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文章,作者观点与本人无关。】

11月,川普民调反超拜登,有朋友问我川普会不会翻盘,我的答案仍是:只要川普出战,拜登就稳赢,当下的民调不说明任何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拜登民调落后川普
先说很多人关心的民调,拜登近期的民调确实很差,RCP综合民调发现,全国范围,川普的支持率平均比拜登高1.6个点,在部分民调中,川普的优势高于4个点。

据统计,近期只有不到4成的选民赞成拜登的工作,拜登支持率最高的时候是刚上任,那时支持率达到了55%,之后民调就稳步下降,现在已经和川普同期民调相近。

全国民调拜登落后于川普,摇摆州民调拜登依然落后,下表是纽约时报调查的六个摇摆州民调,除了威斯康星州外,拜登均落后于川普。

民调还发现,拜登以往的基本盘有所动摇,30岁以下选民对拜登的支持率仅比对川普高1点,拜登在拉丁裔选民的领先优势也大幅下降,他在城市地区的优势也不如川普在农村地区的优势。

在具体议题上,选民也不信任拜登,对拜登在经济、文化、边境安全、外交等议题上的表现均不满意,很多选民认为如果川普当选会做的更好。在纽约时报民调中,即使18-29岁的青年,也有62%认为川普会在经济方面比拜登做的更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民调很惨,但不意味着拜登会输掉大选,历史上看,早期民调一般和大选结果不一致,《华盛顿月刊》就统计,自1976年以来,只有三次大选,选举前一年的早期民调与大选结果差距不大。

2011年,罗姆尼在早期民调中领先奥巴马4个点,但最终在2012大选时落后后者3.9个点。2015年,希拉里在早期民调中领先川普10个点,但最终普选票只领先2个点,而且输掉了选举人票。

据统计,1998年以来,在国会和总统选举前21天的民调准确性最高,达到了78%。所以,2024年10月的民调会最有参考性,现在的民调不能判断大选结果。

之所以早期民调与大选结果往往相悖,主要是选民的考虑不同。离大选还有一年,“二选一”的时刻对选民来说还很遥远,这时候往往党内初选还没完成,选民还不会正式考虑下一任总统人选。

早期民调更多反映选民对现任总统的观感,选民通过支持任何现任总统可能的对手来表达对现状的不满。有选民就表示自己在2020年投了拜登,但在纽约时报的调查中投了川普,因为自己对拜登的工作不满意,但真到了2024年,还是会投给拜登。

不过选民的不满是真实的,拜登如果完全不回应也会付出代价,对选民的不满,拜登是有感知的,他甚至早就做好了布局,很多旁人看不懂的决策,大概率是拜登有意为之,拜登作为一个久经战阵的老将,知道何时该使出杀手锏。

拜登要的不是“一时爽”,而是在恰当的时机亮出底牌,这个时机就是明年10月。
二、拜登的大选布局
如果我们复盘拜登的政策,会发现他早就做好了布局。
1、乌克兰明年中旬后出战果,利好拜登
首先是俄乌,拜登一直在控制支援乌克兰武器的进度,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不让欧洲国家支援F-16,对于F-16,从去年起,泽连斯基就一直请求拜登支援,但拜登拖拖拉拉,直到今年8月才答应移交F-16,并为乌军培养飞行员。
注意,援助F-16并不需要国会拨款,并不需要美军将自己的装备给乌克兰,美国只需要给欧洲国家放行,就可以让乌克兰获得北约盟国的战机,这件事并不存在现实的阻碍,完全看拜登一人的决策。
拜登的拖延只有一种解释,就是不希望乌克兰赢得太快,希望将胜利留给2024年。现在保守估计,乌空军到明年5月才能形成有效战斗力,要想出战果需要等到八九月,正好卡在大选的关键期。
如果在关键时刻,乌克兰能赢得大选,无疑能帮拜登摆脱阿富汗撤军后软弱的形象,换句话说,这一年乌军的牺牲,只是在为拜登的大选做准备,拜登和其他美国总统一样,并不真的在乎盟国,而只在乎自己的选情。
2、明年中旬,通胀回暖,美股上涨,利好拜登
经济议题也是如此,当下选民对拜登不满,主要原因是通胀太厉害,虽然10月美国CPI是3.2%,但离美联储2%的目标仍有距离,CPI要想恢复正常,还得等到明年。
现在最乐观的估计,美联储也要到明年4月才能降息,降息后,美股才能真正进入春天。按照美联储的议程,明年大选季,通胀的影响会逐渐消失,美股也会迎来一个高峰,如果我们推算下时间,也是大概9/10月份,经济会进入一个稳定期。
通胀回暖,美股上涨,拜登经济学被逐步认可,经济周期叠加大选周期,有利拜登。
3、巴以问题逐步解决,拜登排除隐患
巴以问题,也是拜登面临的一个难题,他既要援助以色列,又不能被以色列拖入中东泥潭,拜登只能在钢丝上跳舞,避免事情闹大。
现在看来,以色列的形势稳住了,以色列没有全面进攻加沙,保留了基本的体面,其他阿拉伯国家保持中立,没有干预的意思,避免美国再次陷入中东陷阱。与美国作对的伊朗发现孤立无援后,也表示“伊朗未参与哈马斯的行动”,试图撇清关系。
估计到明年,巴以问题会解决的差不多,拜登也就避免了一个大雷。
4、稳住中美关系,团结美国商界
拜登的另一大布局是稳住中美关系,虽然拜登没有改变“竞争不对抗”的方针,但只要是竞争,就可以灵活调整力度,这次旧金山会议后,虽然关税不会取消,但对华贸易禁令预估会有所松动,作为回应,中方也会鼓励美国企业到中国投资,并加大中美民间交流。
虽然意识形态上,美国人与中国人不同,但利益上有很多共识,尤其是美国商界,一直希望和中国做生意。
拜登稳定对华关系,也算对金主们有个交代。
5、间接助攻川普,确保共和党继续丧失理性
拜登的最后一招就是利用川普,简单来说就是要打击,但不能打死。
目前虽然川普多次被起诉,但最终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川普一边接着诉讼一边参加选举,虽然媒体上炒的很热,但对川普的影响有限。
民主党这么做有两个目的,一是通过不断宣传川普有罪激发中间选民的恐惧,让中间选民团结在民主党周围。二是激怒共和党选民,让他们更加支持川普,帮助川普拿下初选。

拜登深知,只有在川普的衬托下自己才有价值,如果共和党推出德桑蒂斯或者黑莉,自己就没戏了。民主党需要的正是被川普绑架的、逐步丧失理性的共和党。

虽然离大选还有一年,但如今的局势和2020年并无不同,一旦进入2024年下半年,拜登的选情就会大幅好转,到时川普才会发现,自己所谓的优势只是个假象,自己会像2020年一样,再一次输掉选举。

(作者: 修明1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