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那年,我爸出门做生意发生了车祸,重伤昏迷被送进了抢救室,那是30多年前了,当时医院给我妈下了病危通知书,说要直系亲属签字才敢进行手术。

当时爷爷奶奶本想瞒着我,怕影响我考大学,但我妈深怕我爸就此撒手人寰,便让我舅舅骑着单车跑去学校把我接到了医院。

“赶紧去医院,晚了就见不到你爸最后一面了!”舅舅说的话让我如同晴天霹雳,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直面有亲人要死亡的时刻。

好在手术很成功,我爸的命算是救了回来,一家人都松了一口气。付完医药费,我妈便一直眉头紧锁。

回到学校后我心事重重,根本无心复习,这样都状态一直持续着,一起读书的发小赵强听说了我家里的事情后,让我别因为家里的事情分心。

那可是我爸,本来出去谈生意就是为了筹钱运货的,结果算是鸡飞蛋打,家里都要揭不开锅了,我哪能学的进去。

原本我的成绩一直在理科班前二十,考大学是很有希望的,就是因为考前心态出了偏差,最终我名落孙山,也没钱再去复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反倒是本来没什么希望考上大学的赵强,居然非常幸运的赶上了扩招,被北方的一所大学录取了,赵强的爸妈欢天喜地的喊上了所有亲朋好友为他庆祝,我也被邀请了。

当时赵强问我以后有什么打算,我感慨的说我要接手我爸的生意,进入社会,养家糊口。赵强特别仗义的鼓舞我,说我以后挣了大钱可千万别忘记他,我当然知道赵强是在安慰我。

赵强有了大学文凭,国家是会分配铁饭碗工作的,拿到录取通知书就等于拿到了人生的衣食无忧的保障卡,哪里还用我惦记。

后来的日子我一直兢兢业业跟着我爸学习经商之道,从商行的小学徒到下海经商,我算是第一批赶上经济发展风口的生意人。

我衣锦还乡的时候,在村里大摆了几十桌宴席,那一年正是赵强被分配到地方当基层干部的时候。

我特意开车几小时跑到赵强工作的地方跟他叙旧,此时的赵强知道我赚了钱之后,便一直抱怨,说壮志难酬命运不公,要我找关系把他调到县里去。

“有钱能使鬼推磨,李阳你可要帮我,不然我就算是个发光的金子,在这穷乡僻壤也无人看见。”

赵强是我这辈子最好的朋友,我自然知道他在当官这方面也是有几分才华的,当时确实于心不忍,便出钱找人帮了他。

赵强回到县里后,八面玲珑又特会揣摩领导的用意,加上写的一手好看的文章,熬了几十年,最后居然当上了县长。

这些年我也算亲眼见证了赵强的升迁之路,期间我们互帮互助,我以为我们这么多年的友谊肯定能走过一辈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结果疫情几年,我的生意一落千丈,今年我想找赵强借点钱东山再起,来来回回打了16次电话,赵强却一个都没接。

我以为他是换了号码,便亲自去他家找他,结果他老婆说赵强去北京学习了,我不好说明来意,最后只能说有急事找赵强,又送了一点礼物,人家这才答应帮我转达。

原以为我都这样三请四请了,赵强怎么说也得给我这个老朋友回个电话,结果五天后我只收到赵强的一条信息,上面写着:我们天各一方。

寥寥数语,差点没把我气的七窍生烟,昔日赵强有求于我,我没提任何条件就出手帮了他,如今他过的风生水起,我几次三番上门相求,他避而不见,最后还想单方面跟我分道扬镳。

我没忍住跑到赵强的单位去,就想质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好不容易见到赵强,他却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开口道:“你有什么事?我很忙,只有五分钟的时间见你。”

我忍住怒气放软语气说道:“强子,你我都认识几十年了,现在我需要一些资金来处理一些紧急的事情,你能不能借我一些钱?”

赵强生疏的看着我,口吻十分不友善:“我不是跟你说了我们天各一方吗?你是看不懂人话还是怎么的?还来找我借钱,你觉得我会借给你?”

我气的一拍桌子,大怒道:“你什么态度!狼心狗肺的东西,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的那些事情。”

赵强瞪着我说:“我做了什么事情?你还想威胁我借钱给你不成?你自己那些生意为什么垮掉心里没点数?以次充好、捆绑销售,投诉数不胜数,我给你擦屁股多少次?你听了吗?”

说到这里我有点心虚,但我还是嘴硬道:“我做生意确实赚了一点黑心钱,但无商不奸,又不是我一个人这样,再说了你就敢保证你当官这些年是清清白白的?”

赵强见我丝毫不知悔改,直接将我轰出了门,还把我送给她老婆的东西扔了出来,赵强态度坚决的说:

“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阿谀奉承的那一套摆到别人跟前去吧,你当年的恩情我早已还清,现在我们就此绝交,你以后别再来找我。”

赵强如此对我,我对他简直恨之入骨,可我又能如何,人家是县长,轻飘飘几句话就斩断了我们的过往,我只叹当初自己没有考上大学,不然如今也不会沦落至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