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九鱼亭

1949年1月14日,我军炮声齐鸣,大地为之震颤,天津城笼罩在一片烟幕之中。对于天津,刘亚楼势在必得,他手中有34万百战精锐,还有天津最详细的布防图,所以他敢在林总面前承诺30个小时攻下。

反观天津,天津警备司令陈长捷此时在做什么呢?蒋军在天津的守备不能说天衣无缝,但也称得上固若金汤。大片的明堡、暗堡,数不清的火力点和数万颗地雷,这就是陈长捷的底气。

可当陈长捷知道我军开始攻城之后,第一个表情仍然是震惊。在此之前,陈长捷假意投诚,又请示长官傅作义,来来回回,拖拖拉拉,对此,陈长捷甚至觉得能再拖延一阵子,给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不过,我军不再给他机会,即刻发起了猛烈进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陈长捷

开战仅仅2个小时,在陈长捷心中那坚不可摧的天津工事,就被我军摧毁得七七八八,与此同时,东北野战军分多路,开始向突破口发起冲击。

陈长捷心中焦急,赶忙给86军军长刘云瀚打电话:“刘军长,务必组织力量夺回失地,尽快进行反击!”

刘云瀚收到命令不敢耽搁,即刻派出一个团进行反扑,前面是敢死队,后面是督战队,可不论刘云瀚如何催促,结果却不尽如人意。

在我军摧枯拉朽的攻势下,刘云瀚的部队很快便落入下风,与此同时,86军的预备阵地还被我军占领。

眼见情势危急,陈长捷不得不下令命总预备队67师出动,战事开始数个小时,总预备队就被调动起来,可见蒋军已到了穷途末路。

67师本来就不是主力,一上战场,就被我军打得哭爹喊娘,甚至就连67师师长也找不到自己的部队,换言之,总预备队完了。

就在陈长捷焦头烂额之际,却突然得到消息,62军军长林伟俦正在派人和我军接洽,安排停火事宜。

对于这一点,陈长捷是清楚的,他手下这个几位将领本就和他不是一条心,加之战况不利,他也无话可说。

天津13万守军如今被我军分割包围,乃至他陈长捷手上连可用的兵都没了。事已至此,陈长捷耷拉下脑袋,将林伟俦、刘云瀚召集到一处,准备弄个和平宣言,换言之,陈长捷准备投降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攻占天津警备司令部》(陈坚)

我军给了陈长捷、林伟俦投降的时间和机会,可陈长捷并没有抓住。其一,陈长捷听从了傅作义的命令,命其继续坚守,鉴于对长官的愚忠,陈长捷按照命令执行;其二,陈长捷对天津的防御工事有些盲目自信,导致他误判了形势。

然而,时至今日,投降也已经晚了,因为我军的先头部队已经攻到陈长捷的指挥部附近。1949年1月15日,1纵的先头部队到达陈长捷司令部东边的小楼,与此同时,部队接到命令,马上占领地下室,活捉陈长捷。

此时陈长捷还不知道,他已经失去了谈判的资格,在我军眼中,他已经成了活生生的军功。

战士们知道敌人司令部就在附近,可找了白天愣是找不到什么地下室,于是抓了个俘虏询问。

6连1排排长邢春生问道:“你们司令部在哪?”

蒋军此时早就没士气可言,俘虏哆哆嗦嗦地回答:“就在忠烈祠,那有个地下室!”

陈长捷对傅作义挺忠诚,可手下人对他可没有那么忠诚,毕竟命是自己的。随后,排长邢春生带着战士王义凤、傅泽国奔着忠烈祠就去了。

有人带路好办事,不多时,地下室找到了,邢春生带着2个战士就冲了进去。

“不许动!”蒋军的将领们很识趣,马上举手投降。

邢春生排长见对方挺听话,就继续问:“你们司令官呢?”

起初,大家的比较沉默,但最终还是有人招供了,一位军官小声说道:“在里面!”

邢春生随后冲到最里面的房间,房间里有10几个蒋军高级军官,2个战士见抓到俘虏,就想押着俘虏往外走。

邢春生及时阻止,他对俘虏们道:“你们谁是陈长捷!”

陈长捷自然不想承认,可事已至此,他不想承认也得承认,最终,在邢春生的逼问下,陈长捷说他自己姓陈。

于是,邢春生兴奋地说:“抓到陈长捷了!”

陈长捷做梦也想不到,他的指挥部刚刚搬到这里1天,就成了我军的俘虏,他心中不服,却无可奈何。

不多时,副营长朱绪庆也到了地下室,指挥战士们押送俘虏。作为蒋军高级将领,陈长捷心中不忿,他用最后的底气对我军道:“我要见你们高级长官,与他谈判!”

副营长朱绪庆坚定地道:“你现在是我们的俘虏,没有资格谈,我们之间没有谈判可言!”

陈长捷深知成王败寇的道理,即便他不想承认,也不得不认怂,毕竟他已经成了俘虏,天津守备司令已经成了过眼云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接着,朱绪庆要陈长捷下令,命令蒋军部队停止抵抗,马上投降。陈长捷低下了曾经骄傲的头,无力地对参谋道:“按照他说的办。”

陈长捷走出地下室的那一刻,大概是他这一生最尴尬的时刻,副官替他打着一个小白旗,慢慢悠悠走出地下室。

陈长捷本人担心被更多的人认出来,使劲地将帽檐往下拉,想遮住他的脸。此后,陈长捷如愿以偿见到了1纵司令员李天佑。

李天佑曾经见过陈长捷,问道:“你还认识我吗?”陈长捷那曾经的骄傲被击得粉碎,如今,他又有什么可说的呢!

李天佑

多日之后,陈长捷对天津战役做了四个总结:第一,没想到我军入关那么快;第二,没有想到我军先攻张家口;第三,天津工事这么坚固,却在片刻之功被攻破;第四,他没想到开战第二天就变成了俘虏。

事后,陈长捷心中满腹牢骚,并将责任推给了傅作义,不可否认,傅作义给他陈长捷下达了坚守的命令,对此,傅作义是要背负一定责任的。可陈长捷心中也必定清楚,之所以他成了囚徒,而傅作义毫发无损,主要原因还是在他自己。

事实上,命运给了陈长捷3天时间,如果陈长捷在3天前确定投诚,结果必定是天壤之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