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几年没见的同学,昨天突然打电话约我吃饭,想到以前的同学情深,我高兴地去赴宴,没想到来到饭店都是别人的残羹剩饭,我生气找借口离开,回家后同学竟打来电话提出一个无理要求,被我一句话怼的无言以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叫玲溪,今年36岁,丈夫是一电器公司经理,有两个孩子,现在在家全职母亲,昨天打发完丈夫上班,孩子上学,就在家里收拾卫生,准备来个大扫除。“叮铃铃…叮铃铃”手机铃声响起,一看是个外地号,我犹豫着要不要接,电话一直响个不停。

“喂”我接通电话。“你是玲溪吗?”对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我说是。“玲溪,我是楠馨,老同学,你还没换号呢,我打打试试还真是你,你干嘛呢?在家吧?”这楠馨是我高中同学,在同一宿舍,关系吗…,只能说是熟悉,楠馨那时独来独往和宿舍的人关系都一般。

楠馨属于那种比较勤俭甚至有些抠搜的人,我们宿舍姐妹聚会一般都是AA,每次叫她,她都推脱有事去不了,有次我们回来看见她在泡方便面,从那以后聚会我们也就很少叫她。“玲溪,我在你家旁边的喜乐宴饭店,你快来,我请你吃饭,好久不见想死你了,你赶快啊,我等你。”说着挂断了电话。

我拿着电话,有些恍惚,虽说和楠馨关系一般,但是她这一打电话,让我想起了上学时的美好时光,心中竟然有些感慨。我赶紧洗脸,化妆,打扮,拿起包匆匆出了门。来到喜乐宴上了二楼,走到666房间门口,屋里传来很多人说话、大笑的声音,我慢慢打开门,只见屋里烟雾缭绕,酒气熏天,这时里面一个穿着白衬衣的女子站起来笑着说:“玲溪,你来了,快进来坐”指着她旁边的座位。

我看了看屋里的人,有三男两女都不认识,男的喝的脸通红,一桌子的菜已经吃的差不多,甚至有些已经光盘了,我心中隐隐不快,不知道楠馨搞什么鬼,但是又不好发作,只能耐着性子先做下。坐下后,楠馨拉着我的手说十分想念我,然后给旁边的男子介绍:“邓总,这是我高中最好的同学,家就在这饭店旁边,丈夫是**公司的经理,以后你的家电不好销售了,给我姐妹说一声,怎么也能帮你销售一下。”

男子立马端了一杯酒要敬我,我有些不知所措,忙说:“我不会喝酒”。楠馨端起一杯啤酒:“玲溪,给邓总个面子喝一点。”我厌恶地看了她一眼,拿起一杯水以茶代酒意思了一下。我真想一走了之,哪有这样的人这叫什么事啊!说的请别人来吃饭,桌上都是一群不认识的人,来到这还让我喝酒,再看看这残羹剩饭少说他们也得吃了一个小时了,现在给我打电话让我来吃饭,我是没吃过饭吗?

这时隔壁男子对楠馨说:“你在给你这老同学要俩菜,问问美女爱吃什么,这桌上也没什么菜了。”我忙说:“不用,不用,我在家刚吃完,这次来主要是和楠馨见见面。”楠馨把桌子上的菜转了一圈把一盘花生米和素菜放到我面前:“这两盘菜我们都没动,我记得你爱吃素菜,你吃点吧!”我摆摆手,说:我确实吃饱了,我去趟卫生间。说着逃式的走开了。

没想到我前脚刚到卫生间,楠馨后脚就跟来,她在厕所门口拦住我说:“玲姐,我这次来的匆忙,改天一定好好请你吃顿饭,你也知道我们跑销售的不容易,你看屋里的邓总,请吃了好几次饭都不跟我们合作,你丈夫也是搞这块的,你帮我说说话呗!”我心里越来越烦,原来叫我吃饭是假,帮你拉关系是真,我耐着性子说:“不好意思,你也知道,我现在在家主要是看孩子,我丈夫公司的事,我从来不过问,再说了公司有公司的规定,也不是我说了算的,实在无能为力,还有,我家里还有事我先走了。”

说着转身就走了,也顾不得楠馨什么表情,什么想法了。回到家我越想越气,本来高高兴兴地去找老同学赴宴,准备叙叙旧,吃吃饭,应该挺开心的,没想到楠馨别有用心,让我陷入如此尴尬地步,请了一群陌生人,饭都快吃完了才打电话,还让我帮忙拉关系,真不知道楠馨怎么变成这样了,算了这样的人以后也不会联系了,我安慰自己别在生气。

晚上我在做饭,电话铃声又响起,一看又是楠馨,我根本不想接,谁知她锲而不舍地打个不停,我忍不住接通电话传来楠馨责怪的语气:“玲溪,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啊,对了我告诉你,今天吃饭你走的急,没来的及给你说,今天吃饭是1800元,除去邓总,我们六个人AA,一人三百,我先替你付了,一会你转给我。”

我真是奇了葩了,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人的脑回路还真是清奇,她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给我要这几百块钱呢?我稍微平复一下心情缓缓地说:“楠馨啊,首先告诉你,这钱我一分不出,你打着同学的名义请我吃饭,真实目的你心里清楚,其次我走到饭店没吃一口菜,我是肯定不会给你钱,还有鉴于今天你的表现,我想告诉你,咱俩以后不要再联系了,你这样的朋友,我交不起,再见…哦不,是拜拜,以后别见。”说着挂断电话,然后拉黑。

打完这个电话,心里舒服多了,有些人是不需要给她脸面的,对于这样的人,只能豁出去脸皮,但凡有一点不好意思,你都没办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睡觉时我辗转反侧睡不着,通过今天的事我有几个想法:首先,这事肯定是楠馨做得不对,多年同学不见,如果真心请同学吃饭,应该提前一天,安排好时间,以防止别人没有时间。其次,这饭都都快吃完了,才想起来打电话,这是对别人的不尊重,难不成别人去了是吃残羹吗?所以如果现实中,吃了一半就不要再打电话请人了,别人也会不高兴的。再次,就是本来聚餐是和熟识的朋友聊天叙旧,结果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请来一帮不认识的人,不知道聊什么让人倍感尴尬。

最后,楠馨更不该再打电话跟我要钱,本来就是她说要请我吃饭,然后在饭店我一口没吃,所以这钱我是不会给的,她打这个电话,更是让我认清了她的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