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又到了每周日晚奇情专栏的时间。

最近,韩影传来一则令人激动的消息。

全度妍李政宰,将在电影《左轮手枪》中合作。

这也是二人继2010年《下女》后再度共演。

这则消息,瞬间将鱼叔的思绪拉回13年前。

《下女》中血脉偾张的性爱画面、震碎三观的伦理关系,都曾带给我极大震撼。

分化的口碑,也在当时引起影迷间不小的争论。

这周的专栏,咱们就来讲讲这部「网盘珍藏」——

《下女》

하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两位主演都可谓身经百战。

在《下女》的拍摄中,却都不免犯难。

彼时的全度妍,不久前才凭借《密阳》拿下戛纳电影节影后。

更早之前的作品,如《快乐到死》《丑闻》等片也均有大尺度裸露、伦理奇情元素。

但,她却在《下女》的制作报告会上表示:演得极为吃力,导演的指示也比想象的要刻薄

「裸露程度非常高,次数也很多,非常难」

《快乐到死》

李政宰, 曾在《情事》中有过情欲流动的表演。

本片拍摄仍然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床戏的台词,露骨到都难以说出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情事》

此番发言吊足了胃口,也引得不少人「空降式看片」。

两人的激情戏,始于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

男人摇晃着红酒杯,赤裸上身,步下楼梯。

床上的女人,显然毫无防备,差点惊声叫出来。

男人闪过顽皮的笑容,竖起手指示意静声,切莫惊动他楼上的妻子

斟上一杯酒,男人便粗暴地掀开女人身上的毯子。

指尖划过她的脖颈,又游走于双股之间。

短暂的眼神交流后,女人默契地坐起身,解开了男人的腰带。

窗外飘落的雪花,反衬出屋内暧昧的高温。

男人在享受中,张开双臂,释放着自己野兽般的欲望。

女人低下头,命运自此不可逆转。

女人名叫李恩怡,本是餐馆女工。

偶然的机会,她应聘成为了一户财阀家庭的女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走近浮华的上流社会,震撼与疲惫并存。

富丽堂皇的别墅、餐餐山珍海味,令她大开眼界。

做家务、准备三餐、照料有孕在身的太太,也让她每日焦头烂额。

在枯燥重复的日子里,恩怡找到了唯一的甜头——

优雅英俊的男主人,高勋

身为二代财阀,他风度翩翩,一手钢琴曲更令人心旷神怡。

高勋同样也有着自己的烦恼。

太太身怀六甲,夫妻间鲜有房事。

日益膨胀的性欲,使他的目光瞄准了新来的女佣。

看着浴室里赤裸大腿的恩怡,他顽劣地挑眉微笑,仿佛一切已尽在掌握之中。

此后每晚,他们都趁全家人熟睡之际偷欢。

次日,又回归主仆关系,装作相安无事。

即使太太在场,他们也不时眉目传情。

恩怡表面克制,却难以抑制内心的兴奋。

她一改往日的疲惫苦闷,每日笑靥盈盈。

开始精心化妆,期待着和高勋的每一次见面。

但一次体检的结果,却带来晴天霹雳。

她怀孕了

不动声色地回到高家,仍要面对孩子的父亲,以及目光尖锐的原配。

拍摄《下女》,不止是演员的挑战。

对于整个剧组,亦是巨大的考验。

摆在眼前的,是一座难以攀登的高峰——

1960年金绮泳导演的同名原版,也被视为「最伟大的韩国电影」

奉俊昊称之为「韩国的《公民凯恩》」,在《寄生虫》中多处学习致敬。

朴赞郁的创作深受其影响,《小姐》也正是脱胎于此。

性转版主仆之间纠缠的恋情,在台湾地区直接被翻译成「下女的诱惑」。

1960年横空出世,带给韩国电影界巨大震撼。

其一,视觉的冲击

此片是韩国银幕上,最早出现裸露镜头的电影之一。

乖张的推拉镜头,惊悚的配乐,都刺激着观众的神经。

其二,对价值观的摧毁

在原版中,阴鸷的女佣勾引了主顾。

为了和女主人争斗,她故意从楼梯上跌落,造成了流产。

并以丑闻作要挟,开始奴役这一家人。

非但致使小儿子坠楼而死,还下毒杀死全家人。

金绮泳将家庭伦理、惊悚、现实批判融合,塑造了韩国影史最经典的毒蝎美人形象

时隔50年之后。

导演林常树,则搬出一场全新的「宅斗剧」。

同为「下女」,全度妍贡献了截然不同的形象。

她更像一只被围猎的温驯动物

在一次次的偷情中,把高勋的欲望当作了爱。

每晚痴痴地等待,不计后果不求回报。

但,医院与主人家暗通,怀孕的消息不胫而走。

她也成为了原配太太的眼中钉。

太太在其母亲的鼓动下,决定先下手为强。

先是假装意外,将恩怡推下了楼梯。

所幸高度不高,恩怡并无大碍,腹中的胎儿也没有受到伤害。

随后,又玩起了暗度陈仓手段。

表面上,扔出一大笔堕胎费,给恩怡几日时间考虑。

暗地里,偷偷给她下堕胎药。

同时吩咐安保,抢走了恩怡的手机,将她禁足在家中。

直到药效发作,胎儿化作了一滩血水

一出家庭伦理闹剧过后,我们也不由重新思考下女的含义

最符合字面意思的,是老管家赵妈的一生。

她二十年如一日地服务于财阀家庭,应答于主人的各项要求。

她不止一次告诫恩怡,要认清这份工作的真正面貌——

恶心、丑陋、可恶、下贱

恩怡则有所不同。

她尚且年轻,是从工业社会中走来的女性。

对于公平、美好,尚怀有憧憬。

但,上流社会的阴险、冷漠均令她猝不及防。

在跌落受伤住院后,也没有人来探视,只有一笔冰凉的慰问金。

她从一个普通女工,变成了一个任人摆布的下女。

太太母女俩心怀毒计,却又何尝不是「下女」呢。

为了拴住多金的丈夫,不惜自我降格为生育机器。

奈何奇招尽出之后,仍不得其心。

「他看上了她什么?」

出轨是两个人的结果,她们却不敢怪罪高勋。

岳母甚至多次为女婿说情:出轨是富人的特权

女儿只有熬过多年的隐忍,才能成为位高权重的「皇太后」。

「打一生下来,就要什么有什么」

太太曾按捺不住怒火,报复性地咬破高勋的嘴唇。

换不来一句道歉,反而挨了一句「臭婊子」。

岳母在下人面前趾高气昂,到了女婿跟前,也只能唯唯诺诺。

在得知恩怡流产的消息后,高勋更是直接发难质问:

「不是你女儿生的,就不是我的孩子吗?」

三代女性,无不是父权社会下的受害者。

有的认命,成为底层互害的凶手。

有的不甘,发誓要反抗与复仇。

恩怡的决定,也将剧情推向悲壮的结局。

《下女》的格局,其实很小。

从一间宅子,到一户人家,再到一对男女。

不喜欢的人,认为本片太过刻奇。

但,它确立了韩影的DNA,贡献了一以贯之的文化母题

导演金绮泳本人,也多次自我翻拍。

《火女》《虫女》《水女》《火女82版》……

其中展现的多个维度的对立,时至今日仍值得探讨。

比如,男与女

《下女》的划时代意义,在于第一次直面女性的欲望

女性角色终于具备主动性,表现出强硬的一面。

而不同版本中,充斥着同样羸弱的男人。

他们的欲望消解了自身的男子气概。

平日里,优雅清高;在床上,却操着粗鄙至极的话语。

所谓的修养,只是一个男人的伪装

「要对人有礼貌,但其实是把自己摆在第一位」

这样的对立,也出现在半个多世纪后的《小姐》。

贪婪的公爵,妄图强娶小姐侵吞财产,最终机关算尽一场空。

小姐则与下女携手,正视了自己的欲望,也摆脱了命运的枷锁。

再比如,富与贫

老版影片用楼梯为界限,将房子分为两层。

陡峭的楼梯,象征着难以逾越的阶层

电影结尾,下女摔死于此,讲述的正是一出时代悲剧。

新版电影中,每次高勋前来偷欢,都要走过长长的楼梯。

恩怡却始终无法逾越,时常坐在半当中失神。

财阀高高在上,底下是芸芸众生。

类似的隐喻,在《寄生虫》达到了极值。

半地下室与庭院别墅,相距不过几个街区。

宽敞气派的豪宅与阴暗污秽的地下室,也只隔了一道楼梯。

但,贫富两个阶层,呈现出不可调和的对立

更重要的是,旧与新

《下女》是故事,改编自韩国京畿道的真实事件。

随着社会工业的发展,越来越多妇女加入到工业生产。

男性的优越感受到打击,固有阶层发生流动。

银幕里下女的反抗,无疑是对现实中儒家文化的一次反叛

奇情之下,是刺向礼教的利刃

类似的道理,在国产片中亦是如此。

1948年的《小城之春》,被称为最伟大的华语电影。

若带着今天的视角,或许也会被震碎三观。

女主为了和旧爱在一起,竟生出了咒丈夫死去的念头。

但在解放前的社会,这无疑是一个准确的缩影。

纲常伦理崩坏,传统家庭离散

《红高粱》《菊豆》等片,同样讲述着偷情、乱伦的「不正三观」。

对旧社会发出怒吼般的控诉,却掷地有声。

鱼叔每次查找、观看奇情影片,总会有两份收获。

视觉冲击带来官能刺激,回味反思引发心理震颤。

银幕内的奇,在银幕外只道是寻常。

如今,奇情片肉眼可见的变少了。

近年来,我们又屡屡看到「全民打小三」的国民性。

三观变正了,思辨却也停步了。

全文完。

助理编辑:三十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