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总有一个心理,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高胖子让加代从其他面积差不多的门面房里挑,但是租金不能退。说完这些话后,高胖子朝着一走来的七八个一挥手,说:“走!”

陈耀东一回身,“哎,俏丽娃,跟谁这么说话呢?”

丁健、左帅等人都骂骂咧咧地站了起来,喊道:“站住!”

加代抱着膀,说:“俏丽娃的,我兄弟都在,给你牛逼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高胖子顺后腰把短把子拿了出来,咔嚓一下顶上膛,说:“干什么呀?”陈耀东刚往前跑两步,抬头一看,愣住了。高胖子说:“跟他妈谁骂骂咧咧?”高胖子身后的三四个兄弟也把短把子掏了出来。

加代一下子也被吓住了,站起身一摆手,“别别别别别,别动,别动。哥们,我也没有恶意,我们得讲理吧。你说对不对?我来租你的房子,你说你......”

高胖子说:“你别跟我废话了。我说了没有退钱这一说。听懂没?我好多家门面,你相中哪个,你租哪个,我不是不租给你。但是你跟我罗里吧嗦,我就不乐听了,什么叫我欺负外地人呢?我他妈本身也不是本地的。你这帮哥们儿要干什么呀?要打我呀?俏丽娃,兄弟,不是吓唬你,好说好商量,这事能解决。你知道我在重庆三十年都做什么了吗?我告诉你,就他妈打架了。狠人我见多了,你呀,差点意思。都他妈冷静冷静,想租房子,好好说话。明天上午给我打电话。今天下午自己冷静冷静,愿意租就租,不愿意租就滚。给你退钱?我他妈退给你,你敢要啊?”说话间,高胖子的短把子朝着加代的胸脯戳了好几下。

丁健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后腰,是空的。高胖子身后的几个兄弟一指,“哎,干什么呢?要动手啊?”

加代赶紧一摆手,“都不要动,都不要动。转换了八一条顶箭,背了一百手,谁也别动。行,哥们,钱不要了,房子也不租了。我认了,我就当这三百万给你留着花的了,行吧?你们消消气儿,你们走。我们惹不起你们。好吧?”

高胖子说:“别说废话,谁也不是不讲理。愿意租就过来租,我还是租给你。但是你他妈别跟我玩社会。小bz,长得没多大,还挺有脾气的。看你这鸟样也就一米七多一点吧,我他妈一拳就你让你爬不起来。你他妈还有脾气了?”加代等人没敢吱声,高胖子一挥手,“走!”

九个人出了门,一辆宾利,两辆大蝴蝶奔,走了。

加代气坏了,骂道:“俏丽娃的。”

丁健说:“哥,回深圳拿武器。我连夜开过来,把他家抄了。”

加代说:“找酒店住下,调人把他买卖砸了。”

一帮人正要出门。饭店老板喊道:“哎,等一下啊!”

加代一回头,问:“什么意思?”

“把饭钱给了呀。”

加代说:“江林,去把账结了。”

江林来到收银台,把钱往台上一拍。老板说:“下架吃饭注意一点,怎么不结账就要走啊?谁都敢惹吗?刚才那是高哥、高胖子都敢惹呀?”

江林说:“怎么的,你跟他认识啊?”

“我怎么不认识,总来我这吃饭。你们这外地来的,老老实实地得了,怎么跟高哥还敢装B呀?高哥要是治你们,不是手拿把掐嘛!”江林正要的老板理论。加代说:“行行行,江林把地址记好,回头找他。”

江林对老板说:“行。大哥,你了不起。”

“了起了不起又能怎么样?滚蛋。”

出了饭店,在不远的地方就是一家酒店,三十来人住进了酒店。

进了房间,加代把电话打给了乔巴。“乔巴呀。”

“哎,哥。”

加代说:“跟你说个事,那门面房没租成”

乔巴一听,“怎么回事啊?”

加代说:“拆迁了。老板吓唬我,租金不肯退。我不知道你跟老板有没有关系?”

“我跟他没有关系。哥,什么时候的事?”

“要是跟你没有关系,我就不跟你多说了。我他妈把他门面房从头砸到尾。行了,乔巴,你忙你的吧。”

“不是,哥,用我过去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用,你忙你的。”放下电话,加代说道:“江林,调人!”

加代一说调人,江林、左帅、耀东、小毛和陈奕峰都开始打电话了。

加代要求能来多少人就来多少人,越多越好。下午打的电话,第二天早上到了一百来人。等到了第三天下午,来了将近三百人。

在这两天里加代一直都没跟高胖子联系。高胖子以为加代被吓住了,肯定不敢要租房子了,钱也不会要了。

第三天晚上六点钟的时候,加代把电话打给了高胖子。“喂,高老板,我是加代。”

“哦。怎么的,房子租不租啊?要是租的话,我领你去看看隔壁那条街那几个门面。”

加代说:“也别提租不租房了。我问你,租金能不能给我退回来?”

“我不跟你说了吗?租金退不了。”

“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我俩往日无冤,今日无仇。离这么远,我第一次来这边,我不想跟你发生什么隔阂,你把租金退给我,再给我两百万的赔偿,这事就过去,我也不为难你了。你看行不行?”

“老弟,我听你话里话外的意思,你是要打架啊。你是要跟我干仗,是这意思吗?”

“有点这意思。”

高胖子一听,说:“那你还跟我谈个鸡毛啊!怕死你就过来呗。我在茶园呢,你来找我吧。”

“我可不是没提醒你啊!你等着吧。”加代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