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从铁路系统退休,我闲赋在家已经11年时间了,我曾经是一名铁道兵,在经历兵改工后,才进入了铁路系统工作,我能有现在的生活,多亏遇到了两位贵人,是他们改变了我的命运,这份恩情我至今都没有忘记,事实上,我一直心存感恩,感恩帮助过我的每一个人。

我出生在一个农村家庭,父母都是农民,我祖祖辈辈都靠种地为生,到了我这一代,父母想着让我们兄弟三人多读点书,将来有机会到城里生活。

因为要供三个孩子读书,我父母负担很重,为了帮父母减轻负担,大哥老早就辍学回家帮父母种地了,父母省吃俭用供我和二哥读完了高中,因为当时取消了高考,我和二哥虽心有不甘,但是,却也别无选择,只能回家种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时我们村里小学张老师调走了,刚好有一个老师名额,村主任找到我父母,想让我二哥去村里小学当代课老师,但是,却提出了一个条件,那就是我二哥必须娶他家闺女,村长的女儿喜欢我二哥很久了,我二哥不同意,我父母让我给二哥做思想工作。

当时二哥心里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是我们隔壁村的一个姑娘,但是,这份工作对于我二哥来说很重要,在我的劝说下,二哥同意和村长女儿处对象,就这样我二哥名正言顺成了我们村小学的一名老师。

大哥和二哥都有了体面的工作,就剩我一个人只能在家待着,尽管当时有推荐上大学一说,但是对于我一个农村家庭的孩子来说,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父亲让我买点东西去公社刘主任家,看能否在公社给我安排一份工作,我知道这事行不通,最后就没有去。

我也不想在家待着,便跟着二叔到南屿岭修铁路去了,工头赵叔叔和我二叔关系不错,二叔就介绍我到赵叔叔手底下干活,赵叔叔平时对我很照顾,加上我干活也认真,赵叔叔知道我上过高中有文化,觉得让我干苦力有点大材小用了,就把我推荐给了项目部的赵主任,让赵主任在项目部给我安排了一份工作,为了我的事情,赵叔叔没少费心,我和二叔特意请赵叔叔吃了饭。

1972年,那年我只有19岁,赵叔叔告诉我,南阳店在征兵,问我愿不愿去当兵,我之前从来没有想过当兵的事情,赵叔叔告诉我这个消息后,我才有了想法,赵叔叔让我赶紧做决定,征兵工作快要结束了,我和二叔说了当兵的事情,二叔也支持我去当兵。

赵叔叔找了一辆车,带我去了南阳店,结果汽车在半路上坏了,赵叔叔怕我错过了报名时间,就找了一位老乡,这位老乡驾着马车将我送到了南阳店,等我到南阳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可是当天六点报名工作就已经结束了,我和老乡在南阳招待所住了一晚,等赵叔叔来了,我打算和他一起回去。

第二天赵叔叔来了,问我报上名没有,我说晚了两个小时报名已经结束,赵叔叔给那位老乡付了车费,便带我去国营商店买了一些礼品,去了南阳店征兵办事处。

赵叔叔打听到负责这次征兵工作的是刘连长,当时刘连长和几名征兵干事正在开会,我们一直等到他们开会结束,碰巧的是,赵叔叔和刘连长是老乡,无形之中拉近了两人的关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刘连长很和蔼可亲,给赵叔叔和我一人倒了一杯水,让我们坐下,刘连长和赵叔叔聊起家了常,我一直坐在一旁一句话也没有说。

赵叔叔给刘连长说了我的情况,刘连长知道我是高中学历,还修过铁路,而且还认识图纸,问了我一个问题。

刘连长问我为什么要当兵,我起身斩钉截铁对刘连长说道“当兵光荣,保家卫国”刘连长起身走到我面前,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好样的”,刘连长拿出了报名表,我填好后交给了刘连长,刘连长让我三天后到征兵处报到接受体检。

临走时,刘连长让赵叔把东西拿走,其实,我和赵叔也没有买什么贵重礼品,太贵重的我们也买不起,就是两瓶罐头还有一些水果 。

从刘连长办公室出来,我和赵叔一人吃了一碗面条,回到了招待所,赵叔不放心把我一个人留在外面,就一直陪着我,一直到我通过体检发了军装,赵叔亲自送我上了火车才离开。

那两瓶罐头和水果,赵叔也没有舍得吃,全部留给了我,我在火车上和战友分着吃了,赵叔还给了我二十块钱,让我到了地方,记得给他写信。

我和一百二十八名战友分到了铁道兵第三师(中铁十三局集体)第13团汽车连,成为了一名铁道汽车兵,负责运输后勤物资,入伍第二年,我和三名高中学历的战友被推荐到石家庄铁兵技术学校学习,大学毕业后,我提干进入师机关单位工作。

1984年1月1日,铁道兵部队集体转业并入铁道部,在这次兵改工后,我进入铁道部第十三工程局,当了一名桥梁设计工程师,一直工作到2012年退休。

如今我已退休,子女都已成家立业,回首往事,我经常会想起赵叔叔和刘连长,想起我在部队的点点滴滴,我心中感慨万千,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就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