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畜都听说过,但你听说过“打畜”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日本“打畜”

这是最近在日本年轻人之间流行起来的词汇。

如果说“社畜”,是上班族对自己为了公司而不顾一切工作的自嘲。

那“打畜”就是“社畜”和“打工”组合而成的新词,可以理解成社畜的兼职打工版,主要指那些将空闲时间,甚至上课时间都奉献给兼职工作的日本学生。

有学生表示每周打工5-6天,多的时候7天,排班很多,会觉得自己真是个打畜。

在餐厅兼职的学生说,不仅打工时间长,还时常被老板当做正式员工安排工作,甚至让她一个兼职学生独自看店,身体都累出了毛病。

在居酒屋兼职打工的女生,也曾被店长强迫排班。

还有学生因为打工占据太多时间,耽误了学业。

把兼职生当做正式员工去用,甚至压榨他们的学习时间,以至于年纪轻轻就成了“打畜”,根源其实是日本社会面临人手不足的问题。

因为人手不足,企业老板强迫员工一人干三人的活。有的餐厅因为人手不足,只能在午餐、晚餐时段停止堂食营业,让客人打包带走,勉强维持生意。

由于缺少足够的劳动力,又削减了人工费,企业老板不得不压榨学生这些更廉价的兼职打工者。

人手不足

NHK纪录片《超·人手不足时代》,详细介绍了日本在公共交通、物流、护理等基础设施行业,面临的人手不足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劳动力短缺,出租车行业司机人手不够,不能立刻出车,老百姓去医院看病,要等3个小时才能打到车。

建筑行业即使提高薪资,也无法找到合适的人选,员工数量逐年减少。

原本至少需要三个人干的活,现在只有一个人,根本无法及时完成施工作业。

酒店行业因为急需用人,只能给员工加薪,雇佣兼职的打工者,但也因为涨薪,有夫妻以
“年收的墙壁”为由,选择辞职。

年收的墙壁:指涨薪导致收入变高,收入超过了一定的数额后,需要缴纳的税大幅增加,以至于涨薪后,实际到手的钱,反而比没涨薪之前多。

而护理行业更可怜,不仅没有人手,也不能加薪,因为日本护理人员的收入,会受到政府的介乎报酬限制,不能随意调薪,与其他行业相比,没什么加薪的机会。

招不到新人,很多都是老人在照顾老人,日本护理行业在十年里,已经减少了40%的员工。

和生活息息相关的农业,也遭受了影响。

在日本北海道带广市,从事农事生产的人越来越少,曾经作为带广市特产的山药,因为行业人员都上了年龄,无法再种植耗费力气、需要大量人工的山药,只能把山药的田地放弃,花钱购买机器来填补人员的空缺。

与此同时,和我国二三线城市一样,日本也面临公交车司机“后继无人”的状况,只能减少车次,废止公交路线,勉强生存。

运输公司一个接一个地倒闭,中小企业维持经营异常艰难,这背后是不断减少的人口,和老龄化严重的日本社会现象。

有研究机构对日本未来的劳动力预测,如果不能及时采取有效措施,预计2030年日本会有约341万的人手短缺,到了2040年,将会达到1100万的人手不足。

东京900家企业里,有48.5%的企业,以人手不足为由,认为公司有倒闭、事业缩小的可能。

专家表示,日本目前面临的人手不足,是劳动供给制约的危机。

也就是说,社会大众对产品和服务的需求,原本是通过打工人的供给来满足的,但由于日本的老龄化和少子化,护理和医疗的需求日益增加,但能提供的劳动力数量却在不断减少,供不应求。

预计到2040年,日本护理行业的从业者不足率将有25.3%,原本一周要享受4次护理服务的老人,可能就要减少一次了。

建筑行业里,随着时间推移,道路和管道线路的老化需要修缮,但由于人员在减少,从业者的不足率将达到2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劳动力过剩

一边是公共交通、物流、护理等体力行业从业者人手不足,另一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日本事务和销售等白领行业,却存在劳动力过剩的情况。

日本民间研究所推算,受AI技术的发展,在2035年事务、售卖和服务行业将有480万的人员溢出,出现劳动力过剩危机。

和我国一样,不少日本人找工作时,也倾向于看似体面的白领工作,很多体力活都是老人在做,这就造成有的行业人手不足,有的行业人手富余,以至于企业老板要裁员的情况。

原因除了求职喜好,还有日本独特的雇佣制度,比如终身雇佣和年功序列制度。

企业根据不同的工作年限、年龄,来提高员工的职位和工资,个人的资质和能力与实际业绩无关,只要没啥大错,就能在一家企业里工作到老,这就导致员工只会安逸的在一个行业里学习发展,按部就班的生活。

企业和员工,都没有未雨绸缪,也没有以劳动转移为前提,进行职业规划,一旦被裁员,很难有其他能力和知识,来支撑后续新的工作内容。

跨越危机

为了解决人手不足的问题,日本也出台了不少解决办法。

比如引进外籍劳力,缓解人口危机。

2023年,在日本生活居住的外国人数量达到299.38万人,创下历史最高纪录,预计到2067年,在日生活工作的外国人数量,将占日本总人口的10.2%。

在高龄少子化背景下,除了鼓励女性和老年人口再就业外,日本政府开始放宽留学生的求职范围。

以前学旅游的只能从事旅游相关,学酒店的只能做酒店相关行业。

但因为实在太缺人,从今年秋季开始,只要是日本政府认可的专门学校的毕业生,都可以申请与专业不同的职业。

比如曾经只聘用本国人的出租车行业,现在也开始扩招外国人加入。

来自加纳的48岁男子哈桑,17年前来到日本,先是在手机店打工。后来受疫情影响,他选择了转行开出租。为了通过驾照笔试,他前前后后总共参加了83次考试,直到去年10月,哈桑才成为了一名出租车司机。

目前,东京一家创立73年的出租车公司,已经有来自美国、加纳、肯尼亚、巴西等国家的80多名外籍司机。

敢让考了83次才拿到驾照的外籍司机上岗,日本看来是真的急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除了引进外国劳力,日本也开始将AI技术,视作拯救社会人手不足的救世主。希望通过数字技术,来提高劳动生产率。

比如物流公司的配送,选择机器人代替,解放了人力双手,旅馆餐厅也用机器系统管理出餐时间和入住情况。

有意思的是,因为人手不足,城市建筑检修工作,开始充分利用普通市民的力量。

在福岛郡山举行了一场活动,参与者上传自己拍摄的电线杆照片,就能兑换游戏道具或手机付款积分。

平常电力公司一天需要两百人才能完成的检修业务,通过参加游戏的市民来完成,电力公司则因此排查到了可能引发停电事故的乌鸦巢等潜在危险。

面临少子化和老龄化,日本正在预演一场现实的寓言。

正走向中度老龄化社会的我们,很可能也会重走日本的老路,面临日本的难题,曾经以为只要努力就能赚到钱的时代一去不复返,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吸取经验,防患于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