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951年,广西玉林监狱里关押着一位臭名昭著的匪首,他就是陈善文。曾几何时,陈善文的手上沾满了无辜群众的鲜血,他的行径令人发指。

然而,就在他濒临行刑的最后时刻,一纸急令救了他的小命。原来,他竟然拯救了上万名志愿军的性命。这位匪首,又是如何完成从罪犯到政协委员的蜕变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少年习武,志在行医

1887年,陈善文出生于广西一个地主家庭。陈家代代相传着讲究教育的家训,陈老爷对陈善文的未来也寄予了无限期待。“我儿,你是陈家唯一的嫡系传人,将来非你莫属。”陈老爷如是说道。

然而,陈善文的兴趣显然偏离了老爷为他精心设计的人生道路。他从小对武术就有着极大的兴趣。每当家里的护院们集体在院子里练武时,小陈善文就会眼巴巴地望着,恨不得也加入其中切磋武艺。

“爷爷,我想学武术,可以吗?”一日,陈善文鼓起勇气向陈老爷提出了请求。

陈老爷沉吟片刻,最终还是没有忍心打消儿子的热情:“好吧,爷爷这就找村里的武师傅来教你。”

于是,在村里一位老武师的悉心指导下,年幼的陈善文对武术的热爱与天赋也初步展露头角。然而,青年陈善文的野心显然不只停留在此。在1921年的一个夏日,一个小插曲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那一年盛夏,山洪暴发导致陈家的整片田全部毁于一旦。老陈爷一夜之间血本无归,悲痛欲绝。正在家中休养的外甥女儿阿紫眼看老陈爷心力交瘁,忍不住开解道:“伯父就让我奶奶给你诊治吧,她是当地有名的女中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第二日,阿紫奶奶果然亲自登门拜访。只见她翻箱倒柜拿出一堆怪里怪气的药材,熬制起诸多药酒。看着老伯父喝下这些药后,精神明显好转起来,陈善文对中医术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奶奶,你能把这门医术传给我吗?”少年陈善文恳请道,“我也想帮助有需要的人。”

阿紫奶奶愣了一下,很快微笑着点点头:“好啊,有心向善的孩子,我就传你一身本领!”

就这样,陈善文踏上了学习中医之路。1924年秋,陈善文如愿以偿地考入了广东中医专校。然而,一片大好前程在等着他吗?

西风压倒中医,他萌生反叛之心

1926年冬,陈善文满怀理想毕业于广东中医专校。本以为可以大显身手的时候,却被广州政府拒之门外。当时正是西医盛行的年代,一个毕业于中医院校的年轻人想在广州立足实在困难。

“凭什么中医就非得站在风口浪尖上?”面对种种打压,陈善文不禁埋怨起这个时代的偏颇。

最终,在好友奕运昌的帮助下,陈善文成为了吴佩孚部下一个德国籍医生的助手。然而眼高于顶的德国医生并不看好陈善文这个中医出身的年轻人。在一次次的挑衅辱骂中,陈善文对眼前的一切都产生了深深的不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你个中医当医生?简直是孔雀做凤凰,笑话!”

“就是,中医那一套吊儿郎当的,只配治疗猪病!”

德国医生和他的西医同僚对陈善文的侮辱让他万分耻辱。“中医难道就一定比西医差吗?我一定要证明,中医也一样有效!”这份倔强与不甘,让他在部队医院里窃取药材,开始自己炼制那神秘的驳骨药水。

很快,伤兵们传遍了这个会奇迹般治好骨伤的年轻中医。然而,这却更加招来了德国医生的嫉恨与打压。再也忍无可忍的陈善文,在一个深夜将狂妄的德国医生暴揍了一顿。

第二天清晨,已然消失的陈善文踏上了回乡的路途。对于未来,他也渐渐有了规划。

回乡行医,名声大振

回到家乡广西后,陈善文得以尽情施展他的医术。在这几年的时间里,陈善文的医术与药方配比也日趋成熟。很快,“陈神医”的名号就传遍了周边几县。看病的病人蜂拥而至,让陈家的院落每天人声鼎沸。

“神医,在下老婆这胃病拖了两年,您看看这症状吧。”

“多谢神医!我女儿终于退烧了!”

面对前来求医的村民,陈善文从不推辞。只要能帮到有需要的人,他总是全力以赴。时日一久,陈善文的名声越来越大,村民们都尊他为活菩萨。

“啧啧,陈神医可真是个好人。我家老汉腿断了,他不仅不要钱还开了最好的药!”

“是呀是呀,神医就是有本事,也没有架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然而这个名声最终还是招来了麻烦。1927年的一天,陈善文正在为一位老太太看病,一名满脸横肉的汉子突然闯了进来。

“你就是那个陈神医?跟我走一趟!”说罢竟然就要强行架走陈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