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尴尬的占人口不到40%的多数族群

19世纪,当沙俄确认清政府无法在西北陷入困境时,中亚扩张达到顶峰。这一时期的俄罗斯突厥斯坦总督地区和中亚草原总督地区基本上囊括了中亚所有民族。俄罗斯统治的标准做法是同化一个地区,杀死最有抵抗力的人,然后强制接受俄语教育并转移大量讲俄语的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沙俄在中亚的布局

康斯坦丁·彼得罗维奇冯·考夫曼

随着统治秩序的建立,当时身在沙俄河中地区的总督,在统治地区以“康斯坦丁·彼得罗维奇冯·考夫曼一世”的名义签署命令,仿佛不是总督,而是当地的人。掌权的君主。中亚的生与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沙俄正规军和哥萨克的带领下,大批俄罗斯人进入中亚。

随着许多俄罗斯人移居哈萨克斯坦,当地的主导民族发生了逆转。苏联时期,哈萨克斯坦的人口结构并没有软化。相反,随着苏大林强硬的工业化进程的推进,哈萨克族人口的比例下降得更多。

20世纪30年代激进的土地政策在苏联境内的乌克兰和中亚造成了大饥荒

20世纪30年代,由于工业化,俄罗斯从集体农场征用了大量粮食,导致哈萨克斯坦发生大饥荒。数百万哈萨克人饿死,苏联当局从内地运走大量俄罗斯人,乌克兰人进入哈萨克斯坦。 20世纪50年代,俄罗斯人占哈萨克斯坦人口的43%,而哈萨克斯坦人占38%,不到40%。相反,俄罗斯人成为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最大的民族。此外,俄罗斯控制着哈萨克斯坦的许多技术职位和有影响力的政府机构。苏联后期进行高级干部任用改革时,多雇用一些共和派人士就更好了。

1902年哈萨克斯坦人口是族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14年人口比例,哈萨克族比例逆转

20世纪70年代以后,苏联的国家控制力下降。其自身的历史恩怨和西方国家的煽动煽动中亚成员国的民族主义情绪。 1986年戈尔巴乔夫上台后,哈萨克斯坦最大的城市爆发了民族主义抗议浪潮。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之间的冲突成为焦点。

1986年阿拉木图事件期间,军警上街维持秩序。

哈萨克斯坦独立后的两位领导人都是受过苏联时期教育的政治精英。他们的政治技巧相对冷静和老练,并没有像乌克兰和格鲁吉亚那样积极退出俄罗斯的影响。作为哈萨克斯坦的重要部门,技术岗位主要由俄罗斯人、俄罗斯人、白俄罗斯人和其他斯拉夫民族占据。如果一切都普遍适用,哈萨克斯坦的国家机器将停止运作。

但他们态度坚定,不遗余力地消除俄罗斯在哈萨克斯坦的人口优势。具体方法比较灵活,没有造成大的灾害。

纳扎尔巴耶夫总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托卡耶夫总统

近年来,只有北方四州的俄罗斯人比例较高。哈萨克人在其他地区的人口中已经占据了主导地位。

哈萨克斯坦人口超过1900万,哈萨克斯坦人的生育率远高于俄罗斯人。 2023年,哈萨克族占哈萨克斯坦人口的70.3%,首次超过70%。不过,哈萨克斯坦领导人仍然非常警惕,并没有采取任何特别公开的政策来鼓励俄罗斯人。

从政治上来说,哈萨克斯坦政府永远不会给俄罗斯人干涉北方四州的借口。基本上,他没有采取反对分裂地区的立场。托卡耶夫总统曾公开表示:“我们不会支持和承认科索沃、台湾和克里米亚等领土。滥用民族自决是错误的。如果我们支持这种民族自决,世界上将有5600个国家而不是现在的 193。”这句话从公平的角度来看并没有什么问题,而且实际上是对普京说的。

鼓励地区外哈萨克人回国

苏联解体时,哈萨克斯坦人口与俄罗斯人口的比例基本为50:50。双方都占人口的40%以上,各自拥有超过700万居民。哈萨克斯坦自独立以来实施了多项政策。

哈萨克人从世界各地被召唤回家,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他们从中亚国家大量返回哈萨克斯坦。 (同时,如果俄罗斯族人愿意返回俄罗斯,如果德国族人愿意返回德国,哈萨克斯坦政府也会欢迎他)。

鼓励生育(这项政策2000年才开始实施)。

由于哈萨克斯坦城市化程度较高,生育率勉强高于更替生育率,尚未达到哈领导人所希望的“人口爆炸”水平。

在经历了90年代的经济动荡之后,随着新世纪矿产资源价格的飙升,哈萨克斯坦的经济形势突然好转。进入新世纪,哈萨克斯坦再次迎来人口高峰。生育率一度达到2.8,是俄罗斯人本国生育率的两倍。与此同时,俄罗斯人不断从哈萨克斯坦不同地区返回俄罗斯。据估计,过去30年已有超过200万俄罗斯人返回俄罗斯。

与此同时,居住在该国的德国人和乌克兰人也正在大批返回家园。

这种双向流动迅速改变了人口比例,这比鼓励生育的政策要明显得多。哈萨克斯坦独立时有1800万人口。今天的人口接近2000万,绝对数量几乎没有增长。但自从300万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德国人返回欧洲后,移民中又增加了移民和新生的哈萨克人。哈登人口已从建国时的45%增长到70%。哈萨克族的统治民族地位是在一代人的时间内基本确立的。

北方四洲问题尚未解决,但哈萨克人等得起

目前,北方亲俄州仅有4个,而且还有大量俄罗斯族人家族。而现在能回去的俄罗斯人,基本上都已经走了。留在哈萨克斯坦的俄罗斯人在那里有房地产和工业,其中很多是高级技术工人,管理人员的生活也相当好。要“说服”这些人是俄罗斯人并不那么容易。不同的问题需要不同的方法。

哈萨克斯坦在新世纪做出了决定性的重要决定,将首都迁往北方的阿斯塔纳。

阿斯塔纳,哈萨克斯坦新首都

但欧亚大陆腹地的冬天实在是太冷了。冬季,气温通常在 -40 至 50 摄氏度之间。即使是南部的哈萨克人也无法忍受这样的温度。目前,哈萨克斯坦最大的城市仍然是旧首都阿拉木图。主要油气产区是里海西部地区。哈萨克斯坦政府从空中获得了北方的政治中心。这种善意的用意是深远的。

多年来,建设新首都花费了太多的资金。在当前全球经济低迷的背景下,哈萨克斯坦政府在资源方面出人意料地也有些不堪重负。近年来,建设速度明显放缓。

据目前估计,到本世纪中叶,哈萨克斯坦人口将达到2500万,俄罗斯人口将保持在300万。据估计,北方四州人口比例达到30-40%。

这个比率看似不高,但也比不上烧香高。要知道,乌克兰东部争取独立的俄罗斯人比例相比族人来说并不高,但足以相互配合把事情做好。

除克里米亚外,被分割的乌东地区的俄罗斯人口在其他州都不超过40%,即使在赫尔松也不超过20%。

乌克兰领先,但托卡耶夫和其他哈萨克斯坦精英仍然对这个比例睡不着觉。去年俄乌冲突期间,俄罗斯电视频道公开宣布哈北部四州也将“回归”祖国,着实让哈萨克斯坦领导人感到震惊。托卡耶夫总统在今年的几次峰会上并没有对俄罗斯领导人过于“温柔”。

俄罗斯导弹发射基地仍在哈萨克斯坦

在俄哈峰会上,托克耶夫很少用哈萨克斯坦语而不是俄语发言。俄罗斯官员赶紧在观众中寻找同声传译员。

估计哈萨克斯坦在不激怒俄罗斯的情况下,还会继续向北方四州倾倒沙子。

例如,一些北方城市正在出台为新居民提供免费或低价住房的政策。从国外回国的哈西亚新公民优先在这些城市定居。不管怎样,哈萨克斯坦是一个幅员辽阔的国家,人口稀少,空地很多。生活在北方大城市的俄罗斯人对移民并不这么认为。

为了安抚俄罗斯,这些行动很可能会像热水煮青蛙一样悄悄进行。最有可能的是俄罗斯在中亚的衰落。普京一人无法扭转这一局面。毕竟,这一次哈萨克人等得起。他们已经做了30年了,为什么不再做30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