燕临竟然记到了现在。

为了给燕临解围,姜雪宁顺势带领众位将领,给谢危敬酒,并把那位女孩斟给燕临的酒,递给了谢危。

谢危自然不会驳了姜雪宁的面子,淡淡地将酒一饮而尽。

但他们都没注意到,那个斟酒的女孩见酒被谢危喝了,她脸上立即白了几分,神情不安又懊恼。

宴席过半,端坐在桌前的谢危发现,身体里升上一股异样的感觉,连手指都微微颤抖。

他将席上斟酒的侍从侍女扫视了一遍,吩咐刀琴去抓逃跑的斟酒侍女,又让剑书准备沐浴的冷水,随后离席。

姜雪宁并没看到谢危的异样,而是盯着面前的当地特色龙须面,想起了她在2年前过生辰时,长公主在深夜派人送来的那碗长寿面。

她悄悄跟沈芷衣说,“还是当年殿下派人送来的面更好吃。”

然而,沈芷衣一脸迷茫,“御膳房到了半夜就使唤不动了,做不了长寿面,你莫不是记错了?”

听到这话,姜雪宁心中纷繁复杂,能记得她生辰,还能让小太监神不知鬼不觉地给她送面的人,还能有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这本事却本不该有这可能的人,便成了唯一有可能的人。

前世那位逼杀自己的人,竟是今生在生辰夜唯一温暖自己的人?

姜雪宁决定找谢危问个清楚,却惊讶地发现,来开门的谢危只披了一件外袍,露出了大半个胸膛,脸上、喉结上还有淋漓的水珠。

谢居安竟然在沐浴!

姜雪宁马上想走,却被谢危的手紧紧抓住,“便这样怕我?”

“席间多喝了两盏酒昏了头,不该深夜来搅扰先生。”

谢危本就不喜欢姜雪宁对自己害怕生疏的样子,一听到她说“酒”,便想起自己这副尴尬的样子,正是因为喝了姜雪宁端给自己的酒。

谢危更生气了,他将姜雪宁拽进屋里,揉进怀里,狠狠吻了下去。

没想到,却挨了姜雪宁响亮的一巴掌!

“深更半夜,还请先生自重!”

这下,两人都委屈得不行。

谢危觉得,自己一直在压抑对姜雪宁的感情,偏偏被她今天端来的酒惹出火来。

而姜雪宁根本不知道酒里被人下了药,所以觉得谢危是在无理取闹,委屈得流下泪来。

还是谢危先心软了,他将话题转向正事,“你想问我什么?”

“想请先生,做一碗面……”

谢危瞬间静了下来,半晌才抬起姜雪宁的下颌,在她颈上落下一吻。

“糊涂鬼也有放聪明的时候,可惜,该被你气死的,都气死了……”

姜雪宁眼眶陡然一热,却被谢危一把推出门去。

原来,两年前姜雪宁的生辰夜,她吃的那碗面,是谢危亲手煮好,让人送来的。

盛出面的时候,谢危还烫伤了手。

这碗面的真相,又一次刷新了姜雪宁对谢危的认识,她想对他心软,上一世的记忆又让她后怕。

正好第二天发生了姜雪宁捅谢危的事件,让姜雪宁彻底解开心结。

可以说,如果没有长寿面的事,姜雪宁未必能告诉谢危,上一世谢危杀过自己的事。

看完这一段,是否觉得危宁更好磕啦~您对此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