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代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人。听了刘哥的一番话,加代说:“大哥,我什么都不说了。大老远来一趟,人生地不熟,认识你这个朋友,我感到很欣慰。你几句话说得我心里很舒服。这姓高的要像你这么说话,我什么事都不会办的。我不仅说门面不租了,我给他买的手表,我都送给他,就当交个朋友了。他没像你这么说话。但今天你说这话了,我答应你。大哥,我走。这事过去了,我也不提了,我带着我这帮人回深圳,就当没发生过这事。”

“老弟啊,大哥挺感谢你。走吧!”

“告辞!”加代一抱拳,转身走了。往车里一坐,车队全撤走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看着远去的车队,刘哥心想这小子了不得,挺是有脾气,挺横的一个人,但是也挺讲理。刘哥转过身,高胖子说:“刘哥,我要找他。”

“拉倒吧。我也听明白了。人家来租房子,你他妈欺负人家是不?”

“刘哥,两码事。”

刘哥说:“什么他妈两码事?老弟,我告诉你拉倒吧。我也看那哥们了,挺讲理的人,也挺讲究个人。人家肯定不是无理取闹的人。人家也跟我说明白了,要不是你拿短把子这个那个的,人家也不存在叫几百人过来找你。这哥们挺讲理呀。他说了你他妈你没瞧起人家,你拿他当小bz了。人家他妈能不生气吗?换作我也得生气。一个大男人让你欺负?我几句话,我说拉倒,你给我个面子,我跟姓高的说说,人家什么也没说走了,怎么人家怕你呀?你看那小子那股气势也不是一般人啊。胖子,不是我说你,你得改改了。你他妈这些年买卖是干得挺大,钱没少挣,你他妈有点目中无人了,知不知道?”

“行,刘哥,我知道了。”

刘哥说:“我告诉你啊,话说到这了,就拉倒吧,都过去了。你他妈别给我找麻烦。钱给人家别要了。那对你来说也不算什么。我回去了。”说完,刘哥上车走了。

回到酒店,江林说:“代哥,便宜那小子了。艹,把他店砸了,让他知道知道我们到底敢不敢砸。”

“行了。江林,说实话,他刚才不用给我跪下。真的,我也是想让他知道知道被人欺负是什么滋味。哪怕他就跟我说一句话,代哥我服了,我错了。人多,你别要我跪下。我都不存在要他跪下。他一句软话不说。还跟我装有脾气,我不打他打谁?拉倒吧。给这姓刘的大哥一个面子。跟大家说一声,一会儿吃饭,吃完饭都走吧,我们也回去,买卖不干了,就当白折腾一回。”

江林一听,说:“哥,你的脾气真好。”

“不是我脾气好。江林,那你说怎么办啊?拉倒吧。什么事遇不着啊?下楼吧,找地方吃饭去。吃完饭,回家。”

没有一家饭店能一下子接纳三百来人的吃饭。好在酒店的一条街很热闹,饭店很多,兄弟们分散在各家店里开始吃饭。加代来到了那天中午的火锅店。一进门,老板迎了上来,很客气,“兄弟,哎哎,大哥。”

加代一看,“大哥,你这......没事,我比你岁数小。”

老板说:“里边请,今天我请。”

加代一摆手,说:“我该给钱给钱。但是你别瞧不起人。我们也不是给不起钱,你说你那样,行了......”

加代和兄弟们在吃饭,一点防备也没有。记胖子拨通了电话:“把娱乐城的兄弟给我调过来。把经常去游戏厅玩的那帮小孩都给我叫过来。有多少人就多少人。今天晚上过来的,我一人给一千块钱。”

负责盯梢和踩盘子的也把加代的行踪传给了高胖子。高胖子根据各个店里的情况,分别做了安排,高胖子只提一个要求,“把人堵在里面,别让他们出来,别让他们会合。”

高胖子亲自带了一百多人来到了加代吃饭的火锅店。老高一进门,老板吓一跳,叫了一声高哥。

高胖子手一指,“别吵吵!人在哪呢?”

“不是,高哥,你要干什么呀?”

“什么我要干什么?我要找他!他在哪里?”

“高哥,人挺好的。刚才上菜的时候,我都听见了,说实话,你这事做得不对呀,你给人家租金扣了,你不给......”

高胖子抬手一个嘴巴,说:“有你说话的地方了?滚一边去。”老板吓得到一边去了。老高夹着一把五连了,身后跟着一百来个兄弟。到了包厢门口,高胖子一脚把六揣开了。加代一回头,看到了高胖子。“吃着呢,是吧?我他妈让你们吃。”说话间,高胖子朝着火锅哐地一响子。火锅汤料溅了大家一身。高胖子说:“哥们,怎么的?你兄弟呢?人呢?”

加代说:“姓高的,你是没皮没脸呢。我刚才没砸你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是啊,你刚才没砸我店。你刚才要是把我店砸了,把我砍了,我都找不了你了,什么事都没有了。你他妈不是留了我一命,你才落到现在这样吗?其他话不说,你出来到饭店门口来,省得我当你兄弟的面打你。加代,我不难为你,你到门口给我跪下,我打你几个大嘴巴子,把你胳膊打折,你给我滚出重庆。这事就算过去了。你他妈不是跟我要钱了吗?我钱不往回要,我让你知道知道我的钱好不好拿!”

加代环视了一下,桌上二十来人全是自己身边的兄弟,其中包括麻子。加代心里有了一点底,估计丁健、郭帅、耀东、孟军等人身上带着响子。但是当加代的目光与这帮人的目光交汇时,只有丁健、耀东两个人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