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反差再明显不过了。当威尔士王妃凯瑟琳(Catherine)穿着一件惊艳的猩红色大衣在白金汉宫迎接韩国总统时,梅根·马克尔在好莱坞普通的红毯上为摄影师摆姿势,昔日王妃早已被普通的名人所取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综艺》“女性力量”晚会上,当梅根·马克尔在红毯上一路小跑时,从高级皇室成员到有抱负的小明星的跌势一览无遗。与她以前作为苏塞克斯公爵夫人的身份相称的精致的高级定制礼服和无价的珠宝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低调的设计师服装,没有一个王室徽章或象征性的装饰。

她在镜头前热情地摆姿势,面带微笑,向聚集在一起的狗仔队挥手、飞吻,就像任何其他渴望曝光的Z级明星一样。但与那些知道谦让,让别人成为焦点的真正明星不同,梅根忍不住主导了整个过程,她迫不及待地想在镜头前享受自己的时刻,粗鲁地推着其他客人。

对于像凯瑟琳这样的王室高级成员来说,这与优雅的姿态和毫不费力的优雅相去甚远,后者明白让重要人物在聚光灯下度过时间的重要性,而不是用过度的打扮和故作姿态来掩盖他们。但是,梅根已经不再是一名在职的王室成员了,在短短不到两年的王室生活后,她可耻地背弃了对女王的职责。

没有了那个独特的平台和她不小心抛弃的公司24克拉的会员资格,梅根已经沦落到和无数其他小明星一样,在普通的红地毯上挣扎,渴望一分钟的成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强者是如何衰落的——当然,对梅根来说,这完全是她自己造成的。我们所期待的皇室的尊严和克制在哪里?她的举止更像是一个渴望成名的电视真人秀明星,而不是一个曾经是世界上最令人羡慕的女人。

你可以想象,当哈里王子看到妻子出洋相时,他是多么尴尬,毫无疑问,他希望自己能缩到后面,避免二手的尴尬。但有梅根在他身边,这是不可能的。她就是忍不住沉浸在狗仔队闪光灯的人造光芒中,像电池充电一样吸收着越来越少的关注。

与凯瑟琳毫不费力的优雅和沉着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梅根的矫饰行为暴露了她对认可和认可的空洞渴望,这种渴望曾经被皇室所满足,但现在却可悲地从她的生活中消失了。作为温莎王室的一名工作成员,她没有合法性和全球的赞誉,只能沦落到这样的境地——在好莱坞的小明星名单中。只要她有机会,她就会追逐名声和赞誉,像溺水的女人抓着漂浮物一样抓住相关性。

难怪她似乎迫不及待地从其他客人身边走过——在他们显赫的光环下逗留太久只会凸显梅根自己从王室摇滚明星到三流名人的急剧下滑。曾经是地球上最时尚的女人,被数百万人羡慕和崇拜,现在她像其他任何一个没有角色的雄心勃勃的女演员一样走在普通的红地毯上,渴望得到任何关注。

毫无疑问,这种羞辱性的表现让梅根想象了一下,如果她满足于自己作为高级王室成员的角色,会是什么样子。她本可以在白金汉宫与威尔士王妃手挽手,在君主赞许的目光下,头戴皇冠、身穿名牌礼服,让韩国总统倾倒。

相反,梅根穿着不得体,甚至被她周围的次要政要抢了风头,她悲伤地瞥见了自己褪色的荣耀和魅力。随着她的声望、重要性和全球地位的消失,现在谁会对这个过度渴望、过度装模作样、拼命追求几个卑微的狗仔队镜头的追求者多看一眼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她似乎已不再是昔日的皇家精英。梅根从24克拉的皇室成员到三流明星,经历了多么长的一段路啊,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傲慢造就的。正如这一幕羞辱所示,没有真正的皇室成员身份,她什么都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