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荣国府中,在众多的丫鬟之中,晴雯算得上是优秀的佼佼者。论外貌,她在众多丫鬟中名列前茅;论针线活,宝玉穿的雀金裘破了个洞,荣国府上下,唯有她一人能够修补。最关键的,她还有贾母在背后撑腰。

对于这个要长相有长相、要针线活有针线活的晴雯,贾母是打心里喜欢的,也是因此,虽然她与袭人都是被贾母派到宝玉身边的丫鬟,但她们二人的身份却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袭人,虽然服侍宝玉,但仍然属于贾母身边的八大丫鬟之一;而晴雯,则彻底属于宝玉的丫鬟。到晴雯被撵,王夫人事后汇报贾母,老太太也不无惋惜地说:将来只他还可以给宝玉使唤得。

只是,拥有一手如此好牌的晴雯,为何在与袭人的竞争中输得一塌糊涂呢?其实对于这一点,原文有一个细节,早已说出了答案。

这个细节,就是宝玉为晴雯留下的豆腐皮包子

因又问晴雯道:“今儿我在那府里吃早饭,有一碟子豆腐皮的包子,我想着你爱吃,和珍大奶奶说了,只说我留着晚上吃,叫人送过来的,你可吃了?”
晴雯道:“快别提。一送了来,我知道是我的,偏我才吃了饭,就搁在那里。后来,李奶奶来了,看见说:‘宝玉未必吃了,拿来给我孙子吃去罢。’他就叫人拿了家去了。”

不得不说,作为荣国府的宝二爷,对身边的丫鬟真的是用心良苦。或许,也正是因为他对丫鬟的体贴入微,才让怡红院成为荣国府中最有温度的地方。

当然,对于这一个细节,最值得我们注意的,还是晴雯的态度。

宝玉出于对晴雯的呵护,在宁国府的宴会之上,看见一屉豆腐皮包子,特意让人留下了给晴雯吃,这是宝玉的心意。面对这一屉包子,她也是心领神会了。

只是最终,这屉包子被李嬷嬷看见了,并不由分手拿回去给他的孙子吃了。作为宝玉的奶妈,她的如此做派,显然有点拿大,有点不合规矩,但毕竟是小事,即便此事闹大,也不至于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只是,虽然这一屉包子事小,但其背后的深意却值得深思。至少在这里,有两点值得我们注意。

1、宝玉与李嬷嬷的关系。

作为宝玉的奶妈,她们之间的关系如何?对于这一点,其实我们需要从宝玉的年龄入手。在《红楼梦》第七回,宝玉多大了?大概是十二三岁,这个时候的宝玉,已经懂得了男女之事,已经具有叛逆的思想。

显然,他对保守、他对鱼眼珠子般的,不能通情达理的奶妈,早已失去了往日的腻歪。

说到这里我们不凡延伸一点。贾宝玉对李嬷嬷的不满,是因为她在梨香院阻止他喝酒吗?还是因为她拿走了宝玉给晴雯留下的豆腐皮包子?抑或是她喝了宝玉想喝的“枫露茶”?

其实都不是,因为一个人对另一个的不满,绝不会是一瞬间的,它是一段时间,一点一滴的积累。也就是说,宝玉与李嬷嬷之间关系的恶化,在这之前,便存在着。

或许这,也是晴雯能够无所顾忌说出实情的原因,因为她清楚李嬷嬷在宝玉心中的分量,至少在这个时候,在她看来,李嬷嬷还不如自己得宠呢?

也是因此,这一屉豆腐皮包子,因晴雯说出的真相,唯一的效果,是加深宝玉对李嬷嬷的厌恶,进一步恶化他们之间的矛盾。

2、李嬷嬷与宝玉关系的恶化,影响她在荣国府中的地位吗?

在荣国府中,奴仆之间的等级制度是非常森严的,在这个厚待下人的大家族中,“论资排辈”是行得通的,也是因此,作为宝玉的奶妈,她在荣国府中的地位是有的。

在上,她是贾母、王夫人得知宝玉一切活动的见证者;在下,在绛芸轩,在众多的丫鬟、嬷嬷中,她是领头羊。

因此,虽然宝玉对她的态度发生了改变;虽然宝玉因为处于叛逆期对奶妈越来越反感,但这并不影响,她在荣国府中的地位。她所具有的影响力,是不变的。

说到这里,我们又有必要延伸一点了。晴雯由贾母派给宝玉,她明白老太太的用意吗?显然是明白的,因为她本身聪明,在宝玉的身边,面对众多的丫鬟亲近宝玉,诸如袭人、碧痕不惜用出卖身体的方式博得宝玉的好感,晴雯为何对此不屑一顾,甚至出言讽刺呢?

答案就在这里,因为她从一开始,就摸透了贾母的用意,有了一种有恃无恐、胜券在握的把握。也是因此,即便袭人获得了王夫人的认可,即便她享受到了准姨娘的待遇;但当她回家省亲,因为母亲去世离开贾府一段时间,在晴雯眼里,她也依然不过是那“什么花姑娘,草姑娘,我自有道理”的存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想来,在面对宝玉为他留下的豆腐皮包子,她也是相同的想法。

只是她显然低估了,身处于这个大家族中,想要成为姨娘应该具有的两个基础。

这第一个基础,就是群众基础。正如有名的宰相房玄龄曾经说过的: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群众的力量永远是不容小觑的,尤其想要在群众中出人头地,更应该注重群众基础的培养。

因为这一屉头豆腐皮包子,晴雯在宝玉这里煽风点火,加深了他与李嬷嬷之间的矛盾,绛芸轩里的丫鬟、婆子,会不会将这件事告知李嬷嬷?这是很有可能的,而如此一来,对晴雯,她还会有好感吗?而在李嬷嬷的影响下,与她相好的一批人,还会对晴雯有好感吗?

晴雯对这屉豆腐皮包子表现出来的单纯行为,其实后面,我们会看到许多类似的细节。比如李嬷嬷看见宝玉为袭人留下的糖蒸酥酪,比如面对给女儿坠儿求情的老妈子。

有时候我们难以理解,晴雯究竟是出于单纯的心性,还是因为她早已把自己当成了姨娘,才会对他人不屑一顾,趾高气扬?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她的失败,与这一点关系重大。

为何在“绣春囊”的事件中,仅仅因为王善保家的在王夫人面前提起晴雯,便会引起一连串的反应?如原文所描述的,那园中一向与晴雯不和的老妈子,也趁机在王夫人面前下了话,或许这,也是让王夫人临时改变,由最初向贾母汇报然后撵出晴雯变成了先斩后奏,说到底,她的失败,是由于脱离了群众基础,引起了群众公愤的结果。

而袭人在这一点上,显然要比她聪明的多,面对宝玉为她留下的糖蒸酥酪,当她得知糖蒸酥酪被李嬷嬷吃了后,她是如何做的?是仗着宝玉对她的宠爱,有恃无恐,发泄心中的不满?并不是,她选择了最好的隐忍方式,以糖蒸酥酪虽然好吃,但吃了拉肚子为由,化解了宝玉的不满。

如此一来,她不仅展现了对李嬷嬷表面上的尊敬,也体现出了,作为一个丫鬟,她所具有的优秀的处事能力:平息主子的愤怒情绪,处理各种突发的事件。

或许这,便是晴雯欠缺的,作为姨娘应该具有的第二个基础,处理各种突变问题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