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在缅北魔窟的108天

闹个小矛盾都激发出这么大的动力,我瑟瑟发抖地踏进了新公司的大门。谁曾想这会是我一去不返的墓穴。开始时,我们这群人以为将要开启崭新的事业,然而却变成了随时可以被交易和抛弃的商品!啊,真不敢想象,如果我没有这么幸运......

一周前,只是因为和老公吵起来,他当着两个孩子的面辱骂我,说我就是个只会花钱却不会挣钱的废物。气愤之下,我冲出去找了份工作,刚好这家做跨境电商的公司在招人。

兴高采烈地去报到,却不曾料到我将踏入无归路。

二十多人的队伍,我们没有如愿开启新的企业,反而成为了随心所欲的商品,可以随意交易和抛弃!

我不敢想象,如果我没有这么幸运......

一周前,只是因为和老公吵了一架,他当着两个孩子的面辱骂我,说我就是个只会花钱却不会挣钱的废物。气愤之下,我跑出来找工作了,恰巧这个从事跨境电商的公司在招人。

这个公司招聘了几个客服专员,告诉我每个月可以拿6-8K,还有提成,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第二天的入职培训,竟然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头上套着黑面罩,一切都看不清楚,坐在车里颠簸不已。

车开了几个小时,仿佛还要穿越树林,有人甚至吐了。

后来终于到了目的地,有人把我们背走,晃得我差点也吐了。

黑面罩终于被揭开!

我的脚被铐在床尾,这是一个破旧的医院,这个房间像是住院部,里面摆放了几张床。

每个人都被铐住了,有许多人我都不认识,我们可能是被分散了。

不一会儿,进来了一个男人,看上去就不像好人,一脸冷漠地看着我们。

“欢迎来到缅北新宝贝公司,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的领导,可以称呼我为峰哥。你们只需要帮客户生下三个孩子,就算是达标了,我可以让你们活下去。不生孩子的话,可以考虑把器官卖了。”

他说完后讽刺地笑了笑,“不愿意生孩子的话,也可以让你们卖卖器官,价钱也不错。”

我们都开始担心起来,他这话不就是说要么做代孕,要么就等死吗!

就算真的生孩子,将来也得在这个鬼窝里被迫去做一些伤害同胞的事情。

我旁边床上的一个女人大声斥责道:“你拐卖妇女做代孕!你还算不算人啊!你这是禽兽不如!”

峰哥冷漠地走了过来,接过一把长刀,旁边一个壮汉递过来的,二话不说就冲向了那个女人的手。

血喷溅到了我的脸上,她痛苦地尖叫着,双手捂住伤口。峰哥刚才一刀直接割掉了她手掌的一半,而他的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仿佛这一切都不是他亲手所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每人割半只手掌也不会影响生娃,少一只胳膊也行,一条腿也行。”

他抬起头,眼里满是冷漠,透着无情的目光。

身后一群壮汉,像是见怪不怪般守在门口,目不斜视,就像缅甸北方的民兵。

刚刚或许还有人打算嘴上指责两句,此刻所有人全身冒着冷汗,甚至不敢动一下,生怕下一个倒霉的就是自己。

我看着因为痛苦而抱成一团,还在哭喊的女人,努力找回自己的声音,“大哥,你说的是真的吗?只要生三个就能保命吗。”

大哥挑了挑眉,认真地打量着我,“你这人倒是识趣些”,把刀丢给旁边的人然后离开了。

3

那几个壮汉之后给女人们简单处理了伤口,顺便拿来了食物,我们一路上都没吃过,有好几个人已饿得忍不住了。

但是有几个人因为无法接受代孕的事实,拒绝吃饭。

那些壮汉两个人一组,一个人按住女人,另一个人从病房边的柜子里拿出了鹅灌食用的粗胃管,硬生生地塞了进去!

病房里连一丝声音都没有,嘴里塞满了管子,她们满眼泪水却无法挣脱。

我赶紧开始吃,没时间顾及别人,至少我不愿意被当成了家禽!

我们这个病房简直像地狱一样,被束缚在床上,大哥不让我们死,却放任手下这群男人折磨我们的心灵。

不过三天时间,这几个人先后被几名缅甸男保安侮辱、殴打。

而大哥就好像是在看我们自相残杀,特意挑中了我,让我负责房间管理。

他知道我以前是个护士,甚至要我来给这群女人注射药物!!

我倔强地拒绝了,我不能如此残害自己的同胞!

大哥知道后,只是让人把我带到了另一个房间。

房间里有一个简易浴池,女人们的下半身全部泡在池子里,手被吊在墙上。

我看不到她们的脸,她们凌乱的头发遮住了脸,但似乎还能感受到呼吸。

大哥看见我进来,只是指了指,“你们都是最开始不愿意做这种事的,我早就预料到了。”

他靠在沙发上,腿垂下,微微眯着眼睛看着我,“要是你们不能证明自己的价值,就只能在活着的时候被关在这里做血液志愿者。等到气儿差不多没了,器官还能卖出好价钱。”

说完,他对旁边的壮汉使了个眼色,那个壮汉从旁边的冷藏库里拿出了一个冰盒。

就在我面前,他暴力地解剖了那个女人。

她可能已经当了很久的血牛,在被剖开的时候连流血都不多,她疯狂地尖叫和挣扎。

我顿时作呕,腿软地跪到了地上。

旁边的一个民兵直接抓起我,夹着我使我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女人的最后一滴鲜血,我的腿也不再乱蹬。

鲜红的器官被他小心翼翼地放进了冰盒中。

在峰哥的注视下,我笑了。他说:“如果不是你之前做过护士,你觉得你能遇到这么好的机会?”

我的眼泪湿润了脸颊,我终于明白了。

这个地方没有人,只有魔鬼!

民兵把我丢到了峰哥的脚边,他的耐心也快到了极限,他给了我一脚,“赶快回答!”

我跪在地上,颤抖着说:“好,只要让我活下去,我愿意做任何事情!”

他终于满意地离开了,我才从地上爬起来,让那些民兵把我扔回了房间。

在表面上,我像是成为了“峰哥的人”,这些民兵通常不会对我太苛刻。

在峰哥的安排下,他们解开了我的镣铐,允许我在楼层内活动,但所有的窗户和通风口都被封死了,楼梯上也有壮汉轮班值班,没有逃跑的机会。

他们把这里的女人当作牲口、当作玩具,常常殴打和侮辱,这些年轻的女人的精神逐渐崩溃。

开始的时候,她们通过代孕并没有真正感受到地狱的恶劣,但这群粗暴的男人把她们当作玩物,将她们的精神逼到了极限。

可笑的是,他们居然还会采取一些安全措施。

他让我成为他们的帮凶,我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将近1厘米粗的针扎进无助女人的身体,注射促进排卵的药物,而我只能在一旁帮他们推着工具箱。

她的脸色灰白,身形消瘦,已经不成人形。只是绝望而平静地看着我,什么也没说,却好像说了很多。

她躺在脏乱的床上,弥漫着恶臭,床单上满是血渍、尿渍和奇怪的液体,床单也没能换过,已经看不清本来的颜色。

不到一周的时间,大部分女人都失去了抵抗意识,甚至有些人已经产生了死亡的念头。

他成功地让我与我的同胞疏远了,没有人愿意和我说话。

我甚至想,他也许是想让我孤立无援,哪怕我想逃跑,也没有人会帮助我。

但在我争取之下,峰哥终于同意不再让保安们随意施暴。

峰哥每天会让保安送来食物,然后由我来分发给大家。

但我有一个死命令,那就是这里任何一个人都不能死去,否则下一个在小黑屋里享受VIP待遇的将会是我。

已经有两个女人不再摄食水,甚至还借机用头撞墙,一个叫李娟,另一个叫方子倩。

今天发餐的时候,我正准备和她们交流一下,不管是峰哥的命令与否,我都不想让她们死去。

方子倩一见我走近,直接吐了口痰在我身上,“你算什么东西?为这些人当走狗,你妈白养了你这个没有骨气的东西。”

我不生气,无论再没有尊严,多么不堪,只要我还能活着,仍有一丝希望等待着我,等待着逃离这里的机会。

“你孩子几岁了?是男孩吗?”我将盒饭放在她的床上,坐在她身边。

她皱着眉头,听我提起孩子时眼圈泛泪,“不要用这种方式接近我!”

她隔壁床的李娟也看了过来,听到孩子,房间里面也安静了下来,都看着我们。

“如果她遭遇不幸,你希望她直接放弃希望一了百了,还是更希望她留着一条命,等着你救她。”

方子倩也呆住了,神情痛苦而挣扎。

她眼泪不断掉了下来,她知道我的意图,但我们都是母亲,她不肯看我,“张瑶,你帮这些人,你迟早要下地狱的!”

我知道我不被理解,但我们都有苦衷啊!

我也哭了起来,“可我们都想要活下去啊不是吗,如果不是我,他会逼其他人。你们怨我,我不反驳,但我还是希望你能活下啊!”

我强行让她看着我,“我们不是没有家人的,方子倩。撑一撑吧”

房里顿时抽泣声不断,我们谁不希望得救呢?

李娟含着泪抬头看着我说,“是啊,我老公一定会希望我等到他来救我的。倩倩,别放弃啊!我们没有被人放弃的!!”

方子倩显然更相信李娟更多,她抓起我放在一旁的盒饭就开始吃,一边吃一边哭。

如果骂名总要有人来背,那是我也没有关系!

##第3章

李娟含着泪抬头看着我说,“是啊,我老公一定会希望我等到他来救我的。倩倩,别放弃啊!我们没有被人放弃的!!”

方子倩显然更相信李娟更多,她抓起我放在一旁的盒饭就开始吃,一边吃一边哭。

如果骂名总要有人来背,那是我也没有关系!

李娟在我们这屋子里算是有人望一些,她虽然因孕期浮肿,但看起来却非常的让人安心,因为大多数女人因为她帮我说了话,态度明显地软下来了。

李娟比我们都早一些,她比我们还早一年被拐过来,现在已经怀了6个月了,再过不了多久可能就要临盆。

李娟在国内还有一个儿子,才刚刚三岁,方子倩的女儿也才刚刚八岁。

大家都是为了家庭才会出来找工作,却不幸落入这些魔鬼的手里。

我们这一个屋子里的人确实是打散了,有的来了半年,有的3个月,最新的就是我和方子倩这一批,才来不到半个月。

也萌生了一些生意,大家开始吃饭,开始聊聊孩子,聊聊以前的工作。

少数女人已经有了怀孕的征兆,在我和李娟的鼓励下,至少她们绝望的眼睛里面还仅存一丝期望。

峰哥对于我说服了这一批人非常地满意,也非常满意他孤立我的这个手段。

在这群人的状态终于稳定下来之后,就会陆陆续续有人来挑选“志愿者”。

有些是用他们自己的胚胎、有的是单身的男人只供精,也有单身的女人选择精库,胚胎移植给“志愿者”。

最初我们还对于女性客户充满期待,但是他们从来都是包裹得严严实实。

也没有任何一次,对我们产生过同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们像是牲口一样供人挑选,掰开我们的嘴要看牙口,或者抽打几下看看有没有精神。

我们和家畜,并无区别。

5

而我被安排去了产后组,我才知道什么叫人间地狱!

住院部的惨况和产后组完全不是同一个级别的。

我去了之后才知道,原来他们也没有专业的医生接生,生产环境也格外恶劣,导致产妇的术后并发非常严重。

他们也完全没有打算给这群女人治病,只要能生下一个可以交付的孩子,就能大赚几十万,甚至一两百万!

他们的生产室也完全没有专业的医生,全靠几个缅甸的接生婆,也有非常大的一部分女人根本没活着离开生产室。

有一个房间是专门留给产后的女人的,房间比我们略好一些,还有一丝丝光线可以透进来。

那一丝丝的光线,照清了大家灰白又绝望的脸。

我过去的失衡,那里有个女人下半身的血都已经浸透了被子,她瞳孔也失去了焦点。

我每天就是帮那些女人尽力活下去,活不下去的,都被他们扛走了。

而孩子一旦生下来就会抱走,这些女人涨奶、堵奶根本没人管的,峰哥说的生三胎就可以活下去,我看生完一胎能活下来的都没有几个人!

还有一些更惨的,是被吊着一口气当作血牛不断抽血用。

我过去照顾她们的时候,她们大多是意识模糊的。

而有一次,突然有个女人清醒了过来,猛地抓住了我,面目狰狞地问我,“说好生三次就可以转正的呢!!!”

她大声嘶吼道,“你骗人!!!”双手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被吓到一时没能挣脱,她的手劲却在加大,我已经开始无法呼吸。

还好保安听到了里面的动静,保安冲过来往她心窝就是一脚,她倒在地上脸上变得灰青,没一会儿就没了声息。

那个壮实的男人还呸了一声,骂道晦气。

我捂着脖子大口喘气,她的绝望和崩溃像是完全传递给了我。

产后组几个还有一丝精力的女人也只是抬了抬眼,没动弹也没有一句话。

我不能坐以待毙了!!!如果我不走,我和这些女人,最终都是同一下场!

大家默认了最终的归宿一样,默认她的死亡。

过了一会儿,选了些还能用的器官,趁着新鲜拿去卖钱。

而我在见识到了产后组的惨烈状况下,更无法接受这些准备成为“志愿者”的姐妹遭遇这样的事情。

6

我开始偷偷摸摸地打探起来他们几个保安的换班规律,但是基本没有什么缝隙可言,甚至还都带着刀!

李娟有着过于敏锐的洞察力,她或许是猜到了我想要逃跑的心思。

主动在我发饭的时候偷偷拉住了我,低声道,“明天晚上我准备带着大家闹一场,你找地方躲起来,找个时机逃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