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0年4月的一天,长春市一处破旧仓库前,副省长周光严肃地问一位处长,为何给洪学智安排仓库住。处长低着头,小声地回答说:“现在暂时腾不出房子,只能住这里。再说,他只是一个下放过来的厅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周光

没想到,处长的话还没说完,周光愤怒地打断了,指着处长的鼻子怒斥:“下放过来的怎么了,他是开国上将,原来是总后勤部长,是有大功的老首长,就可以这样怠慢吗?”

处长没想到副省长周光发这么大的脾气,吓得浑身发抖,站在一边不敢说话。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惹得一位副省长这样训斥一位处长呢?一切还得从头说起。

就在前两天,洪学智因为受到彭总案的牵连,被下放到了吉林当农机厅厅长。

洪学智

到长春的这一天,吉林省政府就是派了这位处长前来接站。可由于火车晚点的原因,洪学智到了之后,遭到了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处长的冷脸。

处长还把洪学智训了一顿,讲他还有很多工作要处理,洪学智来这么晚,耽误他的事了。这个处长这样无礼,也让洪学智非常无奈了,可也无法解释。后来,处长就把他们送到了这处废旧的仓库里,便走了。

洪学智强烈感受到了世态炎凉。可是,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接受。房子没有人给收拾,只是给换了一个门。他便放下了手中行李,开始收扫卫生,不管怎么样,都要像个家的样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洪学智在吉林

第二天,洪学智按要求来省里报到了。可不巧的是,主管农机的副省长不在,他扑了个空。

可是,他看到紧挨着的,另一位副省长的办公室门开着,毕竟以后要在这里办公了,他决定去拜访一下。

他走到门口,轻轻地敲门,喊了一声报告,里面的副省长抬起了头。

周光夫妇

可就在两个人四目相对的时候,都愣在了那里。还是这位副省长带着惊讶的表情,腾的站起身,然后跑过来握住了洪学智的手,激动地说:“老首长啊,你咋来了,我没看错吧?我是周光啊,您还记得我吧。”

此时,洪学智也显得非常激动。实际上,周光副省长一抬头的那一刻,他就认出来了,他就是自己曾经的老部下周光。

周光拉着洪学智坐了下来,一边给他倒水,一边问他为何来吉林。当洪学智把自己下放到吉林,当农机厅厅长的事情告诉周光后,周光表示出了惊诧,极力地向洪学智道歉,说自己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洪学智与家人

原来,周光分管的是轻工、石化、电力等,并不分管农业。所以,洪学智下放过来的事情,他一点都不知道。

二人聊了一会后,周光执意要到洪学智家里看看。可他到家一看,顿时气得无语。后来便把这位处长叫来这里当面质问,这便有了开头的一幕。

有人不禁要问,周光见到洪学智,为何这激动和意外呢?原来,早在红军时期,他们就是上下级,而且洪学智还是周光的救命恩人。当时,洪学智担任红四军政治部主任,而周光担任红四军十师的民运科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洪学智

一次,洪学智到十师检查工作,正巧十师在审判周光,并马上要执行死刑了,而周光的罪名就是私自放走了三个土豪。

洪学智不相信,一位老红军干部,有这么傻吗?这件事非同小可,他便初步问了一下,感觉有很多漏洞,便要求重新审查。

后来查明,这件事完全和周光无关。当时,三个土豪开枪打死了哨兵逃跑了。周光听到枪声后,赶紧跑过来看,可现场只有被打死的哨兵,土豪都已经跑了。

周光

川康省委害怕上面下来查,要抓一个人顶包,正好周光在现场,就把责任都推到了他的身上。

洪学智在枪口下救出了周光,周光也记住了洪学智的恩情。后来,洪学智发现,周光工作非常有头脑,更有思路,就重点培养和历练他,最后,推荐他当上了红四军民运部部长。可以说,洪学智是周光的伯乐。

洪学智复出后下基层

因此,洪学智下放吉林后,虽然周光是副省长,级别比洪学智高。但周光没有忘记洪学智培养和救命之恩,一直在内心敬重他为老首长,并细心地照顾着洪学智,这或许就是洪学智来吉林后,最欣慰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