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亓钦

编辑|亓钦

北大医学博士,十年寒窗的代名词,本该是人生路上金榜题名后一帆风顺的开始。

但现实却是毕业后失业长达18年,不得已只能返回农村,和普通农民们一样靠体力劳动度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十几年如一日的苦读,高额的学费,获得的却是如此悲惨的人生。

我们不禁要问,这名北大博士最后沦落到这种地步,其中的原因又是什么?清北毕业生注定一帆风顺的人生计划,在他身上竟被打乱成这个样子,实在叫人不解。

张进生从小就展现出惊人的学习天赋。他出生在湖南常德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父母都是普通农民。

尽管家境贫寒,他还有三个哥哥和两个姐姐,但张进生仍然在学习上脱颖而出。

他能够很快地记住课文,掌握数学公式,考试成绩也总是名列前茅,挂满奖状。这在当时的农村可谓是十分少见的。

张进生很小就背负起了这个家庭的重担。长辈们常说,他将来一定会有出息,会改变这个家的命运。

这使得张进生从小就养成了刻苦学习的习惯。他几乎不需要花太多精力就可以轻松学习知识,仿佛天生就是为学术而生。

在华东地区,如果一个穷苦村庄里能够出一个大学生,这个人就会成为全村的骄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个大学生能够有稳定的收入,养活自己的家人,这在当时来说简直就是成功的典范。

所以在1985年,17岁的张进生通过了高考,考入了湖南医科大学的临床医学专业,全家人都为他感到无比兴奋和骄傲。

然而张进生对医学其实并不感兴趣,他更想学的是土木工程。

可惜在当时保守的观念下,父母坚持让他学医,因为医生更有前途,日后也能照顾家里老小。张进生不得不同意父母的决定。

可惜,张进生患有晕血症。每当他面对实训课上的现场实习,总会感到极度不适,几乎难以忍受。这意味着他根本不适合当医生。

若是当年环境信息更加发达,他本可以得到更加专业的指导,选择一个更适合自己的专业。

但在当时简陋闭塞的环境下,一个农村孩子面对高考,能得到的指导极为有限。一般只能听从学校老师和父母的建议,结果往往是事与愿违。

大学第一年,张进生的理论学习非常出色,但到了第二年的实践课,每当看到血液就会眩晕甚至晕倒。

为掩饰自己的缺陷,他在实践课上总是装病,错过了许多实践机会。毕业后,他隐瞒了自己的晕血症,才进入了医院工作。但是很快就暴露了问题,连最简单的缝合伤口都无法完成。

张进生工作三年没有任何进步,还因自卑和性格孤僻,与同事关系不睦。

他选择放弃工作,考取北大医学专业研究生,重新回到学术领域。为争取博士学位,他忍受着一次次血液实验带来的痛苦。

但是抑郁症的折磨,加上家人的误解,他最终没有拿到博士学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张进生被自己的命运所困,他热爱医学,但晕血症却阻碍了他成为医生的梦想。

尽管付出了巨大努力,但这个致命的缺陷始终无法克服。他在医学领域无法继续发展,也没有其他专长,只能在痛苦中挣扎。

命运似乎和他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让他在医学这一领域无法前行半步。

他在医院工作期间,负责简单的换药、包扎等工作。每当看到鲜血从伤口中流出,他便感到头晕目眩,几乎站立不稳。

主治医生和护士们都察觉到了他的异样,但他羞于承认自己的缺陷。只有在必要时,主治医生才会小心翼翼地请他远离手术室。

他曾经在夹板上装点一个受伤病人的处方,结果盖过盖子就看不下去了。

自那以后,医生直接将处方交给护士或者病人家属来避免麻烦。他也尝试过简单涂抹伤口,但很快就被医生劝回避,主治医生和同事们都不愿意让他照顾诊疗过程,深深打击了他的自尊心。

张进生常常独自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度过很长时间,疲倦地想着自己的前路何去何从。

身在北大,张进生一度找回自己的自信。可是抑郁的情绪始终挥之不去。作为学生,他可以回避学液,但作为一名医学研究者,他不能总是消极等待、捕风捉影

博士论文的巨大压力让他愈发自我怀疑,他觉得那扇大门慢慢向自己合上,自己与医学无缘,这是他最难以承受的。

他去过几次心理医生那里,但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地坐着,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他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也不回父母的电话。当北大的退学通知书寄到家里时,父母无法再接受这个事实,他们以为儿子早已在北大找到自己的位置。

而这时的张进生,一个人漂泊在外,似乎与这个世界再无任何牵绊。

我们每一个人的命运都掌握在自己手中。张进生的经历让我们深思,成功与否,关键在于态度。我们需要保持谦虚和好奇心,不断学习与进步,并与他人和睦相处。

另外,张进生的故事也让我们看到,一个人的价值不应仅仅由成就来定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特之处和贡献。我们应该互相尊重鼓励,共同进步。

由于平台规则,只有当您跟我有更多互动的时候,才会被认定为铁粉。如果您喜欢我的文章,可以点个“关注”,成为铁粉后能第一时间收到文章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