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9年,41岁的李世民对55岁的尉迟敬德说,“朕准备把16岁的女儿许配给你。”尉迟敬德立刻磕头,“家有悍妻,臣不敢。”李世民冷冷道,“回去和你媳妇商量,明天给朕答复。”

尉迟敬德一时摸不准皇帝心中所想,他都一大把年纪了,怎么可能再给皇帝当女婿,这于情于理都不合啊。只好拱手道,“那老臣先告退了,明日来给皇上问安。”

回到家中,妻子见他神色不定,不由体贴地询问。当听到他说自己是悍妻时,眼泪顿时下来了,“这些年,我陪着你风风雨雨,本以为我们夫妻一场,很是恩爱,你却把我看得如此粗鄙不堪?”

尉迟敬德在外面天不怕,地不怕,甚至连皇上都敢怼两句的人,此刻却慌了神,“夫人啊,我哪里会嫌弃你。那是无奈下,用来挡皇帝之口的。此生,尉迟没有它想,只愿和夫人白头到老。”

听到原委,妻子这才转怨为喜。随口说,“这些年,你为皇帝多次舍命,按道理皇帝不应该拿这种事情来说笑你。”

尉迟敬德心中也仿佛打开了记忆的大门,他本是跟随着刘武周的。后来降了唐,在李世民麾下效命。

有一次,李世民带着几人出去打猎,不小心被王世充围堵。眼瞅着要被包饺子了,尉迟敬德一声大吼,将王世充麾下单雄信挑于马下,震退了对方人马,这才逃脱了。

从那以后,李世民不论到哪里,都把尉迟敬德带在身边。622年,他们和刘黑闼对战那场,眼瞅着李世民要被斩于马下,关键时候,还是尉迟敬德带着他,杀出重围,这才躲过了一劫。

再往后4年,李世民终于下定决心,要和太子李建成争一下江山。7月,玄武门之内,李世民杀了李建成,在追李元吉时,却不慎跌落,眼瞅里李元吉杀了个回马枪,慌乱之际,尉迟敬德杀了李元吉,并且带着对方的头,直入深宫,逼李渊让出了皇位,助李世民登基。

这三次舍命相拼,尉迟敬德早已经是李世民面前的红人,他的地位也一再提升,在朝中到了横着走的地步。

就在他愣神的时候,妻子突然开口,“是不是你那次冲撞任城王的事情,惹恼了皇上?”

“冲撞任城王?”尉迟敬德听到这句话,不禁想起有一次他入宫参加宴席,位置却被摆在了任城王李道宗的后面。瞬间他就来火了,哪里冒出这么个人,敢在他面前吆五喝六的?

双方很快发生了争执,后来,尉迟敬德把对方打了一顿。事后才知道,对方虽然官阶不算太大,但是论辈分是皇上的叔叔。自己这一下,打的不是李道宗的脸,而是皇上的脸。

以前尉迟敬德就得罪了很多朝堂上的同僚,如今又把李道宗给打了。一大帮子人都在李世民面前说他的坏话,甚至有人找出一些所谓的蛛丝马迹,来构陷他有谋逆之心。

这一天,李世民将尉迟敬德叫来,闲聊几句后,突然脸色转冷,“朕听闻,你有谋逆之心,可有此事。”

尉迟敬德心里很清楚,他和皇帝之间,这个隔阂迟早得来。只是没想到,被当面以这种方式问出来。他索性破罐子破摔,大声答道,“没错,臣多年以来,一直都有谋逆之心。皇上请看,这都是臣谋逆的证据。”

说完,站直了身躯,把外衣脱下,嗤啦一声,将内衫扯开,里面漏出来的,都是满身的伤痕,有的一看就是当时深入见骨的伤。尉迟敬德也不再说话,只是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滑落。他是铮铮铁骨的汉子,可也架不住人言可畏。

李世民看到这一切,已经明白了,长叹一声,“朕只是和你开个玩笑,你怎么还哭上了。这,哎,朕的不对,你就原谅朕的失言吧。”

尉迟敬德退下了,李世民为难了。这个老臣,他是打心底里相信。可是他那个脾气,在朝堂久了,终有一天,自己给他兜不住,到时候吃苦头的还是他,得想个办法啊。

月光洒落进来,尉迟敬德终于想明白了,“原来皇帝并不是要嫁公主给我,而是让我知难而退,否则他也保不住我了。”

次日,尉迟敬德入宫,对李世民三拜,“老臣和妻子恩爱多年,不舍离别。如今老臣也年迈了,恳请皇上恩准,让老臣告老还乡。皇上对老臣的体贴和苦心,老臣已知悉,多谢皇上的宽容。”

李世民笑了,他期待这一刻很久了。不过他并没有让尉迟敬德回老家,跟他征战了一辈子,不能凉了人心。于是,尉迟敬德就待在京城修养,俸禄照给,不用日日入朝,经常进来找他聊聊天就行。

李世民虽然在历史上也有一些说不过去的污点,但是他的确也是一代明君。尉迟敬德是生在了好时候,要不然,他如果是跟着朱元璋,恐怕早就凉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