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司马懿、司马师相继病逝后,司马昭继承父兄遗志,完成篡位夺权的最后一击。

在这个过程中,司马氏有五大谋臣功劳甚大,他们分别是:

钟会、贾充、荀顗、王沈、何曾。

不过功劳都是相对司马氏而言的,他们在后世可没什么好名声,堪称【司马氏五毒】。

这里借用佛学中“五毒”的说法,

即“贪、嗔、痴、慢、疑”,正好对应他们五个人。

那么究竟怎么个“毒”法,下面我们就依次来看一下。

一、贪——贪婪无度,沉迷难返

何曾(zēng)这个人出身很好,来自陈郡何氏,父亲何夔官至曹魏太仆,妥妥的世家官二代。

他早年承袭父亲爵位,起家自平原侯曹睿的文学掾(yuàn),也就是魏明帝潜邸时期的文学属官,算是东宫故旧。

等曹睿即位后,何曾也得到了重用,多次升迁,历任典农中郎将、散骑常侍、河内太守、司隶校尉等职,可谓深受曹魏皇恩。

何曾早年的名声也很好,博学多识,孝顺双亲,不惧权贵,威严敢谏。

然而,这样一位看似德才兼备的人,我却觉得他很虚伪、很会打造人设,因为他很贪婪。

高平陵之变后(249年),曹爽被司马懿诛杀,何曾见势立即投入司马氏怀抱,毫无念旧之情。

之后他协助司马师,谋划了废黜曹芳、改立曹髦事件,自此算是纳了投名状,一心帮着反贼挖曹魏的根脚。

何曾入伙时间早,肯卑躬屈膝,立场坚定,背后还有世家,自然深受司马氏器重,委以重任。

司马昭掌权时期,何曾出任过镇北将军、都督河北诸军事、假节,

出发上任时,司马昭甚至让两个儿子司马炎和司马攸送了数十里,以示尊重。

之后,何曾在曹魏升至征北将军,长期协助司马氏掌控北方军政。末期入朝,拜为司徒。

西晋开国时(266年),作为铁杆功臣,何曾晋升太尉,成为大名鼎鼎的【西晋开国八公】之一。

到这里,我们终于看清了何曾的贪婪,他就是想通过背弃旧主,谋求更高的权位。

他不仅贪权,还贪吃,生活骄奢至极,在当时风评极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何曾的贪吃简直匪夷所思,他每天消耗在美食上的钱财就高达万金,就这样还不满足,常常叹息不知何处下筷。

此事成了历史上有名的典故,叫做【何曾食万】。

尽管收到许多弹劾,但晋武帝司马炎碍于何曾是元老勋臣,只能得过且过,纵容骄奢的风气滋长蔓延。

司马炎甚至特许何曾带自己的厨子随同入宫,就因为何曾不喜欢吃皇宫的饭食。

咸宁四年(279年),位极人臣的何曾病逝,享年80岁。

何曾的一生,是贪婪的一生——

为了一己贪欲,主动弃主求荣,入晋后只顾贪图享乐,阿谀逢迎,碌碌无为。

注重名教,而不思修身养德;身居高位,而不思报效天下。

白食其禄,而功德难以与之相配。

二、嗔——愤不得发,怒极堕性

荀顗(yǐ)是曹魏太尉荀彧的第六子,正宗的颍川荀氏。

出身著名的书香门第,荀顗博学多识,思维缜密,品行纯良,因而在曹魏得到了着重提拔。

曹操当初为了篡位,逼死荀彧,荀氏一时陷入了极为尴尬的境地,要说没有仇恨那是假的。

荀顗作为荀彧之子,更是内心深藏着对曹魏的仇恨,只不过平时还要装得若无其事。

都说曹丕这个人小心眼,起不了好的作用,一点不假。

荀顗的长兄荀恽(yùn)因为亲近曹植,排斥夏侯尚,就被曹丕深深地记恨上了。

荀氏与曹氏本就离心离德,曹丕还不思善加安抚,每每任由自己的小心眼发挥,实在算不得高明。

从司马氏很容易地拉拢到荀氏,便可看出,但凡有机会搞垮曹魏,荀氏还是很乐意助攻的。

在篡位的道路上,荀氏始终是司马氏坚定的盟友。

淮南二叛时,荀顗随司马师出征,在旁出谋划策;

淮南三叛时,荀顗负责镇守京城,确保司马昭的大后方稳定。

西晋开国时,荀顗出任司空,成为大名鼎鼎的【西晋开国八公】。

曹魏倒下,荀氏出了口恶气,荀顗更是如此。

但似乎发泄完愤怒后,心也变得扭曲冷酷,荀顗竟迎合奸臣贾充,支持立傻子司马衷为太子,同时还进言将贾充之女贾南风立为太子妃,谎称其德貌双全。

△贾南风

要知道,这未来的傻子皇帝和暴虐皇后,是导致西晋衰败的重要因素之一。

这种祸乱天下的提议,使得荀顗深受时人讥讽,这个守小节而失大义的伪名臣,从此沦为乱国之臣。

荀顗的一生,是嗔怒的一生——

复仇的愤怒众人皆可理解,但在复仇之后,蒙蔽本性,丧失良知,就不能再被原谅。

怀良才而无坚守,知小节而失大义。

荀令君之子,远不及其父也。

三、痴——自以为是,是非不分

王沈,出自名门太原王氏,这个家族出过很多知名人物,比如汉司徒王允、曹魏太尉王凌、曹魏骠骑大将军王昶。

他父母早亡,是被叔父王昶收养长大的,自少好读书,孝敬叔婶,以孝义著称。

王沈起初被大将军曹爽征召为属官,后来曹爽被司马懿所杀,他受牵连被免职。

后来王沈又被起用,凭借才学逐渐升至散骑常侍、侍中,负责著作编纂,成为魏帝身边的心腹之臣。

当时魏帝曹髦被司马昭步步紧逼,毅然决定反击,谋划攻杀司马昭。

结果,王沈临阵变节,第一时间跑去给司马昭通风报信,最后曹髦被杀,王沈却因此得到了司马氏的嘉奖和器重。

不过,王沈是非不分、背主求荣的行为,深受时人的指责与鄙夷。

曹魏末期,才能全面的王沈历任要职,曾修订律令,也曾都督江北诸军,持节防御东吴,

最后又参与谋划司马氏的开国大业,贾充等司马氏骨干都找王沈商议,深得倚重。

西晋开国时,王沈拜骠骑将军、录尚书事、领城外诸军事,是真正的实权人物。次年去世。

王沈的一生,是痴顽的一生——

他自以为识时务者为俊杰,实则食人之禄,就要忠人之事,

贪生怕死,临阵变节,历来为世人所唾弃。

重孝义而卖旧主,负皇恩而佐反贼。

所谓魏晋名士,多似王沈,虚伪造作,名不副实,徒惹笑柄。

四、慢——轻慢傲物,自我膨胀

钟会,出身颍川钟氏,是曹魏太傅钟繇之子。

他受司马师赏识,成为司马氏的重要幕僚之一。

淮南二叛时,钟会力劝司马师东征,自己则主管机密事宜。平叛后,钟会看穿魏帝夺回兵权之心,助司马昭安然化解。

淮南三叛时,钟会奇计百出,分化叛军势力,助司马昭顺利平叛,时人都将他比作汉初的张良。

自此,钟会愈发得到司马氏器重,朝中大小事务、官吏任免,皆可干预,而他的野心也在日益膨胀,丝毫不懂收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钟会

魏帝曹髦被杀后,司马昭急于伐蜀,以挟军功提升威望,遭到大多数朝臣的反对。

唯有钟会极力支持,并自请率军出征,得到司马昭批准。

263年秋,钟会率大军伐蜀,几经波折后,在邓艾的奇袭下,终于一锤定音。

面对巨大的功劳,钟会再也抑制不住野心,想要在西川割据自立。

但司马昭摸透了钟会的心思,提前做好了防备,而钟会自己则谋事不慎,被不愿反叛的魏军杀死,使得一切谋划潦草收场。

钟会的一生,是傲慢的一生——

他助纣为虐,辅佐叛贼,又野心膨胀,引发动荡,可谓是恃才傲物、反复无常,连一个合格的叛徒都算不上。

志向高而器量小,智计深而心气傲。

钟会,成也聪明,败也聪明。

五、疑——执着邪念,心无正见

贾充,出身平阳贾氏,父亲是曹魏豫州刺史贾逵。

这位可以说是曹魏最大的投机分子,也是影响最坏、最深远的一位。

司马氏掌权后,贾充一心投靠司马氏,辅佐司马师、司马昭平定淮南叛乱。

积极表现的贾充后转任中护军,帮助司马氏掌控军权。

曹髦率军攻打司马昭时,贾充指使太子舍人成济杀死魏帝,犯下了弑君的恶事。

司马昭不舍得杀贾充以谢天下,反而对他愈加恩宠。

钟会伐蜀胜利后,为了防备他叛乱,贾充率军驻扎汉中,以震慑钟会。

西晋开国时,贾充拜车骑将军、尚书仆射,并负责制定新律。

后来,贾充又将两个女儿贾褒和贾南风,分别嫁给了齐王司马攸和太子司马衷,同时网罗党羽,排斥异己,朝中风气大坏。

尤其是在贾充的策划推动下,一众奸臣强推傻子司马衷成为太子,导致后来贾南风专权,引发八王之乱、五胡入侵等一系列乱局。

△贾充

贾充的一生,是奸邪的一生——

他从始至终都是自私自利、阿谀谄媚的真小人,只要对自己有利,其他的都可以不加考虑。

叛主、弑君、媚上、乱政、捧傻帝疯后上位,桩桩件件恶事,在他那里反而成了得意炫耀的资本。

性奸邪而行无忌,倾皇室而覆天下。

贾充之罪大恶极,堪称司马氏之后第一人。

结语

贪-何曾、嗔-荀顗、痴-王沈、慢-钟会、疑-贾充,

司马氏聚齐五毒,德不配位,安有开创盛世之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