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冯海涛 图/杜艳

一个时代的结束也是新时代的开始,怎么能在旧时代结束时坐上新时代开始的车,是要去争取的机会,当然这个机会的竞争会很惨烈。那些没有竞争力的,没有能力竞争的,都只会成为新时代的过客。而有能力坐上车的人,也会因为能力没有竞争过其他人,被淘汰下来。这些没坐上车的。被淘汰下来的人就会继续他们的斗争,并且开始讲述没有坐上车的黑幕,在车上遇见的黑幕,当然,他们不是看不惯黑幕而没去搭乘这班车,就是在车上发现黑幕而不愿意与他们同流合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杜艳作品 聊斋婴宁篇

坐上车达到目标的也开始利用自己费劲心思和气力得来的机会,来稳固自己的地位和圈钱财。新时代也就预示着结束,又一个旧时代开始了。这个时间也又出现了无数的新人,这些新人开始把这些上一个新时代出现的成功者作为自己得偶像和目标,可是,会在自己的前进的路上发现,到处是障碍,偶有新人进入成功者圈层,也只会为障碍更多的加上了一层屏障。这些新人也就开始了斗争,在斗争中,这些新人和那些没有坐上车、半路从车上丢下来得人,就自然而然地结了盟。虽然他们也是互相地诋毁,新人说老人观念陈旧,意识老化,思想落伍;老人说新人文化没有底蕴,拿着无知做个性等。

杜艳作品 聊斋婴宁篇

在新的旧人和老的新人与新人得口诛笔伐下,这么经历十年或者几年,这个旧时代又被新时代取代,又同样的有人坐上车,有人没有坐上车,坐上车的又有人半路被赶下了车;社会就这样的来回的重复着。书画家朋友们!有没有感觉这就是当今的书画圈现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杜艳作品 聊斋婴宁篇
杜艳作品 聊斋婴宁篇
杜艳作品 聊斋婴宁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杜艳作品 聊斋婴宁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