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了上课了!

——今天的编辑 门牙

前两天,一个朋友给我发语音,说了一个词:自我介绍。他说的是:zǐ ngò jiǎi sao。我收到的第一反应是:哇,好久没有听到这么资格又老派的四川成都话了。

记得上回写,就有人在留言区说,成都现在外来人口密集,真正的老成都已经不多了,成都的味道在逐渐平衡和融合,成都话又何尝不是喃?

毕竟我,一个老成都,现在跟人说的成都话,也是广泛使用后被同化过的“成都话”,因为要我来说自我介绍,我恐怕也会说:zǐ ngò jiěi sao。

拍脑一想,记忆中还真的有那么些字词是老四川、老成都有且仅有的。它们普遍存在过,且正逐渐销声匿迹。

找了一些这样的词汇进行教学,一来请老成都出山指教,看说的是不是这么回事;二来也欢迎外地人一起学习,成都话速成教学,以下都是考点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为了方便非四川语系以外的朋友识读,本文韵母声调均通用普通话声调调值,即:55,35,214,51。

介绍

你是不是读的jiě sao?错,老成都要说:jiǎi sao。韵母开头就张嘴发“a”音,最后归音到“i”。

同理的还有戒指,也是读:jiǎi zì,而不是jiě zì。还有解释,念:jiài si。

你也说不上为啥子,就是成都人从小时候开始就是这么念的!比如造个句:嬢嬢,我还没耍朋友,你给我jiǎi sao一个哇?嬢嬢一听,绝对给你找巴适的。

靠呆

先不要慌说这个词你没见过!据《四川方言词典》记载,“呆”这个字在此处,应读作:ngái。单字的意思是:固定,确定。靠呆,就是比喻这件事情确定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ngái,四川话的同音字还有:挨打的挨。变一下声调,二声变三声,就是:爱人的爱。还有额头不是ei tou,要说:ngei lōu。四川话写作:额楼,通:额脑。

“ng”这个声母仿佛是四川话独有的一个发音,它始于上颚的摩擦,止于鼻腔和咽腔的阻音。而结合韵母,它可以组的词就多了——

比如,安装的安,你就不能光张嘴不动上颚,要读作:ngán。还有逗硬的硬,要念:ngěn。恶鸡婆的恶,读作:ngo。

虽然

抢答“suí ran”的同学暂时不慌哈!老成都先给一个正确答案:xú ran。

是不是有点儿懵?那你想一哈,四川境内是不是都说遂宁是:xǔ ling?

两个sui的音都是声母韵母一起变,变成xu。也不得啥子道理可研究辩证,就是一种约定俗成。家头老辈子都这么说!

墨水

还在说“mo suì”的人要遭笑哈!这个词在成都,应该念:mei suì。嘴角朝两边咧一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像普通话里面,“mo”“mai”都是各自独立的读音。比如“沉默(chén mò)”“把脉(bǎ mài)”“麦子(mài zi)”……

但是四川话就统一读作:mei。

墨(mei)鱼炖鸡,摸脉(mei),麦(mei)子。而魔芋的魔就不变,就是:mo。还有卖买二字也不变,就是:mài mǎi。

你的笔莫得mei了,不是莫得mo了。就像好多人都晓得,在成都,上学要说sǎng xio。而非:sǎng xue。但是下雪就是:xiǎ xue,而非:xiǎ xio。你要说调了,成都人就要说你龟儿南腔北调的。

皱眉毛

这个词很多人应该都晓得,应该是:zǒng mi máo。皱,要读作:zǒng;眉毛不是mei máo,而是:mi máo。

顺便延伸讲解一下,在成都,皱纹不是zǒng纹,而是一个叠词:zǒng zǒng。你脸上怎么那么多皱纹?成都话是:你脸上咋那么多zǒng zǒng哦?

由此还衍生出一个四字词语:皱眉凹眼。念:zǒng mi wá yàn。形容皱皱巴巴,不平展的样子。

比如你见到哪个同事今天衣服没穿抻展,你就可以说TA:今天穿的啥子衣服哦,皱眉凹眼的!

项链

还想得起成都话说“脖子”咋说不?是不是:jìn hǎng,文字可写为:颈项。项在此处,念:hǎng。所以项链就是:hǎng lian,成都人一般喜欢加个儿化音,念:hǎng lier。所以项目就成了:hǎng mu。

但是普通话的同音文字:方向的向,在成都话又是xiǎng。相片的相和大象的象同理可依。而长得像的像,要读作:qiǎng。声母x直接变为q发音。

比如你说他和他爸爸长得好像哦,就可以说:你们两爷子长得好qiǎng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咸甜

甜是读了甜,那咸喃?千万不要念xian哈!而是:han

所以我麻起胆子乱说一句,有理由深度怀疑,韩包子的韩,其实是通假字,通的就是这个咸字。因为韩包子也不卖甜包子嘛!

作为五味中的一味,咸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口味重的成都人,都会说:多课(搁)点儿盐,我吃得han(咸)。但你这个时候要说一句,我吃得:xian。那就露馅儿了哈!

横竖

普通话是这两个字,《四川方言词典中》,写为:横顺。在四川地区,有读作:huan sǔn的,也有读作:huan sǐ的。

这两个字翻译过来有两层意思。一个是:横竖、反正;再一个是:无论如何。

通常用来表达后者的居多。比如:你huan sǐ要切(去)惹人家喃?就是:你怎么无论如何都要去惹别人呢?有一种空穴来风又不得不做的意味在里面。

落榫

四川话里面,竹笋不是zu sùn,而是:zu sèn。它和四川省的省,还有审查的审是一个读音。所以卯榫的榫,在此也读作:sèn。

榫头和卯眼正好相合,就可以拿来形容一件事情落听了,搞定了,严丝合缝恰到好处无可挑剔。在四川,你就可以说它:落榫了。

还有光荣,要说光yun;美容要说美yiong;游泳是游yǔn,但是差不多的读音到了孕妇这里,就要说:rǔn妇

琼海的琼,不能说“穷”,要和“群”同音,读:qun;以及被外地朋友戏谑多年的一个词:少数民qio(少数民族)……

本地朋友拍案叫好,外地朋友云里雾里,那就对了哈!目前我想得起的就是以上这些,老成都些还有啥子补充的,欢迎在留言区继续教学,把消失的成都话找回来,让它继续发扬光大哈!

今日编辑 | 四川话专八水平的门牙少女

本文系谈资“成都Big榜”官方稿件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文章、不得使用文中图片

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Oosaki Nana

UFO带我走

@妃

火之涂写

@门牙的门牙哪儿去了

jio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