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妈是极品大善人。

她可怜村里的老光棍,下药把我嫁过去。

她心疼流浪的傻女,逼着我哥娶回家。

最终,我和哥哥被折磨致死。

妈妈却踩着我们的尸骨,被评为最美妇女。

再睁眼,我回到了十八岁。

我用妈妈对我的方式对待她,她崩溃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再睁眼,我回到了十八岁。

回到了我哥哥失去双腿的那天!

此刻,我因为腿伤而被留在了家里。

而距离哥哥受伤只剩下半个小时的时间了,我现在赶过去肯定是来不及的了。

我拖着伤腿赶忙下床拨打了舅舅的电话,恳求他现在就去救我哥哥。

毕竟要是舅舅不去,哥哥可能就会错过这唯一被救助的机会了。

挂了电话后,我便在房里来回渡步。

内心焦躁不安,巴不得现在立刻就奔赴现场。

恰巧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摩托车的声音。

是隔壁的张叔回来了!

我拖着腿,捂着心口踉踉跄跄地来到了张叔家,忍着脚痛皱着眉苦苦哀求他带我去城南地里。

张叔整个人被突然出现的我吓了一大跳,扶着我就要让我进屋坐。

我赶紧摆手,让他快些带我去城南,“张叔求你了,快带我去吧,我哥哥一定出事了。

想到后来哥哥在床上失去双脚的模样,我的眼眶忍不住就红了。

“别急别急,张叔立马带你去立马带你去!”

张叔赶忙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将我扶上车后一转钥匙就以最快的速度的飞向了城南。

等我们到的时候,现场已经乱成一片了。

但幸运的是哥哥被救出来了!

只是此刻,他躺在地上,脸色苍白,双眼紧闭。

我急忙冲过去,跪在他身边,颤抖的手触摸着他的脸庞。

他的呼吸微弱,但我可以感受到他的脉搏仍在轻微地跳动。

而他的腿,因为被压的原因已经肿胀起来,但远没有上辈子看到时那么糟糕。

我的眼泪不住在眼眶里打转。

太好了,哥哥的腿可以保住了!哥哥不用做残疾人了!

上辈子的这天,我的圣母妈妈看到近处的房屋正在摇晃,似有倒塌的风险。

于是她丢下锤头,立马就让哥哥去将正在里边玩耍的小孩带走。

结果小孩被赶出去了,房屋却倒塌了,我哥以及另一个男孩却困在了里面。

男孩的父母着急得要死,哭着喊着让大家快救她儿子。

救援分成了两拨,本来都可以同时救出来的。

可我那圣母妈妈却大公无私地让全部人先去救男孩。

“我儿子年龄比较大,平常体力活做得也比较多,身体更为强壮些,他还能撑会儿,大家快集中先救另一个孩子!”

最后,男孩因为桌子的庇护只是受了点轻微的皮外伤。

而哥哥则因为被压住腿脚却又迟迟得不到救助最后只能无奈截肢。

最终成了个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的废人。

2

重回这一刻,我的圣母妈妈丝毫没有分个眼神给哥哥,只顾着捂着红肿的脸泪眼汪汪地冲着舅舅争辩。

“我怎么会不爱我的儿子不想救我的儿子呢?!可这不是还有另一个孩子吗,他还那么小,那他该怎么办啊!生命都是宝贵平等的,难道他就不值得救嘛!”

周围来了许多围观的人,听到妈妈的圣母发言纷纷开始感叹。

“老张媳妇说的对啊,生命都是平等的而且周家的孩子更小些,确实应该先救。”

“是啊,要我说老张媳妇也是个好人,就连面对自己最亲的儿子也可以大公无私地先去救别人。”

“就是就是,更别说她平常做的那些善事了,这里帮帮那里帮帮的,谁有困难就从家里掏钱给人,谁不知道她是我们村的大好人。”

妈妈本来就觉得自己没有做错,有了村里人的支持,妈妈更是硬气地看着舅舅。

而被救的那个男孩以及他的家属看情况不对早就跑路了,连句道谢都没有。

呵,大好人,哪见过只对外人好的人啊!

一想到上辈子哥哥的惨状,我的内心便如同沉重的石头压着般,喘不过气来。

一向好脾气的舅舅听了妈妈的话,脸上难得地带上了愠怒,反手一个大耳光打在我妈的脸上。

“所以你也不去叫人帮忙,也不去救你儿子,就这样让他被活生生压在废墟下这么久?”

啪!

说着反手又来一个耳光。

“他小?那我们华扬就不小吗?他也才刚十八岁啊,他也只比周家那个大一个月啊!”

“而且那个孩子还有个桌子可以挡着,可我们的华扬呢,他什么都没有,你就这样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被压也无动于衷,他还是你亲生的吗?!”

舅舅呵斥道。

被连扇了两个耳光后,我妈也没有了刚才的硬气。

“这不是都救出来了嘛……我瞧着也没什么事啊……”妈妈小声嘀咕反抗。

“你……”舅舅因为妈妈的话气得都说不出话了。

我站起来赶忙扶着了就要被气死的舅舅,瞥向我妈:

“呵,没事,你当然觉得没事了,如果舅舅再晚一点,我哥哥就要截肢了,这辈子都要被你毁了。”

我妈仍旧嘀咕着:“有这么严重吗……我看擦点药酒就可以了吧,男孩子嘛很快就……”

话还没说完我舅的脸就又黑了,扬起手就要再扇她一巴掌,她抱着头就给蹲地上了,那还有最开始那番硬气样。

而方才还夸她善良的人这下全都转向了,对着妈妈指指点点。

“还以为她有多善心呢,结果连自己的儿子也不管不顾。”

“就是就是,自己的孩子都不顾忙着去管别人的孩子,怕不是……”那位大婶对我妈上下打量。

“怕不是对周家的那位还念念不忘呢!”

随后周围人好似恍然大悟,谈起了我妈年轻时的“粉红往事”。

妈妈躁得整个脸都红了,急忙摆手让大家别再提了。

我懒得管她这些烂事,赶紧拉着舅舅走,“舅舅,我们先送哥哥去医院吧。”

舅舅眼里闪过一丝犹豫,随后抱起哥哥就塞到了车里。

“要是华扬有什么问题,看我到时候怎么抽你!”舅舅斥骂。

我跟着舅舅一瘸一拐地上了车。

等坐好之后,我扭转过头,盯着车窗外狼狈的妈妈。

要是哥哥有什么事,我也不会放过你。

3

所幸,检查之后发现哥哥并无大碍。

只是两条腿会肿胀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只能暂时先躺在床上,再住院观察几天就可以回家了。

妈妈也因此喜笑颜开,“你看吧,我就说没什么事吧,你还不信还非要给他做这什么检查,贵得慌。”

一旁的舅舅狠狠瞪了妈妈一眼,妈妈立马收起了气焰,不敢继续嚣张了,只敢小声嘀咕:“本来就是嘛,能有什么事啊……”

医生瞥了一眼床上的哥哥和旁边的我,皱起眉头,语气略显担忧,说道:“这两孩子也太瘦了点吧,你作为家长还是要多给孩子补充点营养。”

妈妈的耳朵瞬间红了,狡辩道:“我有给孩子补充营养的,他们就是体质随我,怎么吃都吃不胖。”

“你确定有?这两孩子营养不良的症状都这么明显了,就这还说有补充营养?也不知道你这家长到底是怎么当的,唉。”医生略微关心的摇了摇头,语气里充满了关心与责备。

“现在的家长啊……”

等医生走远后,舅舅黑沉着脸问妈妈到底怎么回事。

面对舅舅的回答,妈妈表现得吞吞吐吐的,不断给我使眼色,让我上前帮她说话。

我冲妈妈点点头,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拉起了舅舅的手,解释道:

“舅舅,你误会妈妈了,妈妈每天都会给我们‘营养蔬菜套餐’,什么胡萝卜、青菜、大白菜,要多营养有多营养。”

舅舅的眼神一下变得迷惑起来。

“那肉呢?”

“肉……”

一刹间,我的眼底满上了一层悲凉。

我动了动唇,略带着几分自嘲地笑了笑,声音里甚至还带了一丝无奈与苦涩。

“肉,妈妈说要给有需要的人,我们能够吃到菜已经算很幸福了。”

而妈妈也挡在桌子前支支吾吾说道:“肉这些,过年过节吃吃就好了,小孩子吃那么多不好,容易得脂肪肝。”

是啊是啊,小孩子吃多了肉不好,前提是我们也有得吃才行啊。

想起小时候每一次哭着喊着说想吃肉,妈妈犹豫几番后都会买回来。

结果家门口还没进,转手又送给了别人。

“丫丫,我们要做善良的人,别人已经吃不上饭了而我们还有饭吃还有菜吃,我们比他们幸福多了。”她如是劝道。

但可笑的是她自己却总会在别人吃饭时刚好在附近闲逛,然后被邀进去尝尝肉做得够不够味。

她自己吃个满嘴流油后再回来给我们做所谓的“营养蔬菜套餐”。

想到这些我便觉得讽刺,拿着家里的钱,慷他人之慨。

要不是这是医院,我相信我那“一向平和”的舅舅马上就会给妈妈来个全脸spa。

“唉,都怪舅舅不好,舅舅总听人说你妈乐善好施,到处给人送肉,原以为能送出去你们就肯定每天都有得吃,加上你妈总抱怨说你们光吃不长个,哪成想到既然是这个原因!真是家门不幸啊。”舅舅摸了摸我的头,语气中充满了疼惜。

我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心里却因为舅舅的话泛起了层层波澜。

我并不怪舅舅,毕竟他为生活东奔西走已经够累了,剩余时间里还能想到我们已经足够感激了。

4

因为舅舅,我们终于不用再吃“蔬菜套餐”。

而妈妈也好几天不再作妖,我们难得过上了几天正常的日子。

期间,沉睡许久的哥哥终于醒了过来。

我赶紧询问他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在得到哥哥确定的答案后,我的心暂时的安定下来。

“这次多亏了丫丫,是她梦到了你出事了让我赶紧过去救你,不愧是双胞胎啊,连出事都能感应到。”舅舅夸赞道。

哥哥腼腆地笑了起来,“感谢丫丫。”

我嘴角微扬,笑道:“谢什么,我们都是一家人。”

如果没有你,估计我早被妈妈送人了。

毕竟我的妈妈可是十里八乡的大好人,谁缺钱缺肉了找我妈一定能够拿到。

那谁缺个媳妇找我妈要,这不也正常吗?

上辈子,我妈吃饭的时候总是有意无意地提起村里的老光棍可怜无助,又无儿无女,哪怕哪天突然死了也没人能发现给他收尸。

我一直不以为然,毕竟她圣母心泛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但突然有一天,她说到要给我介绍个对象,结果就是那个老光棍。

“丫丫,说到底他无儿无女,你过去给他生个一儿半女啥的,哪怕没有生着,也能给他养老送终啊。”

“丫丫,你难道忍心看着他孤独死去吗?”

可笑的是我当时也才刚十八岁,我甚至还未来得及高考她就想把我送人做媳妇!

因为这事我在家里和妈妈起了剧烈争吵,而她为了达到目的甚至不惜在菜里对我下了迷药,想要我跟老光棍生米煮成熟饭,让我无处可逃。

是哥哥听到我的哭闹声后从房里爬了出来救我,我才避免了被嫁的命运。

但哥哥去世后,妈妈依然没有放弃,最后还是达到了她的目的。

而我也因为老光棍的虐待,被生生折磨致死。

5

哥哥醒来后没几天,吃饭间隙,妈妈果然开始说起了村里“可怜”的老光棍。

“他也是可怜,无儿无女的,等死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人愿意给他收尸啥的。”

她悄悄瞥了我一眼,“丫丫也大了,也差不多到了该找良人的时候了,要不……”

哥哥大为震惊,“啪”的一下放下了碗筷站起来冲妈妈争论,“妈妈你怎么能这样!妹妹才多大,怎么能——”

我站起来拦住了哥哥,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

随后坐下来继续淡定地吃了口菜,附和她:“妈,你说得对。”

我妈大喜,以为自己的劝说生效了。

“要不你就嫁给他吧。”

下一秒,她就震惊得连碗都拿不住了。

“我怎么能嫁他呢,我都已经嫁给你爸爸了,而且他那么老我怎么能……”

她像说错话一般,慌张地捂住嘴。

呵,原来你也知道他老啊。

明知是火坑却还敢让亲生女儿跳,可真是我的好妈妈啊。

我给她夹了菜,继续劝说道:

“爸爸已经去世了,法律上你们的婚姻关系已经自动解除了,而且你也单身那么多年了也该找个知冷知热的人了。”

“可是……”

“而且你不是说了嘛,他毕竟是个可怜人,又无儿无女的,你嫁过去也好给他生个一儿半女啊,村里谁不知道你是我们这十里八乡的大好人啊,你一定会这么做的对吗,妈?”

我给她戴上顶大帽子,让她被困于自己最爱的“大好人”名声中。

“可是,可是……”她眼神飘忽。

“可是妈妈都那么老了,哪里还能生的动啊,而你还年轻,你还可以给他生好几个呢。”

妈妈的眼神又开始变得自信了。

“所以啊丫丫,还是你嫁过去更好,就这么说定了,一会儿妈妈就请他过来谈一谈你们的婚事。”

她刚说完甚至连饭都不顾着吃了,放下饭碗就奔着出去找老光棍。

哥哥放下碗就想冲出去拦着妈妈,我却阻拦了他,跟他说起我的计划。

6

才一个钟不到,妈妈便将老光棍带回来了。

妈妈甚至还给他带了件爸爸的旧衣服,整理了下发型。

整个人看起来都干净了不少。

但看到这张脸,我就便会想到上辈子他欺辱我的每个瞬间。

我的胃里一阵阵泛呕。

老光棍从进屋开始就对我上下打量,好似看一件什么优惠价的物件。

我假装很是镇定,笑意盈盈地看向他。

“李叔,我妈都和您说了吧?没意见吧?”

他听了喜笑颜开,“说了说了,没意见没意见!”

“那我们就先来挑挑日子吧,看看哪个日子较为适合。”

“对嘛,就应该这样,这才是我的好女儿!”妈妈笑弯着眼赞扬道。

笑吧笑吧,等下就笑不出来了。

没多久,舅舅以及外公外婆这些亲戚全来了。

而他们一进门就看到了妈妈和老光棍拿着黄历在那讨论,两人看起来亲密的很。

“李秀梅!”

妈妈瞪大了眼睛,“哥,爸妈,你们怎么全来了?”

舅舅没有给她回答,冲过去就是一巴掌。

力气之大,妈妈直接给扇地下躺着了。

老光棍蒙了,赶紧躲到一旁,害怕下一个巴掌就打在自己的身上。

“这是啥情况啊,亲家你们这是干啥啊!”老光棍弱弱发问。

这个亲家说的我妈,但舅舅以为说的是他们自己。

“我呸!谁他妈是你亲家啊,别他妈没皮没脸的来到处认人,你就是这个村里人人喊打的臭流氓,也不知道秀梅是哪根神经抽了,既然看上你还想跟你结婚?”

舅舅满脸不屑。

老光棍呆愣住了。

“谁说我要和她结婚,我明明是要和她女儿张华雅结婚啊!”

他双眼猩红,恶狠狠瞪向妈妈。

“你该不会是骗我吧,明明说好是嫁你女儿,怎么变成嫁你自己了?你可是收了我二十万的,要是不把你女儿嫁给我,我就弄死你!”

什么?!

二十万?

难怪上辈子一定要我嫁给他,原来是收了人家二十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