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1日,山东省临沂一户人家发生食物中毒事件,父母被抢救过来了,儿子却成了“植物人”。

其后,父亲向警方自首,称是他下的毒。

原来,20年前,母亲在与父亲恋爱时,怀了公司老板的孩子。她躲到一个地方,生下一对双胞胎,将他们分别交给男友和情人。

没想到,20年后,这对双胞胎兄弟竟然相遇了,并因此揭开了父母的“秘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故事还得从母亲开始说起。1970年出生的江春燕是山东临沂兰山区人,高中毕业后,她在打工期间与同事赵杰相恋。

1989年8月,赵杰进入济南一所技校学习机械维修,江春燕也换了工作,进了临沂一家瓷砖公司。

这一年10月的一天,江春燕突患急性阑尾炎,幸亏老板张宏涛将她送往医院,并给她交了手术费。

出院以后,江春燕对老板十分感激,并把他看作自己的大哥,两人的关系因此近了一层。

张宏涛的妻子患有宫颈癌,常年在家休息。张宏涛每天忙完公司的事,还要回家照顾妻子和女儿,江春燕很是同情他。

1990年1月一个周末的晚上,张宏涛在厂里值班,江春燕过来陪他。两人一起喝了红酒,在微醉中发生了关系。

不久,江春燕有了妊娠反应,她断定孩子是张宏涛的。

张宏涛知道后激动不已,他一直想要个儿子,于是恳求江春燕将孩子生下来,无论男女,他都愿意付5万元的“辛苦费”。

家境贫寒的江春燕有些心动。可是,她自己有男朋友,怎么才能够瞒得过去?

上天给了她两全的机会,4月底,江春燕再次到医院检查,医生说她怀的是双胞胎,江春燕心里当即有了主意。

几天后,她专程来到济南,告诉男友自己怀孕了。赵杰忙将此事告诉两边父母,双方老人都劝他们把孩子生下来。

江春燕怀孕后,张宏涛不再让她上班,给她租了房子,又给她一万元生活费,让她安心养胎。

江春燕也曾害怕弄巧成拙,可她已经迈出了第一步,再没有别的选择。为了防止出差错,她隐瞒了预产期,将时间往后推了半个月。

12月,即将临产的江春燕找了个借口,征得张宏涛的同意后,来到沂水县姑姑家。姑姑听她说出实情,大惊失色,可事已至此,只得帮她隐瞒。

12月15日,江春燕在沂水人民医院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儿子。出院后,她将弟弟交给姑姑照管,带着哥哥回到沂临,将孩子交给张宏涛。

张宏涛欣喜异常,按承诺付了5万元给她,并表示会将孩子以领养的方式接回家。两人承诺从此不再联系。

回到沂水,江春燕才给赵杰打电话,说自己生了。赵杰的父母得到消息,当即打车将母子接回家中坐月子,他们给孩子起名赵鹏。

两个孩子只剩一个在身边,江春燕牵肠挂肚,心痛不已,常常背着人垂泪。

出了月子后,她迫不及待地找到以前的同事,侧面打听孩子的消息。得知张家最近收养了一个男孩,还雇了保姆,她这才稍稍放心下来。

1997年7月,赵杰从技校毕业,两人领证结婚。

此时孩子已经七、八个月了,江春燕发现,孩子越长越像张宏涛,她很害怕赵杰会怀疑,好在赵家人一直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赵杰毕业后,进了一家农具厂做技工。1996年6月,他在上班的路上,为躲避一辆疾驰而来的三轮车,连人带摩托车撞到了路边的树上,颅骨被撞碎。

为了医治丈夫,江春燕拿出张宏涛给他的辛苦钱5万元,并谎称是向亲友借的。

赵杰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命是保住了,但却留下了后遗症,不得不调换工种,工资低了很多。

江春燕打工工资也不高,孩子到了上学的年龄,因为家庭困难,赵鹏只能进附近一所简陋的乡村小学。

与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出生就被抱走的哥哥,俨然已是富家公子。

张宏涛抱走双胞胎中的哥哥后,给他取名叫张锐。几年间,他的的企业不断扩大,到孩子上学时,他已经拥有千万身家,张锐自然上的是临沂最好的小学。

2008年,双胞胎兄弟高中毕业了,张锐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山东大学;而赵鹏只勉强过了专科线,被济南一所职业学院录取。

2010年11月,赵鹏的一个男同学去山东大学见老乡,见到与赵鹏长得一模一样的张锐,就用手机拍了他的照片,拿回来给赵鹏看。

赵鹏看了照片愣住了,他把照片发给女友钱晓晶看,得知张锐也是临沂人,两人都觉得很奇怪。

周末,赵鹏往家里打电话,顺口跟母亲提起这件事。哪知母亲却压低声音说:“别再提这件事了,也不要对你爸爸说。”

母亲的态度,引起了赵鹏的警觉,他觉得,自己与张锐之间,一定有故事。

正当他在迷惘之际,张锐主动发来了一条短信,要求看一看他的照片。赵鹏将自己的照片发过去,张锐看了,也大吃一惊,随即要求与他见面。

11月25日,张锐打车来到济南,赵鹏带着女友一起去接他。

见面那一刻,三个人都惊呆了:两人就像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不但五官、相貌、身材像,连动作、神情、说话的声音都差不多。

更让人惊诧的是,他们竟然是同一天出生,两人都觉得,他们一定是孪生兄弟。

两个年轻人无法再平静,两人告别后,都分别打电话回家确认。

张宏涛接到儿子的电话,矢口否认他有一个孪生兄弟。赵鹏多了一个心眼,他避开父亲,悄悄追问母亲。

江春燕被儿子逼得没办法,做好含泪说出了当年那段往事。

赵鹏蒙了,想不到自己的身世竟然这么复杂,养育他长大的父亲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他很想见见亲生父亲,看一看他长什么样子?

可还没等他提出要求,张锐就给他发来了短信,说两人相貌酷似是命运的奇迹,自己已问过父亲,父亲说他没有同胞兄弟。

赵鹏不好挑破,只得回复短信说:“虽然我们俩没有血缘关系,但是能够相识,还是感到很幸运!”

此后,两人一个心知肚明,一个蒙在鼓里,一直保持着联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11年6月,赵鹏和女友大专毕业了。7月的一天,张宏涛出差去了,在家度暑假的张锐便邀请两人到家里来玩。

坐上张锐的凯迪拉克,来到他家豪华的别墅,跟着他参观了父亲的公司,赵鹏感慨不已:如果不是命运阴差阳错,这里就是自己的家!

钱晓晶更是不平衡,她对赵鹏说:“你们兄弟俩悬殊也太大了,不管怎么说,你也是张家的骨血,有权利享受这一切!”

赵鹏虽然有些黯然,但还是理智地打断了女友的话:“上一辈的事情已经够难堪了,就不要再说了!”

赵鹏和女友一个月内投了上百份简历,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钱晓晶劝男友说:“不如你下决心,去认你的亲生父亲,有他支持,咱俩还用愁吗?”

赵鹏渐渐有些心动,他回家征求母亲的意见,被母亲阻止。

江春燕担心当年的事被人知道,自己无脸见人,她要儿子靠自己的本事养活自己,不要羡慕别人。

其实江春燕这些年一直在关注着张家,三年前她得知张锐考上了山东大学,着实高兴了一阵。儿子读到大二时,她听闻张宏涛的妻子病逝了,也为她唏嘘了一场。

找不到工作,赵鹏很苦恼,他叹着气对母亲说:“妈,你知道现在就业有多难?就算我找到工作,挣那点钱还不够买张锐的一个房角,将来我结婚怎么办?”

自己没本事,丈夫也挣不来钱。回想小儿子从小跟自己吃的苦,再想想大儿子的光明未来,江春燕沉默了。

在钱晓晶撺掇下,江春燕决定:为了儿子,去见一见张宏涛。同时,她也想见一见那个一出生就离开自己的儿子张锐。

8月2日,江春燕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拔通了张宏涛的号码。张宏涛一听是江春燕,也百感文集,两人约定了见面的时间。

两天后,他们在一家茶楼碰面。见江春燕不说话,张宏涛主动问道:“你找我要说什么事,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

江春燕眼泪掉了下来:“咱们缘分尽了,要不是咱们的两个孩子遇上了,我也不会来找你!”

张宏涛一脸雾水:“两个孩子,什么意思?”

江春燕失声哭道:“当初我骗了你,我生下的是双胞胎,给你的是老大!”

说着,她从包里拿出赵鹏的照片,递到张宏涛的面前。张宏涛看到与张锐一模一样、与自己很相像的儿子照片,也禁不住流出了眼泪。

江春燕为难地说出自己来的目的:一是想见一见大儿子张锐,二是希望他能帮一帮小儿子赵鹏,帮他谋一份工作。张宏涛满口答应了。

在母亲的安排下,8月7日,赵鹏坐车去济南与张宏涛见面,父子相见,自是一番感慨。

张宏涛当场拿出一张50万元的银行卡交给赵鹏,鼓励他去创业。怕儿子没经验,回临沂后,他又委托自己的一个下属,辅助赵鹏在建材城建店。

赵鹏与女友不胜欢喜,为了掩人耳目,他跟父亲赵杰谎称:开店的钱是从钱晓晶舅舅那里借来的。

2011年9月2日,赵鹏的店开张了,张宏涛很高兴,给他送来了一辆广本轿车。

国庆节,江春燕从镇上家中来到市区,见到了日思夜想的大儿子张锐,母子俩抱头痛哭,赵鹏也很替母亲和哥哥欣慰。

赵鹏的女友钱晓晶目睹了这一家人的悲欢离合,私下里对赵鹏说:“我看你们一家还是团圆吧,这样,你以后也能跟张锐平起平坐了!”

赵鹏把这个想法跟哥哥张锐说了,哥俩一拍即合。张宏涛自妻子去世后,一个人孤独生活,也有这个意思。

10月29日,赵鹏借口店里需要人帮忙,和女友开车回家把母亲接到市区。当天,他们在张家一起吃了一顿饭,饭后,三个年轻人故意避开出去玩了,家里只剩下张宏涛和江春燕。

两人再次单独相对,张宏涛向江春燕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并说这是孩子们的意思。

江春燕既伤心又为难,她说自己不可能抛弃丈夫。张宏涛说:“我只求我们一家团圆,你的丈夫,我愿给他一笔钱,让他再娶!”

往事历历在目,听着这感人肺腑的话,江春燕哭倒在了张宏涛怀里。

自此,她在张家住了下来。赵鹏和女友因为母亲的关系,也老往张家跑,俨然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张宏涛容光焕发,一下似乎年轻了许多。

这件事很快就传到了赵杰耳朵里,听说自己的儿子认了“亲爹”,赵杰懵了,他当即打电话让妻子回来。

江春燕回到家,被丈夫逼问,不得已说出了实情。

赵杰听后,脸色发白,想到自己竟被眼前这个女人蒙蔽了半辈子,他几欲昏倒,盛怒之下,他打了妻子几个耳光。

看着蹲在地上失声痛哭的丈夫,江春燕一咬牙,狠绝地说:“我不配你,也没脸跟你再过下去,咱们分手吧!我什么也不要,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

赵杰在气头上,当时吼叫着答应了,可他马上就后悔了。

他和江春燕有感情基础,离婚后他不一定能够找到合适的伴侣;儿子虽说不是亲生的,可20多年来,他一直认为他就是自己生的,亲手带大的孩子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

如果妻子和儿子都离开了自己,自己还有什么活头?想到这里,赵杰马上打电话给儿子,要他马上回家。

赵鹏早已从母亲的短信中得知家中发生的一切,回家后,见父亲没有责怪他,反而哭着求他留下,不由愧疚万分,他流着泪对父亲说:“爸,你放心,我永远是你的儿子!”

赵杰高兴极了,他要儿子劝一劝自己的妈妈,不要再提离婚的事了,赵鹏答应了。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钱晓晶又发挥作用了,她给男友发短信,叫他不要心软,不然会害了自己,落得两边不讨好。

赵鹏知道女友的意思,是要他为自己的未来考虑。在亲情与前途之间,他最终选择了后者。

他劝父亲:“你还是和妈分开吧,将来我赚了钱,一定把你接到身边养老!”

赵杰听后浑身颤抖,心寒无比,他痛心疾首地想:“与其成全他们,不如自己一家人同归于尽!”

11月21日,江春燕仍然坚持离婚,赵鹏也没有改变主意,赵杰绝望了!

当天做午饭时,他将家里放置的一包毒鼠强放进麻辣豆腐里。赵鹏最爱吃这道菜,吃了很多,江春燕吃了两口,赵杰为了不让他们产生怀疑,也吃了几大口。

不大一会,赵鹏首先药性发作了,他嘴吐白沫,浑身发抖。赵杰害怕了,他哆嗦着把自己下药的事告诉妻子,让她赶紧打电话。

江春燕大惊失色,当即拨打了120和110。随后,一家三口被120拉走,民警也跟着到了医院。

赵鹏入院时神志不清,处于深度昏迷状态,他瞳孔放大,心率加速;赵杰和江春燕症状相对较轻,只是头晕、头痛,时有抽搐。

医生紧急对三人进行了洗胃、导泻、利尿处理,又为赵鹏做了血液透析和血液灌流。

经抢教,赵杰和江春燕税离了危险,但赵鹏一直昏迷不醒。

11月24日,赵杰被警方刑事狗留,江春燕哭干了眼泪。张宏涛知道儿子中毒后几乎崩溃,他将公司交由下属打理,亲自到医院照顾赵鹏。

张锐也从学校请假回来,想到今天的结局有自己推波助澜的一部分,他也十分后悔。

钱晓晶起初几天还在医院照顾赵鹏,知道他康复的希望不大后,就悄悄离开了。

赵杰的父母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后,又气又急,赵母也住进了医院。

张锐的姐姐大学毕业后就到英国读研,之后留在英国工作。张宏涛一直没敢把家里发生的事情告诉她。

2011年12月5日,赵杰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被临沂市检察机关正式批准逮捕。

12月20日,经过整整一个月持续的排毒、解毒,赵鹏终于开始有了意识。但医生说:毒鼠强毒性非常特别,会反复发作,不排除突然恶化的可能,极可能终生存在癫痫等神经系统后遗症。

随着赵杰的判刑,江春燕、张宏涛和一对双胞胎兄弟能够骨肉团圆,但留下的伤痛却永难消除。

对于江春燕来讲,这一悲情的事实,对她更是终生折磨。

(图文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