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也可以很有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先讲一个有趣的故事:

唐宪宗元和年间,有一个叫崔郊的秀才,原本他生在富贵人家,为“清河崔氏”,属“五族七望”中的豪门。

可是崔郊命不好,父母去世的都早,家道逐渐中落,连吃饭都成了问题。于是,崔郊决定前去投靠自己姑母,希望将来能博取功名,再次光耀门楣。

姑母家有一个婢女,生得貌美如花,且精通琴艺,因为没能留下姓名,我们姑且先叫她“连翘”。

因寄读在姑母家,一来二去,崔郊和连翘就产生了感情,并私下里约定好了终身。

学有所成后,崔郊赴长安参加科举,连来带去整整三年。等崔郊再回姑母家时,姑母家已经因事败落了,而连翘也被一位高官花40万金买了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崔郊听到这个消息后伤心不已,可是买连翘的人是本州刺史于頔(dí),位高权重,自己一介书生怎么能与之抗衡。

无奈之下,崔郊就只能常常跑到刺史府门口,希望能远远地看连翘一眼。然而刺史府高宅深院,出门也都是驾着华丽的马车,崔郊连这个愿望都无法实现,于是开始借酒消愁。

一次酒后,崔郊便写下了我们今天要讲的这首诗。

很快就要到寒食节了,崔郊知道,这一天连翘必然会出府踏青、插柳,所以早早他就守在了刺史府门口。

日上枝头时,连翘走了出来,但是与她同行的还有几个女伴。但为了能抓住这次机会,崔郊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走过去后就把自己写的诗塞给了连翘。

连翘一见崔郊,也是泪眼汪汪,奈何在刺史府门口,身旁还有女伴,她也不敢多说什么。

所以这一面,就这样匆匆而过了。

不久后,有当差的找到了崔郊,让他去刺史府赴宴,还说是于大人亲自交代的。崔郊心里画魂,难不成这是“鸿门宴”,不过该来的总会来,况且为了连翘他也要去。

酒宴上,坐满了城内名流,崔郊刚一落座,于頔就拿出那首诗问他,这诗可是你作的?

崔郊不敢隐瞒,如实相禀,他本以为于頔会发火,但是话音一落,于頔就说:区区40万金,何足挂齿,先生有这般情分,为何不早告知于我,显我无情无义。

随后,于頔又赠送了崔郊20万金,让他把连翘带回去好好过日子。

于頔这气量,确实让人佩服,怪不得后来他能当宰相。

下面我们就来读一读崔郊写的这首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公子王孙逐后尘,绿珠垂泪滴罗巾。

侯门一入深如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崔郊《赠去婢》

崔郊这首诗,不但情真意切,还引经据典,于頔也善诗,所以一读就懂。

绿珠:西晋首富石崇的宠妾,绝色倾城,早年用一斛绿色的珍珠从青楼买得,故名“绿珠”。 石崇曾把绿珠藏于金谷园,时有“金谷二十四友”组成的诗社,常常在此聚饮,每次都有绿珠作陪。

后赵王司马伦的亲信孙秀觊觎绿珠美色,索要不成,便对石崇怀恨在心,煽动司马伦治石崇的罪。司马伦信其言,发兵。

石崇闻讯后,便对绿珠说,都怪你,红颜祸水,不然我怎么会有今天?

他话音刚落,绿珠就黯然地笑了笑,转身就从楼上跳了下去,以死明志。

所以在诗中引用“绿珠”之典,就是在讽刺于頔强取豪夺,有失君子风度。

萧郎:一指梁武帝萧衍,风流多才,后泛指女子所爱恋的男子;

还有一种说法,“萧郎”为汉代刘向《列仙传》中讲述的故事,喻指情郎或佳偶。

崔郊和连翘(化名)后来的故事,史书中没有记载,猜想应该是过恬静日子去了。

于頔登相位那年,是元和三年,即公元808年,10年后致仕。如果这段时期崔郊求取功名,登进士第的话,于頔应该对他多有提携。

因此可以判断,崔郊后来没有再去参加科举考试,或者是考而未中,未能入仕。

并且,崔郊只有这一首留存下来,并成为了千古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