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赤乌四年(241年)五月,33岁的东吴太子孙登,突发急病去世!

这无疑是东吴朝堂最高级别的一场政治大地震!

孙权甚至在葬礼上数次哭昏过去。

帝王也是人,孙权受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打击,

更重要的是,孙登从小就是按照标准的接班人模式培养的。

由元老重臣张昭亲自讲授《汉书》;

为了扶植孙登的羽翼,孙权又挑选了诸葛恪、张休、顾谭、陈表四人为太子中庶子,号称太子四友;

同时,让谢景、范慎、刁玄、羊衜四人担任太子宾客。

诸葛恪是诸葛瑾的儿子,张休是张昭的儿子,陈表是孙策旧将陈武的儿子。

以上诸人都是孙氏立足江东的基本盘“淮泗集团”。

而顾谭则出身于江东豪门大族(顾、陆、朱、张),是丞相顾雍的孙子。

并且,在孙登成年之后,孙权特意让陆逊辅佐孙登留镇武昌,熟悉军事。(陆逊就是“顾、陆、朱、张”中的“陆”)

孙权为了培养孙登,把各方势力都安排到了。

淮泗集团和江东豪族这俩平时在朝堂上斗得不可开交的两派,在孙登这儿竟然形成了合流。

如果孙登真的顺利接班了,说不定东吴的历史真的会翻开新的一页。

可惜,假设永远是假设。

孙登的死,最终打开了东吴的潘多拉魔盒......

《三国志·吴书·吴主五子传》载:

“孙登字子高,权长子也。魏黄初二年,以权为吴王,拜登东中郎将,封万户侯,登辞疾不受。是岁,立登为太子,选置师傅,铨简秀士,以为宾友,於是诸葛恪、张休、顾谭、陈表等以选入,侍讲诗书,出从骑射。权欲登读汉书,习知近代之事,以张昭有师法,重烦劳之,乃令休从昭受读,还以授登。登待接寮属,略用布衣之礼,与恪、休、谭等或同舆而载,或共帐而寐......黄龙元年,权称尊号,立为皇太子,以恪为左辅,休右弼,谭为辅正,表为翼正都尉,是为四友,而谢景、范慎、刁玄、羊衟等皆为宾客,於是东宫号为多士。权迁都建业,徵上大将军陆逊辅登镇武昌,领宫府留事。”

02

完美接班人没了,可生活还得继续。

赤乌五年(242年)正月,孙权按继承制度,立第三子孙和为太子(老二孙虑早逝,孙和如今是事实上的“长子”);阚泽、薛综出任太子少傅;蔡颖、张纯、封俌、严维为太子宾客。

给孙和搭建好了自己的班底。

如此,朝政该平稳了吧?并没有。

因为孙和戴上太子冠冕的那一刻,就有个女人暗暗发誓:总有一天,我要亲手把你从太子位上拉下来!

什么女人有如此底气,敢把一国太子掀下马?

03

这个女人是当时东吴最有权势的女人之一——孙权的长女,全公主孙鲁班。

孙鲁班和孙和有仇。

起因其实是件芝麻小事:

孙权晚年,孙和他妈王夫人宠冠六宫,大有取代孙鲁班他妈皇后步练师的势头。

后来,皇后步练师因病去世,孙鲁班就怀疑是王夫人下的毒手。

孙和就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孙鲁班的头号大敌,派人全天候24小时盯着孙和。

有次孙权生病,孙和去庙里烧香祭祀。

刚好太子妃张氏的叔叔张休(张昭的儿子)的家就在寺庙附近,孙和就去张家坐了坐。

这一坐,就坐出问题了。

孙鲁班找到孙权添油加醋一汇报,这事就变成了:太子根本没去庙里,而是趁着父亲病重,偷偷溜出东宫,跟张休密谋着什么!

孙鲁班又找来一干人证,说王夫人听说孙权生病了,竟面露喜色......

孙权闻言大怒,王夫人直接被吓死。

孙和也惶惶不可终日,生怕自己被废掉......

“权尝寝疾,和祠祭於庙,和妃叔父张休居近庙,邀和过所居。全公主使人觇视,因言太子不在庙中,专就妃家计议;又言王夫人见上寝疾,有喜色。权由是发怒,夫人忧死,而和宠稍损,惧於废黜。”

04

眼看三哥的太子之位不保,孙权的第四子鲁王孙霸,也开始活动起了心眼儿:三哥一下台,这皇位不就轮到我了吗?大姐又不能自己当皇帝。

孙霸在各方面待遇,跟太子孙和并无二致。

(“霸为鲁王,宠爱崇特,与和无殊。”)

孙霸和孙鲁班,很丝滑地结成了攻守同盟。

孙鲁班帮孙霸坐上太子位,孙霸保孙鲁班和她老公(卫将军全琮)全族一门显贵。

就这样,在孙霸周围迅速集结了以全琮、孙鲁班为核心的鲁王党。

【重要成员有:骠骑将军步骘、镇南将军吕岱、全琮之子全寄、骑都尉诸葛绰(诸葛恪的长子)、以及鲁王府属官吴安、孙奇、杨竺等人。】

鲁王党咄咄逼人,孙和被迫自卫,太子宫也聚集起了一个小团体,以扬武将军张休和太常顾谭为首。

【重要成员有:威北将军诸葛恪(诸葛家的传统技能:多边下注,鸡蛋永远分开装)、骠骑将军朱据、奋威将军顾承、大都督施绩、尚书丁密、尚书仆射屈晃、无难督陈正、五营督陈象等人。】

部分官员政治投机,闻着味,开始选边站队......

整个东吴朝堂一片乌烟瘴气。

《三国志·吴书·吴主五子传》裴松之注引殷基《通语》载:

“中外官僚将军大臣举国中分。”

05

按理说,眼见两个儿子斗得昏天黑地,充当裁判员的孙权应该下场息事宁人了。

群臣也上表进谏,认为这样下去迟早要出乱子。

但孙权一概视为耳旁风。

连孙霸的老师——尚书仆射是仪都看不下去了,连上三四道奏疏,恳求孙权摆明孙和跟孙霸之间的等级关系。

孙权这才稍稍减了一些鲁王府的日常用度。

孙权难道不知道长幼不分,朝政必乱的道理吗?

当然知道。

远的不说,就说当年袁绍偏爱小儿子袁尚,袁绍死后,袁氏诸子为了争夺名分,各自相攻,最终让曹操摘了桃子。

这事,孙权再清楚不过的。

那孙权为什么还要继续如此宠信孙霸呢?

答案,在太子党和鲁王党成员的成分上。

06

于江东豪门来说,孙氏的东吴政权是外来户。

双方是相互合作的关系。

但江东豪门在东吴政权内部,一定程度上是受到淮泗集团打压的。

赤壁之战时,很多人鼓吹向曹操投降,实际就是江东豪门想另找出路。

孙权晚年的时候,问题出现了——淮泗集团的一代领军人物逐渐凋零殆尽,二代们还撑不起大梁。

孙权只能选择联合本土豪门,深化合作。

比如在太子孙和的班底中,除了诸葛恪和朱据等少数,其他人都是江东豪门出身。

但孙权又不得不防江东豪门做大,不然孙家迟早被架空。(后来的东晋就是这么完蛋的)

所以,在孙霸的班底里,除了全琮之外,基本上没有江东豪门的影子。

说到底,孙权就是想通过某种微妙的平衡,来达到朝政的平稳运行。

可现实却狠狠的打了他的脸。

07

有次,孙权召见鲁王党成员杨竺,询问孙霸的日常生活情况。

杨竺自然替孙霸说尽好话,还趁机提出,让孙权改弦更张,重立太子。

不知道孙权怎么想的,有没有过脑子,一下就答应了。

这下,事儿可就大了。

召见的时候,看着只有孙权和杨竺两人在场。

实际上,还有第三个人,躲在床底下,将谈话内容一字不漏的听了满耳朵。

这第三人,是孙和宫里的一名下人。

孙和在生母王夫人死后失去了宫中助力,又面临被废的风险,无奈之下只能走起了歪门邪道——派人盯梢孙权!

08

“父皇已经准备废掉我了,怎么办?”

孙和急的直哭。

太子党人陆胤就给孙和出主意:“如今形势危急,只能争取我叔叔陆逊的支持,请他站出来替您说话了。”

陆胤亲自前往武昌,并成功带回了陆逊的亲笔信。

这可就扎了孙权的老虎屁股:到底是谁把换太子的事泄漏出去的!陆逊人在武昌,他是怎么知道的?还这么快!敢在我身边安插眼线?!

孙权第一反应,自然是找来杨竺。

杨竺表示自己很冤,并报告说:“最近只有陆胤去过武昌,陛下你问他吧。”

陆胤为了保护孙和,只能坚称自己是从杨竺那儿得到的消息。

于是杨竺被投下狱,受尽拷打。

杨竺心里能服气?:你们想让我死,那就一起死吧!

杨竺当即“招认”:自己跟陆逊密谋,X年月日,陆逊带兵顺江东下,杨竺在建业当内应,直接挥兵入宫,拥孙和即位!

孙权气疯了,将杨竺乱刀分尸后沉入长江。

然后接连几波派使者,骂陆逊。

陆逊上疏想解释,孙权一概置之不理,最终导致陆逊被气死。

《三国志·吴书·陆逊传》载:

及太子有不安之议,逊上疏陈:“太子正统,宜有盘石之固,鲁王藩臣,当使宠秩有差,彼此得所,上下获安。谨叩头流血以闻。”书三四上,及求诣都,欲口论適庶之分,以匡得失。既不听许,而逊外生顾谭、顾承、姚信,并以亲附太子,枉见流徙。太子太傅吾粲坐数与逊交书,下狱死。权累遣中使责让逊,逊愤恚致卒,时年六十三,家无馀财。

09

孙和彻底没希望了。

但孙霸也没能得偿所愿成为太子。

因为孙权担心,如果将大位传给孙霸,孙霸即位后会出现两种情况:

1、孙霸会清洗原太子党;

2、原太子党成员串联一气,反对孙霸。

无论哪种情况出现,东吴都将崩盘。

所以,孙和失势之后,孙权也逐步开始冷落孙霸。

于是乎,就又到了全公主孙鲁班的表演时刻:

看透了孙权的心思,孙鲁班抛弃了孙霸,开始在宫中寻找新的代言人。

很快,孙权的幼子孙亮,进入了孙鲁班的视线。

孙亮的优势在于他的年龄——幼儿园的年纪。

对于孙鲁班来说,哪有扶植一个小孩儿,自己在幕后操控大权来的爽?

在孙鲁班的运作之下,孙霸在赤乌十三年(250年)被孙权直接赐死。

孙和被废为庶人,迁居长沙,后被复封为南阳王。

10

拜全公主孙鲁班所赐,幼主即位,导致皇权旁落,此后的东吴不断发生政变,国力日渐衰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