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早上,为了赶方案,我没有吃早饭,到了中午完工时候,已经是饥肠辘辘。

于是,我迫不及待的奔向位于印度首都新德里河滩区旧屯的苦教授咖喱鸡。

苦教授咖喱鸡,是印度北方地区非常著名的连锁快餐厅。

以量大便宜,能免费续饭闻名,特别适合印度底层的劳动人民和我,这种节衣缩食又饭量大的外国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家店每到工作日的中午饭点,都是低朋满座,人头攒动。

我正忐忑的怕店里人多,没座位的时候,透过玻璃窗,发现店里吃饭的人都像被按了暂停键一样,看向一个方向……

我用力的推门,进去一看,一名体力劳动者打扮的印度大哥,晕倒在地上,地上还有打翻的饭菜,一名工友模样的大哥和咖喱鸡店店长蹲在他身旁,两人想做点什么,但又慌手慌脚的不知所措。

看到这一场景,我转身推门出去,想换一家吃。

可是,门口晃了一圈,实在没更合适的选择,只要硬着头皮推门回去。

再次进门的时候,倒地的印度大哥头底下已经垫了个用白围挡卷的枕头卷,工友大哥在给他按摩太阳穴,店长大姐在给他搓手腕。

店里的其他印度老百姓,吃饭的吃饭,点餐的点餐,取外卖的取外卖,好像这一切如同pad里演的短剧一样。

我点了招牌咖喱鸡和米饭。因为印度大哥倒地后,为了给他施救,周围的桌椅都推开了,本来店里的空间就有限,又赶上饭点高峰,我只要跟一位新德里本地老大爷拼桌。

新德里老大爷特别客气,看我是个外国人,还特意让让我:爷们,尝尝我这个,倍儿地道。

我连声道谢,毕竟印度本地的汤水,我实在吃不惯。

刚吃了几口,印度本地的救护车来了(印度急救车是102)。

102的随车大夫和担架一进来,我觉得全屋子的吃客,好像都暗暗的长出了一口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随车大夫,瘦高个,细眉毛小眼,白大褂外面套着个印着大红字102的马甲,进来后站着看了眼倒地的印度大哥,然后问工友大哥:你们一起的?

工友大哥站起来连忙摇头:俺不认得他,俺是自己来吃饭的。

白大褂翻着白眼说:那是你撞的他?

工友大哥吓得不停地摆手:可不是俺,可不是俺,俺就是进来吃个饭。

店长连忙站起来打圆场:人(手指着倒地的印度大哥),是自己突然倒地的,跟他(工友大哥),没关系。

白大褂点点头,工友大哥如释重负,餐都没点,就仓促逃了出去。

店长跟白大褂说:大夫,您快给看看,他有知觉、可不能说话,也动不了。

白大褂没理店长的话,继续问:他家属在这吗?

店长说:应该没有,他好像自己来的。

白大褂继续问:那你们联系上他的家属了吗?

店长有些慌乱地说:啊,没来得及啊……

白大褂继续抄着兜,翻着白眼说:那赶紧想办法联系他家属啊!

店长试探着问:大夫,要不,要不您先给他看看,他还有知觉,就是不能说话……

白大褂粗暴的打断了店长的话:你刚才不说了一遍了嘛,我知道了。你啊,赶紧想办法联系家属,联系不上你就报警吧。
说完后,继续抄着兜靠着桌子站着,好像这一切跟他没有关系。

地上的大哥确实有知觉,我能看到他的手指头微微的在动,可能试图去做什么动作,但用尽全力,只能做到这种地步。

店长略带哀求的向周围的食客说:我手机在休息室了,您各位谁能行行好,给报个阿sir啊。

有个刚进门准备点餐的大姐,特局气,马上掏出电话说,我来报。

大姐快速地报了警,然后店长对白大褂继续哀求:大夫,您快给瞧瞧吧,我觉得他体温在下降……

白大褂再一次粗暴地打断:着什么急啊,要么联系上家属,要么等阿sir来。

食客中略有不满地出现了一瞬间的骚动。

我对面的新德里老大爷,用刀叉点了点白大褂,又用下巴示意了下我,用地道的新德里本地口音抱怨道:瞧丫内X性,来了不救人,非要等官厅派人。

我冲着新德里大爷苦笑一下,算作为回应。
我明白,在印度,102救人是需要付费的,家属不在,没人付钱,一旦人要是不在了,施救的费用谁来出呢?

报阿sir的大姐和店长,忙活半天,不知道是通过扫脸还是指纹,反正是把倒地的印度大哥手机解锁了。

店长开着外放拨通了一个号码:喂,我看机主给您号码备注的是老婆,所以我就打给您了,您是机主的爱人吗?
啊,您是啊,可联系上您了。他晕倒在我们店里,醒不过来,102来了,准备送医院,您赶紧过来一趟吧,或者看看附近有没有亲戚过来也行。

电话那头的女声慌乱中有些冷静:先别送,让他自己醒过来,可别送,可别送。

店里的吃客们又略有窃窃私语。

白大褂抄着手突然说话:那不成啊,我这救不了,必须送医院。您也别过来了,我们一会就送他去新德里南小国际医院。您呐,就直接奔那吧。

电话里的女声连忙说:别送别送,南小国际太贵了,太贵了,您先别救,别救,让他自己醒过来就行了。

两方面正交涉之际,新德里的阿sir来了。

新德里阿sir一高一矮,胖瘦搭配。

胖阿sir进门就问:谁打的电话,具体怎么个事啊?

报阿sir的瘦大姐连忙上前,简要的说明了原因。

胖阿sir听完后,眼皮往白大褂那一抬:怎么茬啊,赶紧救啊?

白大褂手也不抄了,连忙点头哈腰:这不等您来给拿主意嘛。

瘦阿sir问店长:联系上家属了吗?

店长着急地说:刚联系上了,这正打着电话呢,家属不太愿意送医院。

瘦阿sir刚要说话,胖阿sir拿过电话,直接说:喂,我们直接送医院了(话外音,白大褂谄媚的提醒:送南小国际、南小国际,阿sir),啊,我们送南小了啊,您赶紧直接去南小。

然后,啪,把电话挂了。然后对瘦大姐说:您跟着102,陪着走一趟吧。

瘦大姐一脸茫然,无意识地说:我?我,我就是进来吃饭的……

胖阿sir笑着说:您瞧,这么多吃饭的,就您最热心了,您呐,好事做到底,102送医院身边得有人陪着,您陪着去一趟吧。

要说这瘦大姐,真是好人,只默默地说了句:我这饭还没吃呢?就给公司打了个电话,跟公司领导简单说了下情况,然后准备跟着走。

店长大姐突然拦住一个来取餐的小黄帽,从他手里夺下来一份餐,跟小黄帽说,您再等一份,同时冲餐台怒吼:快点,重新给出份外卖。

店长把外卖递给瘦大姐,说:也不知道这份是什么饭,您先拿着,路上垫垫,完事来店里,我再给您点个老新德里砂锅豆腐。

瘦大姐点点头,接过外卖,魂不守舍地跟着担架出去,上了102的车。

从进来就什么事也没做的白大褂又抄起兜,一言不发,回到车上。

两位阿sir解决完问题,也上车离去。

苦教授咖喱鸡店里很快就摆好了桌椅,好像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

免费续了三次米饭的我,也吃了个沟满壕平,半饱状态。

我擦了擦嘴,冲着对面的新德里老大爷一点头,说了句:您老慢吃。
起身准备离去。

新德里老大爷冲我笑笑,对我说:让您见笑了,我们新德里就这x性。

我也礼貌点点头,说:咳,印度哪儿哪儿都这x性。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